内部联通着整个世界的血滴已经被抓到,估计无法轻易地从陈东的独立空间结界中逃出去,这起事件便算是解决了一半了。

    接下来还有失踪者或是殉职者的家庭慰问,无论是赔付赏金,还是舆论引导都由纽约分部的人接手了,而be基金会的人则向陈东询问了关于他手中这个血滴的事情。

    当然,起初陈东还想直接把这麻烦的烫手山芋交出去,毕竟他的首要目的,救出李湘荷已经达成,他没必要在管这玩意,而且基金会是专业的收容物应对组织,相信他们应该也有能力处理这个东西。

    但陈东猛然想起了之前立下的承诺,他好像说过要把所有无辜遇难的人都救出来……

    e……

    那算了,这个血滴还是自己先留着再研究一段时间吧!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复活哪些已经变成了亡灵的人,若是实在没有头绪,再去和基金会合作也不晚。

    “啊,这个东西啊,我现在维系着一个独立的空间结界,必须要我的能力控制,如果交给你们的话,或许会导致什么收容失效,你们懂的吧!等我研究一会,找到好办法限制他之后,再交给你们吧!”

    陈东找了个借口,就算那些基金会的狂热科学家们非常渴望,却也没胆子,当然,也没有办法强行从陈东手里抢走这个东西。

    之后,陈东又与瑶光组小队聊了聊,当然,主要是和李湘荷说了一会。

    “你,以后还要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吗?”陈东有些担忧地说道,“这次要不是运气好,我及时赶到,可能不太妙啊!”

    “嗯,确实可能,但是,那是我的职责吧!”依旧没有表情,但李湘荷的眼睛一直看着陈东,仿佛美丽的猫眼石,倒映着街道上和车前的灯,里面闪烁着感激和坚定。

    “是吗?”陈东沉默了一会,他看着少女纤瘦的身躯,纵使知道她具有远超常人的觉悟,却也忍不住疑问,将暗世界的重担一股脑地压在这样年轻的女孩身上,真的好吗?

    “是的,但这次还是多亏你了,你又救了我一次,陈东!”李湘荷说着,露出了微不可查的浅笑。

    “哈哈,我们不是朋友吗?”陈东笑着应到,他注意到了李湘荷的表情,赞叹道,“你好像笑了,什么嘛,笑起来不是挺好看的嘛?”

    笑容更甚,宛若夜间绽放的昙花,无比瑰丽!

    李湘荷的手有些迟疑地抚上了自己的嘴角,说道,“真的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我!”

    “真的!”

    “好,我以后会尝试着多笑笑的!”

    “那你怎么现在又不笑了?笑容呢?”

    “现在……笑不出来!”

    “话说,下次如果要出这种危险的任务的话,可以先跟我打电话!我可以帮你们!”

    “如果实在无法应对的话,我会的,但我们瑶光组也是有战斗力的,也不能次次都依赖你呀!”

    “但,那可能是会死的!我可能再也救不回来的死亡!”陈东意识到了李湘荷的自尊,于是严肃了起来,说道。

    “啊,我知道,我早已有此觉悟!”这一次,李湘荷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犹疑。

    紧接着,她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浅笑着,白皙的脸颊仿佛被远方的夜灯擦上了嫣红:“如果到时你能依旧记得我,那在我的墓前放一株勿忘我……嘛,算啦,你想放什么花都随便啦!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死亡,应该也不是孤独的。”

    “好吧……我会的,这是我的承诺!”

    ————

    月球,孤寂而冰冷的星球。

    带着那枚血滴,陈东来到了了无人烟的月球基地之中。

    “主人,主人,那个女孩喜欢你诶!”而爱酱也立马跳了出来,脸上一副八卦的表情,粉色的单马尾束在脑后,蹦蹦跳跳着。

    “诶,没有吧,瞎说!”陈东虽然隐约也感觉到了什么,但却转瞬即逝,在他短暂的人生之中,最有效的箴言便是【永远不要自作多情】,这样你基本不会遇到尴尬的事情,而虽然刚刚气氛确实有点暧昧,但硬要说他已经成了李湘荷的爱慕对象,那也未免太歪歪了。

    他们才见过两次诶,两次!

    而且还是那样一个冰冷的妹子,看起来就像是会为了自我意志而奉献一生的斗士,估计只会有战友情吧!

    “诶,以我爱酱熟读小黄书八百卷的能力,判断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一等一的准确的,我说她喜欢你,她就喜欢你!”爱酱嘟着嘴,在一边碎碎念。

    “得了,你那算哪门子的能力,这个话题先揭过,现在比较重要的事情是这个什么劳什子收容物,手表上记录的信息应该和你的主机同步了吧,有发现什么吗?”陈东随手把那结界封闭的血滴抛在了半空,显然,他之前说了谎,这玩意根本不需要他接触维持,而爱酱也很快调来了磁控装置,将这个东西收容在了一个大玻璃管里,通过电磁力与光子的交互,将这个虚幻的方块固定在了里面。

    “这个嘛,有关那个世界里的大部分东西,地球上都没有记录,但其中有一段血色纹路,和一张照片上的几乎一模一样!”爱酱快速地回答了陈东的问题,并且调出了一道光屏,在光屏中心,是一张纯粹黑白的街景照片。

    照片照的是一条商店街,街道上人流很多,而其主题显然是画面中央的一家三口,但在画面右侧很深位置,在一个小巷的入口处,有一个人正在飞奔,他的半个身躯几乎都在小巷内,被模糊的阴影覆盖,而手上抱着的方型的物品,物品只有一角被光照到,露出了一些细密的纹路。

    爱酱将这一部分放大,并与在亡者国度截取的一小段纹路做了对比,完全一模一样,只是一个是纯黑白的,而另一个是血色的。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收容物应该不是现在才出现的,它第一次在我们世界出现的时候,可能是在1992年,或者更前!”

    “啧,有意思!”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