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塞巴斯蒂安!”陈东冷酷地笑着,残忍地将那柄螺旋剑从约翰的肚子里拔了出来,带出了喷涌的血浆和破碎的肠子,但在这个死后的世界里,约翰并不会死去,他甚至不会昏厥,只能体会那钻心刻骨的痛,并一直痛下去。

    “接下来,我们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叫做我问你答,如果你的回答有一点让我不太满意,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痛苦!”陈东威胁着,而此时,事实上那观众席上已经乱作一团了,死后世界的居民议论着,犹豫着,甚至有些冲动的家伙已经从看台上跳到了沙地之上,当然,这冲动的行为让他们不可避免地摔断了腿。

    陈东有些担忧其他人的状况,但他并没有收到求救的信号,所以也只是加快了速度,捏着约翰的肩膀,质问道

    “说,你是怎么获得这个收容物的,怎么使用的?怎么成为王的?”

    “这……”刚刚还痛得意识不清的约翰,被陈东的问话刺激到了,终于也恢复了一些理智,犹豫不决,不想暴露他最大的秘密。

    但这可由不得他,陈东的加了加力,将这家伙的肩骨直接捏碎。

    “啊啊啊!”约翰痛呼了一声,连忙叫道,“我说我说,是画,啊……呼……呼……我将血不小心擦在了一幅画上,紧接着我就出现在了这里,从未听过的话语灌注到了我的脑海里,告诉我成为了新的王,而我只需要真正的死亡一次,就能彻底掌控这个世界,于是,我被天使踢下了天堂,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血池的主人,掌握了这个世界的语言。”

    “说清楚点,你现在能干什么?为什么你要让这个收容物将现实世界的人吸收进来然后杀掉?”陈东不太满意,他的笑容也慢慢消失,给予了约翰极大的压力。

    “啊?我不知道,我,我我可以召唤英灵,我可以随意空间移动,我我也可以建造新的建筑或者城堡,我没有要杀人啊!而且人也不会死啊,在这个世界里!”看着陈东,约翰仿佛回忆起了初次见到街区的黑帮老大时感受到的那种压力,那种心窒,他慌了,不停地说着,解释着,“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从没想过杀人!我甚至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进来的!”

    “你在撒谎!”陈东斩钉截铁地说道,一拳砸在了约翰血肉模糊的肚子上,又让那伤口扩大了不少“那个声音,那个所有亡灵都听得到的声音不就是你的嘛?你让他们猎杀生者,你让他们守护血池!为什么呢?这个血池有什么作用,让你如此拼死保护?”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约翰咬着牙,忍着痛,狠狠地说道,“你别太过分了,明明是你们侵入了我的国度,而我如此善待你们,你们却毫不领情,还想要我的血池!不,那是我的宝贝!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约翰猛然爆发的强硬,让陈东有些诧异,按理说,狗改不了吃屎,一个懦弱的人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变得强硬起来,又或者说,这东西重要到他甚至可以改变自己。

    心中诧异,但表情依然残酷,现在的陈东莫得感情。

    “现在……是我在问你!”陈东一拳砸在了这个家伙的脑袋上,那橄榄枝落地蒙尘,而约翰的五官也被重拳打的血肉模糊,顷刻间便肿了起来,整个人更是跌到在了沙地上,像一条死狗。

    “告诉我,血池有什么用?它能彻底掌控这片世界吗?能将我们这些活人统统都送出去吗?”陈东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嘶……哈……”疼痛地喘息着,约翰感觉自己的眼前漫上了血色,有些看不清了,但他听到了陈东的问话,他想要再强硬一番,但他还是怕了,他怕痛,所以,他小声地答道“能……”

    “能吗?嗯?”

    陈东察觉到了攻击的风声,极为敏捷地回身格挡,竖起的右臂挡住了竖劈下来的弯刀。

    出现在他背后的人却是那位本该被他踢飞的山中老人,明明应该从看台那边冲过来的哈桑没有半点预兆地出现在了陈东的背后,这显然不是凡人的力量。

    “我好像有点小瞧你了,毕竟是英灵!”陈东笑了笑,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逃过我的视线的,但没有用,哈桑!”

    “砰砰砰!”

    哈桑没有说话,只是极为冷漠地看着陈东,挥舞着弯刀,和陈东坚硬如钢的躯壳碰撞。

    “算了,你还是滚一边去吧!”对拼了几下,觉得有些无聊的陈东正好看到了一个破绽,想要依葫芦画瓢地将这哈桑再次踢飞到看台上,接着审问约翰。

    但是,这一脚踢空了,不如说面前的哈桑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幻影,那不断发出斩击的东西是那柄弯刀。

    那真正的哈桑在哪里呢?

    没有慌乱,陈东心中有数,像这种暗杀者,只有可能出现在视线的死角之处——

    后面!

    陈东猛地转身,打算防备一手身后偷袭,而哈桑果然在陈东的身后,鬼魅一样的双手朝着陈东的脖子处插了过去。

    可惜!陈东后发先至,从上至下,猛地一锤,直接将哈桑像地鼠一样锤到了地上。

    “咳咳!”这个久负盛名的山中老人摊到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说道,“你真的反应过来了!不愧是能战胜我的人!”

    “哼,你这套路太老了!”陈东嘲笑道,朝着依旧瘫在地上的约翰走去。

    “是吗?但你只顾着我,忘了我的刀!”哈桑指了指陈东的背后,现在,那柄宝刀还在不停劈砍着陈东的后背。

    “你是指这种连我的皮都砍不……呃!”

    锋利的刀,戳穿了陈东的肌肤,从他的背后刺穿了他的心脏,又从前胸穿了出来。

    “额啊!”一口血不可遏制地吐了出来,纵使被那弯刀以不知名的方式刺穿心脏,陈东其实也半点不害怕,因为他的底牌可不止只有钢铁之躯这一招。

    “怎,怎么可能?”

    但陈东还是问出了声,因为这确实是他没有预料到的进攻,超人所赋予的超绝防御依旧存在,但那弯刀又是凭什么刺穿了他的胸口呢?

    这令他好奇,而稍微示弱一下,应该会很轻松的得到答案!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