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两仪式的肉身能力远没有超人那么夸张,但或许是直死之魔眼更加接近因果律的缘故,对精神力的消耗非常夸张,如果没有心灵宝石的话,陈东估计自己维持这个状态四五秒就顶天了。

    另一方面,要想直视死亡,则先要理解死亡,在型月世界这一个过程是将意识与根源相连,从而获取死的概念,而在这个不知名的世界,陈东虽然也不知道替身与世界交互的原理,但他确实在源源不断地看到死,理解死,而越是抽象的东西,要理解其死亡就会对精神产生越大的负担。

    换言之,表面上只是视界之中多出了不少的黑线和点,但每一条黑线在陈东凝望过去的时候,都会若隐若现,并将某种抽象的,无法述说的知识传递到陈东的脑海,幸运的是,在心灵宝石的帮助下,他承受住了这些极为抽象的概念,成功地看到了那个白色怪物的“死”!

    是啊,这世界上永远没有不死的怪物,就算是它的身体机能能够永恒再生,意识不灭,但若是将其灵魂和的时间同时冻结,那其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它将再也无法运动,再也不能思考,到了那时,谁又能说这不是真正的死亡呢?

    陈东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在这缓慢的动作里,他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这一片空气的死线,而这顺势一划也将那一大片空气刹那间消除,骤然缺失的一大片空气让周边的气流顺着气压狂卷,在陈东身周形成了旋转的大风。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那怪物也开始恐惧了起来,它的巨大的身躯开始颤抖着想要挣扎,但陈东造成的伤可没有那么快能好,所以它只能艰难地挪动着,摇着它古怪的脑袋,然后大声叫着。

    “()≈ap;nl1……”它似乎在测试着切换各种语言,声音焦急而惊恐。

    但陈东的动作可没有半分停顿,他的手在抵达顶点后,就毫不犹豫地挥了下来,往哪黑线弥漫。

    “不,不要!”

    当那白色的怪物用充满恐惧的粗糙嗓音喊出这一句中文之后,陈东的匕首离它的身躯只剩下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了。

    那闪烁着寒光,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匕首,在此刻却让这白色的怪物浑身发寒,纵使它的身躯中根本没有感知温度的器官,但它就是像还活着那样,感觉到了刺骨的冰冷,那或许是某种本能,但它感觉到了将会消逝的危机。

    “不错,会说话的嘛,就像我猜测的一模一样!”陈东满意地问道,将匕首插回了腰间的刀袋中,并将替身再次变身成了大超,他实在有点受不了直死之魔眼中看到的那片世界,脆弱而绝望,看久了人估计会抑郁。

    “你……能够杀死死人?”那白色的怪物惊疑不定,但却非常缓慢地问道,显然,它对这一语言的掌握并不熟练。

    “你觉得呢?你害怕了?”陈东看到这一层层不同文化背景的死尸的时候,就觉得这可能是某个其他维度地球的产物,所以,这里的怪物可能也会说中文也说不定呢!

    “我不知道……我觉得很冷,为什么?我已经死去,死去之后将不会死去,你……是什么?”白色怪物像是初学者,或是孩童一样,一字一顿地说着,情绪显然很不稳定。

    “我当然是人咯,啧,算了,你到底是什么?别废话别的了,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才是我的阶下囚,再说别的我把你砍了!”陈东有点不耐烦了,赶紧挑重点问题来问。

    “我是……”

    漫长的沉默,陈东催促道:“你是啥,说啊!”

    “我是什么?”白色怪物显然还在思考,该用什么词来表述自己,到最后,它也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可能是牛头,可能是白无常,我可能是十八层地狱的看守者,可能是囚禁罪人的狱卒……”

    以白色怪物的说话速度,这一番话可花了不久的时间,而陈东显然还不满意,打断道:“可能?这是什么词?你在糊弄我吗?”

    “我不知道……过的太久了,亡者的国度已经衰败了,我的记忆也都是残缺。”白色怪物感叹道,“已经过去,太久了?”

    “嘶,行吧!”陈东不太满意,问道,“那你说的亡者的国度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你这里住着亡灵吗?但这些囚犯看起来像活人啊,无论是温度,肌肉强度,还是血液什么的。”

    “亡者的国度,就是亡者获得永生的地方,就是活人不允许进入的世界,他们当然已经死亡了,死亡了很久了,也沉睡了很久了,我们都沉睡了很久了,直到你们这些生者到来,将我们吵醒!”白色怪物有些不满地说道,声音中满是怨气。

    “吵醒就吵醒了,怎么,起床气这么大吗?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攻击我们?”听到这白色怪物的话,陈东不爽了,嘲讽道,“你们就这么待客的?还国度?一点风度没有!”

    “因为生者不被允许进入这里,因为生者的生机会让这个世界败亡,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但这是违背常理,不应该存在的可能性,如果你们不在这里成为死者,那你们最终会导致亡者国度的所有人一起消亡,所有的东西,将会变成真正的无。”白色怪物的话语说得流畅了不少,但却充满了某种激动。

    “所以你们就没想过把活人们弄出去吗?”

    “没有办法,亡者的国度只许进不许出,所以,不如将你们杀死,因为就算你们死去,你们也可以永远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不用畏惧受伤,不用畏惧死亡,不用担忧失去,亡者将获得永恒。”

    “美丽?”陈东扫了扫周边的景色,阴暗的地牢,幽绿的火光,充足的冷气,到处都是鲜血的味道,“你是不是对美丽这个词有错误的理解?”

    “……”白色怪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这里是地狱,是地下世界,生活在这里的都是不可饶恕的罪人,你如果能上到地表,就会看到大竞技场,看到英灵殿,看到高悬着的天空之城,看到美丽而富饶的一切,那才是这个国度的另一面。”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