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急智,但更像是运气,在被陈东逼问的时候,约翰浑浑噩噩的脑海中回想起了陈东之前的问题

    “能将我们这些活人统统送出去吗?”

    这声音就像救命稻草,不断在他即将崩溃的理智中循环,也让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唯一的存活之法,那就是将这些个灾星统统都送出去,就像把那个无法处理的孕妇送出去一样。

    没错,就像吃坏了肚子的动物将污秽排泄,只要将他们都送出去,之后,再将世界外壳收缩,还原回到血墨的状态,到时候就只是一滴血水,这天下不是大可以去得?

    于是,约翰强打精神,执行了他的计划,就算中途被陈东砍了一只手,他也顾不得了,只是全心全意地沟通血池,将包括陈东在内的所有活物都赶了出去——他实在有些怕如果不小心漏了哪个怪物在他的世界里,会把他的世界直接搞崩溃。

    于是,包括陈东在内的十二人,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血纹大幕的外面,也就是现实世界离地十几米高的半空中。

    陈东的手中还捞着约翰的断手。

    “卧……”

    陈东的粗鄙之语还没有说完,他的身躯也还处在没反应过来的僵直之中,那片仿佛大罩子一般的血纹屏障便像是见到鬼一样,眨眼间便朝内收缩,穿透了沿途的所有障碍物,消失在了那闪烁着灯光的艺术博物馆内。

    意识到那个家伙要逃,陈东的第一反应便是追上去,但他紧接着便察觉到了与他一同出现在半空中的人们,这其中有收容队的五人,有瑶光组的三人,还有三个陈东之前从未遇到的人。

    这些有超能力的人无须担心,但里面还有穿着破烂休闲服的无辜路人,若是从这十几米高的地方往下摔,必然会摔断骨头,一个意外的话当场扑街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陈东便陷入了短暂的两难,这一犹豫,便让他没有第一时间追上那收缩的血纹屏障。

    “快追,陈东先生?追上那个家伙,这里交给我们!”收容队的领队大喊道。

    陈东看了过去,发现这些训练有素的家伙已经一个个都在半空中控制好了自己的动作,而且还搞了个念力屏障,救下了另外三个人。

    “靠你了,陈东!”另一边的李湘荷也反应了过来,朝着陈东点了点头,她和大卫的身躯都在星磁杰西卡的能力之下悬浮在了半空。

    “好!这是那个王的断手!”陈东不再犹豫,将那断手抛给了收容队的人,空中翻身,猛地加速,整个人便向着博物馆冲了过去。

    他预判着血纹收缩的方位,直接撞碎了博物馆坚固的外墙,飞进了博物馆的二层,同时,他也连接上了空间宝石,借用了超维的视角,一个角落一角落地搜查博物馆中是否有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紧接着,陈东便“看”到了纽约分部的埃布尔·帕克和崖山丽子的身影,他们之前就留在博物馆搜查现在,而现在,他们在一个陈列着大量绘画的房间里驻足,更为惊人的是,这个房间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厚实的冰,将所有的缝隙统统冰封。

    “嗯?”

    意识到不对,陈东没有犹豫,直接瞬移到了两人的身边,悬浮在半空,出声问道,“这里怎么了?”

    “谁?”打扮的一丝不苟的埃布尔显然被陈东吓了一跳,看向了陈东,险些便要发动攻击,幸好控制住了自己,没有误伤队友,“原来是陈东先生。”

    陈东没有回答,因为他的注意被崖山丽子吸引了,只见这位姬发式的少女一脸凝重地举着刀,而她的刀尖处维持着一块脑袋大的冰块,中空的冰块之内,一道红影正高速移动着,不断地撞击着冰块的各个面,不断有坚冰被撞碎,又有新的冰形成,修补上了缺损。

    超人所带来的强大动态视力让陈东清晰地看到了那道红影的真身,那其实是不到指甲盖大小的一滴红色的血,但如此神异地悬在空中,还能违背力学地高速运动,联想到之前收缩的血纹屏障,陈东直觉地觉得,这玩意应该就是那个什么亡者的国度的真身。

    “噗哈,哈哈哈哈!跑?让你跑?以为把我赶出来就能逃走吗?”陈东愉悦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想起了之前那个血纹屏障穿透现实物质的表现,连忙对崖山丽子说道“辛苦你了,但这玩意估计能改变形态穿透物质,他现在应该是没反应过来,但我觉得你这冰封未必能挡得住它,所以接下来交给我吧!”

    崖山丽子并没有理会陈东,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她的上司,埃布尔·帕克。

    “交给陈东先生吧!”埃布尔没有犹豫,点了点头,他基本上从陈东刚刚的话里就脑补出了发生的事,显然陈东把这个收容物打成了血滴子的形态,这种大佬当然惹不起。

    “好!”崖山丽子说着,但有些犯难地朝陈东望了过去,“怎么交给你?”

    “这?算了,这样吧!”这个问题让陈东也有点犯难了,因为他根本也不知道怎么困住这个血滴子,最终,陈东还是选择了空间宝石,构造了一个独立的空间,把这个血滴困了进去,这是暂时的无奈之举,如果这玩意真的能打破空间壁障,强行突破回现实,那也没办法,毕竟现在情报太少,他也没法做出更好的决断。

    “话说,你们两个怎么在这?”正事处理完,陈东托着蓝光构成的虚幻立方体,好奇地朝埃布尔和崖山丽子问道。这个立方体中封存了刚刚那个血滴子,看起来是实物,其实不过是独立空间的投影,而也只有陈东暂时能与其发生交互。

    “这个嘛……”

    在埃布尔的述说中,陈东也算是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原来,这两人开始在艺术博物馆中搜查之后,并没有浪费时间,他们也确实发现了异样。

    首先便是从房间外一直延伸到这里的零星的血点,那是这个博物馆中唯一的血迹,血迹的起始点是垃圾桶边上,看起来是被某个垃圾的锋利边缘划伤了手,然后血迹一直到这个房间就消失了。

    之后,两人在这个房间里仔细地搜索了起来,而他们最终找到了一幅相当奇怪的画,这张画上,远景中的一株枫树叶少了颜色。

    这样细节的异样也亏他们能够发现,然后,他们直觉觉得这个画和这次的事件可能有所联系,正打算做进一步调查的时候,陈东他们就被送了出来,而那血纹屏障就这样在他们两人的面前收缩成了血滴。

    最后,倒霉的约翰被人守株待兔,直接抓了个正着!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