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静水郊区,有一块地属于冢原家,虽然是在年老之后才搬到这一片土地生活,但从小灌输的家学教养依旧让冢原宗近的审美充满了日本文化的影子,所以,相对于周边家庭的美式模板房,冢原家的屋子更像是源自日本的古建筑。

    与美国人大大咧咧,直接将屋子摆在森林或是砍伐过后的空地上不同,冢原家既有主屋和道场,亦有庭院,而且屋子下有大量的圆木木柱支撑,与地面大概有半米高的间隔。

    除此之外,屋顶是典型的歇山屋顶,仿佛飞鸟一般,房檐探出得十分深远,上面铺满了灰黑色的瓦片。至于屋内则是特色的全木结构,而且屋内的地板延伸到了屋檐之下,形成了日本特色的檐廊平台,就算雨天也能坐在屋外看着庭院的风景。

    当然,庭院也经过了精心地打理,细白的鹅卵石和粗黑的鹅卵石在方正的庭院中组成了云雾缭绕的图像,而三块怪石分布在庭院间,岿然不动,却又仿佛有凌厉锋锐之气,随着秋叶无声落下,禅意自生。

    冢原宗近盘坐在道场边的檐廊上,静静地凝望着眼前一成不变却又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的景色,感受着内心的躁动不安,期望着这份焦躁能随着时间平静。

    昨晚他就知道敌人将会到来,根据猎人会的情报,那些家伙已经抵达俄州,而他们找到他也只是时间问题,对于正面找上来的敌人,他并不畏惧,但时间还是太早了,敌人来的也太快,他的女儿还没有坐上去往中国的飞机,而这怎能不叫人担心。

    他就这么端坐着,背脊笔直,目光空洞,身前摆放着一长一短两把刀,长刀无论是刀柄还是刀鞘都是黑色的,上面是白色的妖异花纹,而短刀则显得朴素,棕色的刀柄和刀鞘上空无一物。

    阳光斜照,随着微风一起卷起了他枯槁花白的头发,但他只是不闻不问,仿佛死去一般空望着远方,他在等待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野心家。

    时间一点一滴地在寂静中过去,直至某一时刻,冢原宗近敏锐的耳朵听到了远方传来的汽车的马达声,那声音近了,大马力的轮胎碾过不平整的石子地,溅起洼中的污水,带着坚定不移的冲劲,向着这偏僻的庭院驶来。

    当那声音抵达巅峰,并在院门之外停滞,冢原宗近就明白了,那些人来了!

    拿起了身前的两把刀,冢原宗近缓缓地站起了他老迈的身躯,而他空洞的眼神也在刹那间恢复了锐利,里面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坚定。

    “呼!”

    漫长的呼气,让庭院里卷起了狂风,红色的落叶在空中飞舞,仿佛溅起的血。

    那风也卷起了他的衣袍,那利落的飒爽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时光,与剑风相伴的时光。

    开始还是缓步,但很快,冢原宗近就快得像是幻影,他穿过了檐廊,一个大跳,利落地落在了前院,连接着院门的卵石路上。

    果然,不速之客根本没有遵守礼节的习惯,四个穿着西装的黑发黑眼的日本人没有一点按门铃的想法,径直推开了木门,便走进了院子。

    “哼,星斜会,一如既往的野蛮无礼!”看着那四个旁若无人地走进来的家伙,冢原宗近冷哼一声,嘲讽道。

    这四个日本人分别是一位身材纤瘦的年轻人,一个又高又胖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还有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人,最后还有一位年纪同样很大的老人。值得注意的是,主事的却不是老人,而是站在最前面,眯眯眼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十七岁左右,面容清秀,一头蓬松的刺猬头,一直眯着个眼睛,仿佛在笑,而听到了冢原宗近的嘲讽,他也确实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

    “您这样手持利刃,杀人无算的人,又能斯文到哪里去呢?”年轻人笑着,针锋相对地讽刺着,但转瞬间又转变了语调,说道“嘛,无意冒犯,或许您可能不相信,现在的星斜会无意走之前的老路,也不想成为与世人为敌的反派组织,所以,我们对您并没有什么恶意。”

    “是嘛?那你们又是为何而前来?”对于年轻人的话,冢原宗近一个字也不信,他只是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四人,放松地站在自家庭院前。

    “我们自然是为了人书的下落而来。”年轻人笑眯眯地说着,轻飘飘的语调让人无法察觉其真正的意图。

    “不还是这样,还以为你们有什么长进!”冢原宗近嗤笑一声,讽刺道,“还在渴求人书的力量,还想要成为死者的国王,追求着虚假的权力,你们这个组织就是这样的东西,永远也上不了台面!”

    “或许,前任会长将星斜会带向了错误的方向,导致了他们的覆灭,但在废墟上新生的组织,新的星斜会有更伟大的理想,在新会长的带领下,我们会利用人书的力量,帮助人类走向繁荣和和平。”年轻人却没有生气,依旧笑着,慢条斯理地说道,“如果是为了这样的目的,您又是否能够体谅呢,更何况,人书本就是我们的东西!”

    “哈,可笑!”冢原宗近大笑道,“人书被中国人叫做生死簿,被北欧人称作英灵殿,被希腊人叫做冥府,被埃及人看做来生,还是犹太人的地狱,它本就是天地自生的东西,碾转于世界各地,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东西!依我看,从天地而来的东西还是回归到天地里吧,你们也别在这里满世界找了,像丧家犬一样!”

    “当然是我们的东西!因为在三十年前,正是那个婊子和你把它从星斜会的手中偷走的!还不承认吗?冢原宗近,你就是实实在在的小人!自以为是的伪君子!”虽然说得是如此恶毒的话,但年轻人却依旧慢条斯理,满脸笑容。

    “……”

    冢原宗近的眼神突然变得冷厉,虽然动作没变,但那四人都感觉到了彻入骨髓的冰寒。

    那是杀气,充满血腥味,让秋意更寒的杀意。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你,你要干什么?”年轻人也有点慌了,他的笑容垮了下来,身躯也不自觉地往后缩,退到了其他三人的护卫之中。

    “因为我的刀不斩无名之辈!”

    空气仿佛被撕裂的布帛,发出了呼啸。

    利刃划过阳光,布满花纹的妖异刀身令人目眩。

    这把太刀叫做雪切丸村正,剑气无双,挥刀斩雪,刀未至而雪分!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