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因为大竞技场的亡灵大多都在死后生活幸福,不但没有地牢里那群死人凄惨的面貌,也没有那么严重的起床气。

    但他们确实有所发现,发现了陈东一行属于生者,无论是他们特意避开的方式,少见多怪的指指点点,还有面色不佳的表情,都说明了这一点。

    “那些是活人吗?”

    “我闻到了他们身上的恶臭,那是活人的味道。”

    “他们是新的角斗士吗?”

    “不,我看到他们好像还能驱使守卫,估计不是善茬……”

    “那我们不是很危险吗?活人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危险,对吧?”

    “别担心,王会处理的!”

    ……

    没有理会这些绕着他们走、怕的不行的亡灵,陈东领着其他人穿过了那扇拱门,进到了大竞技场的内部,整个竞技场呈椭圆形,一整圈的阶梯状石椅形成了观众席,而中心则是被高台围住的角斗场。

    陈东他们进来的位置处在观众席的中部,从左右两侧可以再往上走去到上面的观众席,而再往前便是向下的阶梯,可以去到下面的观众席,也可以去到角斗场的入口,报名参加死亡决斗。

    此时,角斗场中已经有两位亡灵正在厮杀,陈东等人便站在入口处俯瞰,在辽阔的沙场之上,两个亡灵一人持一长剑,而另一人手握双棍,以极为敏捷的速度和爆发力,打的有来有回,爆鸣和狂风将烟尘卷起,又被高速挥扬的利器吹走。

    “双龙棍加油!杀了他!打断他的手骨!”

    “潜蛇别停啊!上啊,哎呀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看到那家伙的脑袋了!”

    观众们各异的呼喊混杂成了声音的风暴,让陈东几人说话都不得不喊了起来。

    “那……”李湘荷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大卫没有听清。

    “她说,那个应该就是所谓的新王!”陈东倒是有超级听力,复述了一遍,指向了在众人左下方不远处的豪华高台。

    如果说其他亡灵所坐的长排石凳是星光,那么那个豪华高台就像是月亮一样的明显,其所使用的高贵玉材,刻意雕成的王座模样,还有那铺在座椅上的丝绸,都透露着与众不同,更不用说那服侍在王座周边的美貌侍女,三种肤色都有,一共九人,可以看出这新王的品味是荤素不忌的。

    陈东远远地观察,那位新王穿着雅典人穿的白袍,吊儿郎当地瘫坐在王座之上,头上还带了个橄榄枝编织成的带子,但他实际上却是雅利安人,一头黑色的分头,还有黑色的眼睛,眼睛很狭小,黑眼圈浓重,鼻子也有点塌,再加上那瘦削的身材,邋遢的坐姿,让他根本半点王的样子也没有。

    客观地讲,这个所谓的新王不仅样貌普通,甚至还有一点猥琐,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比如说现在,他就一边享受着女仆在手臂上的按摩,一边笑盈盈地看着下方的决斗。

    “就这?”大卫撇了撇嘴,相当不屑地评论道,着看起来就像是吸毒过量后不小心摔死在无人小巷的小混混。

    “谁知道呢?”陈东扭了扭脖子,拉伸了一下筋骨,“或许这些亡灵就喜欢这个调调的王也说不定呢~”

    “我们先收集一下情报怎么样,陈东先生?”收容队的人也出言献策,他们一向喜欢谨慎行事,所以更愿意在情报更多的情况下再制定计划,“我观察到这边的这些亡灵似乎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或许能从他们的嘴里再得到些跟这个新王有关的东西。”

    “或许吧!”陈东不置可否地说道,“但我更喜欢直来直去!”

    “你打算去参加死亡决斗吗?”李湘荷却一下就猜到了陈东的想法,问道。

    “是,我打算挑战那个家伙!”陈东随手指了指那端坐在王座上的新王,说道,“凡是有智慧的东西都有自尊,就让我看看这些亡灵有没有自尊吧!”

    “那我们去找传送门,你务必小心,如果你那边行不通的话,就尽量和我们会合,我们直接去那个天堂里找血池!”李湘荷知道此时也只有陈东有超凡力量,他的计策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而他们就应该辅助陈东,做好后备的退路。

    “但怎么定位呢?”陈东觉得这个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毕竟有个备用pn总是棒的,但他其实没带任何有关定位的道具,因为他根本就没考虑过分头行动。

    “大卫!”李湘荷朝大卫看了一眼。

    “好吧!我永远以团队为中心~”大卫自夸了一句,活跃了一下气氛,便将胸口挂着的一个方形小道具交给了陈东,这个道具不过一厘米厚,四分之一个手掌大小,但它的正面的屏幕一直闪烁着方向定位,其本身也不断发射着不同的信号。

    “这是我们小队的定位器,你只要看着定位器就能够找到我们。”李湘荷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们会一起行动的,这样安全性比较高!”

    “ok!那么,按计划行事!”点了点头,确认这下也能及时支援,陈东便与小队分开,独自一个人顺着楼梯走到了观众席的最下方。

    在这里,有个被铁栅栏门封住的入口,而入口边上则有一位穿着汉朝服饰的女子,坐在一个石桌后面静静地等待着,她的桌子上放了一支木炭笔和一个本子,本子上面写满了各种语言组成的名字。

    “活人?”女子样貌普通,但气质却很淡雅,她轻轻地问道,若不是陈东耳力强,还听不清。

    “怎么参加?”陈东也懒得理这些大惊小怪的亡灵,指着铁门后面,直接地问道。

    “写上名字。”女子指了指手上的本子,说道。

    “好!”拿起一旁的木炭笔,陈东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你可以进入等候室,等现在的两位决斗者打完,如果胜者要守擂台,你可以去挑战,如果无人守擂,你可以上去成为擂主,当然,你也可以指名道姓挑战某人,只要其答应,你们就能开始决斗。”

    “很好,清晰明了!”

    陈东也没再问什么,推开了没上锁的门,走进了阴森的等候室,这地方的另一边便是连接着角斗场的入口,这里虽然视野不好,但也能看到场中的决斗。

    没过多久,使剑的人被双棍抽冷子打断了右腿,接着被暴风雨般的棍法打成了肉泥,虽然反抗刺中了敌人的一只左眼,却明明白白地输了,而因为受了伤,那使双棍的人也不愿意守擂,当侍从把残尸拖了下去之后,终于轮到了陈东上场。

    “……()-8(-)≈ap;!”

    没有音响,但有一道激昂的男声用那独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高呼了什么。

    “嘘——”

    陈东便在响彻云霄的嘘声里,稳稳地出了阴暗的等候室,踏着坚硬的地板,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角斗场的中央。

    他环顾四周,数不清的人,数不清的厌恶的眼神,还有数不清的嘲讽。

    仿佛被整个世界针对,这就是他现在的感受。

    但陈东只是轻蔑地笑了笑,接着从容不迫地抬起了双手,竖起了两根中指,转了一圈。

    贱贱地嘲讽道:

    “打我啊,没卵子的怂蛋!”

    虽然同样没有音响,但他的声音却仿若洪钟,清晰可闻地到了每个人的耳边。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