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吐着血,故作不支地往前迈了一步,腿也颤抖着,似乎下一刻就会跌到的样子。

    “什……什么?”他向着侧面的哈桑望去,不可置信地问道。

    此时的哈桑,满脸都是血,头上的白色头巾也凌乱不堪,但他还是笑了起来,没有为陈东解答,而是感叹道:“现在,胜利的是我!虽然你这样的勇士让人敬佩,但当你向吾王挑战之时,你便注定会落败!”

    摊倒在不远处的约翰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艰难地挪动这身体,将自己勉力撑了起来,又哭又笑地发出了极为难听的笑声,“咳哈哈哈咳哈哈哈呜哈哈哈哈~你……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行的,哈桑·本·萨巴赫!现在,我命令你,将他砍成碎肉

    !”

    “……”陈东

    不愧是英灵,身体足够结实,纵使陈东的重击将哈桑锤到了重伤,他依旧还是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陈东的面前,认真地说道:“你应该也听到了,接下来,我会完全地执行吾王的命令。”

    “咳咳……”又十分逼真地咳了不少血,当然逼真,因为现在陈东的心脏是真的碎了,要不是替身早就变成金刚狼,他估计还演不了这么久的戏,“好吧,是我输了,但在我死前,可否允许我知晓,你到底是怎么穿透我的防御的?”

    “这是……”

    哈桑刚想回答却被约翰果断地厉喝声打断:

    “休想!”

    只见,重伤的约翰满脸都是阴森狠厉的表情,他很愤怒,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所以,在这好不容易占据了上风的时候,他更要让陈东感觉到绝望,这就是他的报复,这种报复的快感甚至一时压住了那难忍的痛楚。

    “我就是要让你死的不明不白,而且,你不是这么好奇我有什么力量吗?那我就小小地向你说明一下,我掌控所有亡灵,只要你死了之后,你就会像这里的所有人一样,都成为我的所有物,都成为我的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浪笑着,随着身上的伤势快速修复,约翰纵使肚子上还淌着血,但却一点点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挥了挥手,一柄新的螺旋剑便从他的右手中凝现。

    “可惜,可惜,你永远不会知道哈桑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将你重创,而你也永远不会知道,血池到底在我身上何处!你将带着这些疑惑,一百年,一千年,永生永世地在地牢中经受苦难,但你不会再死了,因为死人只会发疯,变傻,而不会再死!”约翰比划了一下手中的螺旋剑,却没有再靠近陈东,他压下了自己给予陈东最后一击的想法,站在远远的地方,下令道。

    “动手!”

    “刷!”

    哈桑握起右手,弯刀仿佛听令的猎犬,噬咬血肉,穿胸而过,化作一道寒光,再次回到了哈桑的手上。

    “去死吧!”

    紧接着,哈桑握紧了拿随心而动的神兵,脚步一踏,肌肉发力,眨眼便冲到了陈东的面前,挥动了那柄弯刀,猛劈了下来,看来是想要完美执行约翰的计划,将陈东剁成碎肉了。

    但就在这腾挪的瞬间,哈桑注意到了陈东表情的细微变化,之前的绝望,意外,死气沉沉悄然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四射的锋芒,与凌厉的战意。再定睛一看,那之前被长刀穿胸而过的地方,哪里还有什么伤口,只有白皙的皮肤。

    “怎么可能?”惊讶让哈桑一时乱了心神,但他也算久经沙场,没有因此叫出声,动作变形,反而更加用力,而且又催动了手上的宝具,欲求一击制敌,趁着陈东没有明白其真相,将陈东当场斩杀。

    “嗡!”

    金光,从陈东的右手上蔓延,宛若灵蛇,顷刻之间便已经爬满手中的螺旋剑,将这柄原先属于约翰的血剑化成了自身的宝具,一时之间,更加锋锐也更加神异,金色的纹路在螺旋剑上流转,让其化作无往不利的神兵。

    同一时刻,陈东的替身也变成了《金光布袋戏》中的战力巅峰,【天下第一剑】任飘渺,不但获得了其毕生功力,也获得了任飘渺多年的经验和高绝剑法。

    “锵!”

    在玄幻武侠的天下第一剑客面前,哈桑的所谓武技也显得相形见绌,不过对攻了才一秒钟,陈东就将那柄弯刀卸在了地上。

    “杀我,是吗?”

    血色的螺旋剑在手中灵活地转动,陈东根本没有停歇,全身功力源源不断地输出,向着手中的剑灌注,独孤求败的剑意凝起,让手中剑势更加凌厉。

    他猛地长喝一声,声振寰宇:

    “剑……十一!”

    剑势刹那间抵达巅峰,无穷无尽的剑气凝成实质,分化万千,一时间,千树万树梨花开,剑气如雨,擎天落地,无穷无尽的剑自陈东而生,又漫天飞舞,直取敌首。

    “轰!”

    在巨大的噪音中,整个容纳了数十万人的大竞技场被剑痕劈成了两半,而包括哈桑,约翰在内的所有亡灵,无不被一剑穿喉,血流如注。

    站在尘沙中央,无数剑痕中心的陈东面无表情,他慢慢地跨过了被重点照顾,此时已经被砍成碎肉的哈桑,走到了约翰的面前。

    “像是‘去死吧’这种话,当我们说出来的时候,早就付诸行动了啊,约翰!”心情爽利地随手将螺旋剑扔到了一边,陈东看着那瑟瑟发抖的男人,愉悦地说出了这个梗!

    紧接着,他轻轻地拍了拍约翰的脑袋,说道:“现在,把我的血池交出来,好吗,约翰!”如果这小子再不合作的话,陈东就必须先解除替身,然后尝试用心灵宝石的力量来拷问了,但鉴于心灵宝石被压制的程度,还有替身在这个世界的便利情况,他打算把这个作为最后的策略,但鉴于约翰此时被吓得不行的状况,他觉得用不到这个方案了。

    确实,约翰现在完全被吓蒙了,甚至浑身发抖,尿了裤子。纵使他本身成为了不科学的死者之王,但他毕竟才混了五天,哪里见过陈东这种一剑砍了十万人,还跟没事人一样的家伙,而且,这家伙好强,不讲道理的强,根本无法理解的强。

    如果说约翰是王,那陈东就更像是神!

    “好……”约翰不敢说不好,他只能说好,但一提到血池,想到要将血池从心脏中挖出来,想到要交出这神异的宝物,他虽然依旧害怕,却同样非常的不情愿。

    想点办法啊啊啊约翰!!!

    加油啊!脑子,我要逃走啊!

    怎么逃?这家伙是个怪物啊!不行,要逃,要逃,要逃出去!

    等等,出去?

    “嗯,那快点拿给我,别耍滑……嗯?”陈东察觉到不对,并指做刀,猛地划过,将约翰的一只左手斩了下来,但也在同时,这家伙便瞬移到了一百多米的高空。

    还想反抗?何必呢?

    陈东心想,催动功力,准备用玄幻轻功直上九霄,将约翰斩下来。反正就算通过瞬移逃了上去,这家伙也满脸恐惧,不争气的样子相当猥琐。

    “你,你很强,但血池是我的宝贝,纵使逃走,我也不会将他给你!”约翰在空中,相当害怕地喊着话,一点气势都没有。

    “呵!”陈东嗤笑了一声,但就在他打算追上去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刹那间模糊,变黑,一阵重力变换之后,他直接被驱逐了出去。

    空间扭转,再次出现在半空,他的眼前是熟悉的铭刻在半空中的血色纹路。

    ???

    他被从亡者的国度赶回现实世界了?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