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的超能力是源于虚空吗?”

    这是陈东的第一个念头,而他紧接着想到,“那这么说其实幻梦境,影界,灵界,虚空这些平行世界都属于宇宙的一部分吗,怪不得无限宝石的适用性甚至能够管到幻梦境,也能对虚空产物产生作用,那收容物这种东西凭什么独立于宇宙之外呢?又或者这还是因为我们的认知不够清晰,或是我们的知识不足,所以,才会将收容物剔除在规律之外?”

    之前是没有好奇,所以没怎么关注这些基础知识,陈东一直想当然地以为收容物只是一些比较难处理的超凡物品,但现在看来,所谓的收容物并不简单!

    嗯,有点好奇了,不过更应该小心!

    欧若拉所说的话却也让陈东对这个异变有了一定的警惕性,他一开始还想要直接莽过去的,但现在却决定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如果那个导致异变的血纹空间膜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的话,那它会把人带往何处?里面的规则又是否会与现在的宇宙迥异?或者最重要的,陈东的超能力会不会失效?

    假如说在穿越空间的那一个刹那就直接将人击杀,假如说在里面存在必须得遵守的规则,又或者说黄金右手完全失效,并导致其衍生物同样失效……这些可能性都必须要考虑进去,然后做好最差情况的计划。

    “爱酱!帮我搜集相关的异空间型的收容物的情报,接着转移将子系统和相关的资料加载到手表上。”向手表吩咐完,陈东又转头向欧若拉和凯伦说道,“既然我之前对这件事情的麻烦程度预估有误,那我们最好还是尽可能地在外面搜集全情报之后,再进去救人吧!那个唯一的‘幸存者’在哪儿?我们先去看看他!”

    “在be基金会的临时研究基地里,我记得在左手边数第三块帐篷里。”凯伦顺着大门向外指着,在特警部队再后面,有一片临时帐篷,上面有印有基金会的特有标识,一个圆圈和三个向外的箭头。

    凯伦皱了皱眉头,黑脸上有些愁,他又紧接着补充道,“但我劝你别报什么希望,那位幸存者已经疯了,这里不是指她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而是指她的语言功能大幅度地错乱,理解能力和判断力丧失,而且长时间处于恐惧导致的心智失常的状态。”

    “没关系,我会让她好起来的!而且,就算她不说话,应该也能提供些线索。”陈东说道,接着看向了埃布尔和崖山丽子,说道,“那就拜托你们在这里找找看有什么线索了,我们先去看看那位唯一的‘幸存者’能为我们带来什么。”

    “好!交给我们吧!”埃布尔坚定地说道,他身边的崖山丽子也点了点头。

    “那么,走吧!”

    本来陈东打算直接走到外面,尝试一下从内部突破的感觉,但认识到这异变的诡异之处之后,他直接用空间宝石带着欧若拉和凯伦来到了那块帐篷的门口。

    “喂,你们是谁!”本来站在帐篷门口的守卫顿时怒喝道,端起了枪,直接打开了保险栓,而在附近巡逻的特警和其他的基金会安保人员也第一时间看了过来,端起了步枪,做出了战斗的姿势。

    “特殊事件对策部,7级特工,霍布尔·苏·凯伦。”站在陈东和欧若拉身后的黑人大汉反应很快,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幕,先是大喝道,接着掏出了证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是职责所在。”接着,凯伦还心思细腻地小声对着陈东和欧若拉说了一句。

    “没事。”陈东耸了耸肩,因为反正这些枪械对他也没用,而且现下的状况也在预料之中,所以他一点也不害怕,看着那守在帐篷前的两个守卫麻利地接过凯伦的证件,并完成了核对检查。

    “现在我们能进去了吗?”陈东问道,他是知道帐篷里有人的,除了那个逃出来的人以外,还有两个研究员,两个安保人员和一个医生,正是为了不引起战斗或惊吓,他才没有直接带人瞬移到帐篷里。

    “额……”两位守卫有些迟疑地望向了凯伦,虽然他们已经确认了凯伦的身份,但陈东和欧若拉却还是无证人员。

    “这两位是我们请来的外援,需要和我一起先了解一下情况。”凯伦细心地补充了一句,“由埃布尔副部长领导的第七小组背书,是可以信任的人!”

    “好,请进!”

    两个守卫终于放行,而陈东三人也掀起了门口的塑料帘子,踏进了帐篷。

    在这占地差不多五十平方米的帐篷里,明亮的白色灯光自顶上照下,显得有些刺眼,帐篷周边摆放了不少陈东也不认识的医疗器械,而正中央是一个多功能地病床,连接了身体状况监控装置和其他的手术工具,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站在戴口罩的医生身后,看着医生为那病床上的人坐着检查,而两个守卫则站着角落,扫视着这片空间。

    忽视了两个守卫投来的冰冷地目光,陈东第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的女人,那就是他想要见的‘幸存者’,看起来差不多三十多岁了,一头波浪型的金发,正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挺着一个大肚子,看起来像是个孕妇。

    “孕妇?”欧若拉有些疑惑地喃喃道。

    陈东能够理解欧若拉的疑惑,在可能存在危险,甚至是危机四伏的环境之下,孕妇的存活率无疑应该是最低的,更奇怪地是,这个孕妇的身上没有一点伤痕,显然是一点伤都没受——但如果要凭此推断那个异变空间里十分安全又不合理,如果安全的话,这个孕妇又是怎么精神错乱的?那些进入异变里的精锐小队又是怎么回不来的呢?

    “难道里面在拍恐怖片吗,为什么偏偏是孕妇逃出来了呢?”

    在陈东心底吐槽的同时,另一边的一位研究员注意到了他们,朝他们走了过来,伸出了手,而凯伦也很有礼貌地握了上去。

    “初次见面,我是尼尔森博士。”那位研究员看起来四十多岁了,亚裔,发量堪忧,但眼镜后的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智慧的光芒。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