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水,触之微凉。

    随着餐厅里暖黄色的灯光暗去,酒盅相碰的喧闹和残羹冷炙的余香也随风而去。

    “走了走了,我也要下班了!”低沉的嗓音带着慵懒,将最后一桌相熟的客人送走,老人收拾了一下餐厅,关掉了餐厅和厨房的灯,便开了厨房内侧的门,去里屋脱下了身上的厨师服。

    他露出了仿佛猛兽一般宽阔健壮的背脊,上面的肌肉快快分明,而且皮肤上还结错着微微凸起的伤痕,仿若交错的树根露出土面。

    微微一抖,舒展了一下身躯,驱散了一日的疲劳,老人闭目冥想了三个呼吸,从衣架里取出了白色的直垂,穿在了里面,又拿出了黑色的羽织,套在了外面,这才慢悠悠地走出里屋,进到了厨房。

    但他的动作顿了顿,因为他的餐厅里多了一个人,他却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只有不远处的霓虹透过了透明的窗户,将微弱的光投洒在了着不大的小餐厅里,借着这模糊的光影,老人看清了来人,也放下了警惕,走到了厨房的外侧,靠着吧台的一面,打开了灯。

    “您来了?”

    明亮的白光划破黑暗,照出了那坐在吧台边上的娇小人影,棕色卷发,碧绿的瞳孔,眼角的泪痣,那精致的小脸仿佛名匠手中最完美的作品。

    “夜王?”老人的声音依旧低沉,但其中的慵懒早已被疑惑替代。

    与白天不同,这位不知道年龄为何的合法萝莉在黑夜里,显得极为精神,她的大眼睛灵动地转着,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而她的身上也不再是那一套休闲的短袖和牛仔裤,而是暗银色的贴身铠甲,加上一席黑袍。

    “不错的餐厅。”先是淡淡地赞扬着,接着,夜王宛如猫眼石般的眼睛看向了老人,本来清冷的声音也渐渐带上了感情,“好久不见,冢原宗近,近来可好?”

    “拖您的福。”虽然话语很尊敬,但老人的声音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波澜,他拿起了一瓶清酒,朝夜王示意,“喝一杯么?夜王阁下。”

    “嗯。”微微点了点头,夜王接过了老人递来的一杯清酒,仰头一饮,便将如夜一般微凉的酒吞进了肚子里。

    “许久不见,您依旧如此豪迈!”冢原宗近微微赞叹,也为自己倒了一杯,小口地抿着酒水,体味着那微苦微甜的液体转为温暖的火。

    “你的嘴巴倒是甜了不少。”夜王扫了老人一眼,说道,“我记得,三十年前,你还像是块石头一样。”

    “唉,不管怎么说,我的年纪都大了,您倒是一如既往的年轻。”冢原宗近感叹了一句,“请允许我敬您一杯,感谢您的庇佑。”

    “嗯。”夜王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又与老人对应了一杯。

    沉默,像夜一样蔓延,但又在片刻后被打破。

    “要来点炒花生吗?”冢原宗近在厨房内部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问道。

    “不了,我过一会便走了,这次来是特意提醒你的。”夜王说道,她放下了透明的酒杯,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眸子盯着老人那沧桑的面容,仿佛在从那衰老的面孔上寻找着什么。

    “人书。”顿了许久,夜王提起了一个名词。

    听到这个词的刹那——

    牙关合紧,眉毛蹙起,老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他的气质也随之变化,仿佛生锈的利器褪去了锈迹,又仿佛久藏的宝刀终于出鞘,某种不凡终于显露。

    但他没有开口,而是盯着夜王,静静等待着答案。

    “又有人记起了它的名字,他们在寻找着它,所以他们会来找你。”

    “有更具体的情报吗?”

    “这是从cbe基金会那里拿到的情报,他们也不知道是那些人,或许又是那还未死透的组织,哦,基金会好像也很有兴趣,你也可以将一切交给他们,但如果不这样的话,你要做好准备,宗近。”

    “我会的。”肯定地应承着,冢原宗近歪着嘴,笑得露出了白色的牙齿,那笑容里有残忍,也有无情,“凡是来犯者,都会感受到我的仁慈!”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只要在俄州,猎人会都会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你只需要打个电话。”夜王说着,将一个黑色的翻盖手机从位置的阴影中掏了出来,推到了冢原宗近的面前。

    “年纪大了,这种新科技也不太会用,有劳夜王费心了。”但冢原宗近却只是淡淡地扫了眼,将这个手机又推了回去。

    “你不信任我?”夜王的声音也不免严酷了不少。

    “不,有些事情,我不想牵连到你们。”冢原宗近顿了顿,“而且,我也不想再欠一个人情。”

    “选择权在你。”夜王却再次将手机推了回去,翠绿的眸子盯着老人,过了一会,才说道,“我该走了。”

    “炎王,还没醒么?”

    “……”夜王沉默地摇了摇头,身形在一晃之间,便仿佛雾一般融入了阴影之中,消失在了冢原宗近的面前,除了那还留有余温的酒杯,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

    冢原宗近清洗了一下酒杯,用抹布将厨房的桌面再次擦干净,重新关上了灯,接着将那翻盖手机塞进了怀里,从餐厅的后门走出了冢原屋,他从另一边的怀里找到了一个最新的华为智能机,熟练地触屏解锁。

    于是,被车灯照亮的小路上,亮起了智能机的幽幽闪光。

    冢原宗近拨打了女儿的手机,不一会,随着对面的接通,这位看起来都和和善沾不上边的老人脸上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诶,绘云啊。最近怎么样啊?”

    ……

    “什么,你要拿奖学金了吗?厉害厉害!吃的呢?”

    ……

    “哈哈,还是爸爸做的好吃吗?那当然,做的不好吃也当不了冢原屋的主厨啊!”

    ……

    “没有,我可没有吹牛啊!对了,你不是一直想去中国看看吗?我记得你好像研究的是国际辩论?”

    ……

    “哦,对对,老糊涂了哈哈,是国际关系~我光记着你之前辩论赛上的表现了!”

    ……

    “是这样的,我其实正好有个老朋友在中国,他是香港的知名教授来着,最近我也跟他有联系,正好说到这个,他跟我说,如果你这个学期想去交换的话,可以去跟他做一段时间研究。”

    ……

    “嗯?你说学期中不能什么交换,啊,这些他们能解决的啦,这个应该是学校间的沟通吧!那边说没问题的!”

    ……

    “好的,我会沟通的,你别担心,我们很熟,你应该过几天就能去了。”

    ……

    “我也爱你,绘云。”

    随着手机挂断,老人脸上的笑容也随着微弱的灯光熄灭,融化在了车灯来往的夜里。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