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利益!“

    陈东竖起了一根食指,认真地说着,这是他的看法,“驱使大部分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更多的是利益,让人不去犯错的是利益,让人去帮助他人的也是利益,这利益中既有金钱,也有名誉,还有亲情或者。利益让人争斗,利益让人合作,无论全球有灵气与否,无论地上有超凡与否,决定一切的始终是利益。”

    “为什么人类在中古时期要强调征伐,要构筑封建制度?因为利益,因为那时候的科学技术只能支撑这样的社会结构,如果不争,不杀,就会有人饿肚子。为什么现代社会强调合作共赢?因为科学的发展导致生产力的提高,社会分工能带来更大的利益,而就算是这样,我们依旧有矛盾,但我们的资源矛盾被强力的现代武器镇压,在核冬天和贸易战的对比之下,我们宁愿选择更和缓的贸易战,也不愿意贸然战争,因为什么?因为利益!”

    陈东越说越畅快,他感觉自己这段时间的思考都浓缩在了这不到半分钟的话里,他看着欧若拉美丽的眸子,总结道:“就像马克思说的那样,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决定政治,决定军事,决定社会阶层,决定教育,决定人们是否争斗,决定所有人是否有一个美好的社区。”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承认,大部分情况下,驱使人类行为的,还是简单的权衡利弊。”欧若拉说道,“但这种说法并不能够证明,你搞得灵气复苏能以某种行之有效的方式,为人类带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嗯,这个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首先,灵气复苏会从客观上提高人类的生产力,人类通过正确的方式可以从灵气中汲取能量,高深的修炼者甚至可以辟谷,这从根源上就解决了粮食或者饥荒等问题。”

    “等等,辟谷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欧若拉用中文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的发音,疑惑地问道。

    “哈,我还以为你是个中国通呢~辟谷意思就是不用吃饭,光凭借着灵气就能活,除此之外,灵气修行也能提升人类对自然的适应力,能应对更加艰苦或者复杂的作业,或是前往外太空,获取更多的资源,不管怎么说,灵气也算是凭空多出来的资源,就像是深埋于地底的石油,天然气一样,它会改变我们的生活的!”陈东说道,“如果一个发明创造,或是一个新的资源,能够大幅度地提升全球的总生产力,做大了蛋糕,那么它就能够更好地缓和人类内部的矛盾,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不对,与以往的科学发展不同,你现在要做的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突然出现的巨大利益,恐怕没人会对此保持理智,为了争夺这新出现的蛋糕,估计大资本家们会复兴上世纪的未经伪装的残忍!”欧若拉反对道,“而且,你有没有考虑过,普通人牢固的世界观会不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崩坏扭曲,十几年的教育是很根深蒂固的,恐怕未必能这么突然地适应你为他们准备的新世界。”

    “阵痛嘛,总会有的,如果一件事情有阵痛,你就选择永远不去做吗?而且,我们或许也会有办法将阵痛减轻到……”

    “砰——砰!”

    陈东的话还没有说完,低沉的枪声便突兀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激起了路人的喧闹和尖叫,让正吃着饭的两人脸色一变,急忙循声望去。

    “我先去看一眼!”欧若拉果断地说道,因为那枪声响起的地方似乎是在街角,这里的视角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而陈东也知道,在美国这个地方听见枪声,往往意味着重伤或者死人,所以他点了点头,只见一片连续的残影便这么打开了包厢的门,接着化作一道模糊的光一闪而逝。

    虽然知道用枪的人不可能对欧若拉产生威胁,但转念一想,说不定还需要他救人呢,所以,陈东也高喊了一声买单,将手表和钱留了下来,接着通过空间宝石的超维视角找到了欧若拉的位置,麻利地瞬移到了欧若拉的身边。

    技术进步之后,爱酱制作的全息投影能解决买单和监控的问题,至于手表的回收,将会有在纽约待命的变形金刚为陈东拿回去——毕竟他现在也不是什么孤家寡人了,没必要事事都自己操心!

    伴随着蓝色的光华出现在欧若拉身边的时候,陈东发现欧若拉已经搞定了,更准确地说,是把持枪行凶的那个男人搞定了,这个中年墨西哥裔虽然膀大腰圆,一脸大胡子显得穷凶极恶,但此时已经被打晕在地,枪也被甩飞到了一边,面色苍白得似乎就剩半条命了。

    而另一边欧若拉则正在对一位穿着s服的女孩做着急救,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身材像个大龄萝莉,只有左半边有一头白金色的中长发,面容姣好可爱,还穿了一身白黑粉配色的紧身衣,如果陈东没认错的话,这可能是在s格温蜘蛛,最近比较火的一个漫威女英雄。

    但说实话,这位格温小蜘蛛的状态并不那么好,那个男人的两枪打得不准,却很致命,一枪在左胸口,另一枪在腹部,不知道格温小蜘蛛的心脏和肠子怎么样了,但地上那一摊血显然很严重,而且这位小妹妹显然已经通道昏迷,没有什么意识了。

    欧若拉在尝试止血,径直就把自己的裙子扯成了布带,想要缠住动脉,抑制血流,但胸口的枪伤实在太严重,血根本止不住。

    “这个出血量,她根本坚持不到救护车来。”欧若拉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但或许正因为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显得不同寻常。

    “我这里有医疗绷带。”这时候,从两人身侧的柜台里爬起来的中年白人妇女——她看起来是这个便利店的店主,因为之前的枪声而躲在了柜台里,现在艰难地爬起来,又惊又惧,试图帮上一点忙。

    “那个没用,她要死了……嗯……”欧若拉想到了什么,她从自己的深沟里将那枚宝贵的复活币取了出来,她已经将这枚复活币嵌在了一个金环里,做成了一个项链。所以她用力一扯,将那枚能够让人死而复生的复活币放在了这个快要死去的女孩儿苍白的额头上。

    “原来你说的是真的啊!说什么先牺牲自己啥的~”陈东到没有那种将要直视死亡的紧张感。

    “那只是玩笑话,我只是把你送我的礼物用在了最需要的地方!”

    “是的,它现在发挥了它应有的价值,但要我说,还是先物归原主吧!”

    绿光一闪,欧若拉再次在胸前感受到了那枚微凉的复活币,她有些惊愕地看着女孩啥都没有的额头,又瞪向了陈东,很生气,怒喝道:“东,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看到欧若拉那少见的发飙状态,陈东也估计这次玩过了,不敢再卖关子,赶紧说道:

    “别急,我有办法!”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