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钟,陈东便在室友的闹钟声里起了。

    坐在被子里,陈东挠了挠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问道,“你今早有课么。”

    “是的,还是八点的!概率论。”塞西尔说道,“呼,以前这门课对我来说是一个半小时的折磨,但现在,得心应手!”

    “我十点钟也有课,唉,起床!”

    “你不再睡会儿?”

    “先吃早餐,有点饿了。”陈东开始换衣服了,

    “说起来,你早餐一般吃什么,我好像从没见过你吃早餐?要不要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塞西尔也麻溜地换起了衣服,一边喋喋不休地说道,“虽然静水的很多餐厅早上都不开门,但有一家会在这个时候开门,而且离学校还很近。”

    “咦?美国人也有这么勤劳的嘛?”陈东非常直白地反问道,在他的印象里,别说七点钟开店,十点钟开店都算是勤劳的美国人了。

    “哈哈,一般来说不会这么勤劳。”但塞西尔也没有生气,而是配合地自嘲道,“因为他们一般都是有地的资本家嘛!没必要起那么早!但这次去的这家,是日本人开的,走吗?”

    “走呗!”陈东应了一声,拿上了牙刷牙膏。

    两人一起去洗漱了一下,便下了楼,塞西尔开着车,带着两人去了这家日本人开的店,名字叫做——冢原屋。

    餐厅的外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朴实得像是平常的美式快餐,被整齐落地窗和四方的结构包裹,除了正门上摆放的木质牌坊和门边上贴的菜单型海报以外,再没有别的装饰。

    “嗯,超乎我想象的朴实。”塞西尔说道,下了车。

    “你第一次来?”陈东却突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了,问道。

    “是这样没错,但我很多朋友向我推荐了这家店,走吧,试一下总没错!”

    “也行吧!嗯,谢谢!”看到塞西尔帮自己拉开了门,陈东道了声谢,率先走了进去。

    冢原屋内里的装饰就有些日本风味了,木质的地板和桌椅,栅栏形状的天花板,还有居酒屋常见的吧台,吧台上摆了很多来自日本的清酒和梅酒,在吧台后面便是厨师工作的厨房,此时,那里正站着一个满头华发的老人。

    老人看起来五十多岁了,戴了个白色的厨师帽,穿着日式的传统厨师服,和黑色的袴,这是有点类似中国裙裤的装束,只不过前边有五道折痕,代表了五伦五常。虽然年纪很大,但梳理整齐的胡须,沉着悠然的站姿,都让人觉得这位老人具有渊渟岳峙的气度。

    “欢迎光临!”微微低头,老人用日语道了一声欢迎,接着,才用英语说道,“请坐,菜单在桌子上,你们需要什么就跟我说就行了。”

    纵使老人的语气很温和,但他却半点也不亲切,给人一种明确地距离感,不过不至于让人感到不适。

    “嗯,”翻了翻菜单,塞西尔说道,“我要一份煎鱼套餐吧,我听朋友说这里的煎鱼套餐很棒。”

    陈东也翻了翻菜单,说道,“我要煎鱼套餐,牛肉套餐,全蛋套餐。”

    “哇,这么多,你吃得完吗?”塞西尔惊讶地问道。

    “当然,我又不用这么急着上课。”陈东理所当然地说道。

    “好的,两份煎鱼套餐,一份牛肉套餐,一份全蛋套餐。”老人应了一声,便利落地提起了刀,没有半点犹豫,开始了料理。

    而陈东和塞西尔两人也注意到了老人的动作,他的刀法干净利落,又快又稳,光是看着让人心旷神怡,不止如此,在煎鱼的火候上,饭团的捏制上,都独有一番韵味。

    不过十分钟,塞西尔的煎鱼套餐就上了,里面包括一条剖开的煎三文鱼,一碗味增汤,两个紫菜饭团。

    看起来很简单的菜品,但尝了尝之后,塞西尔眼睛一亮,赞叹道“美味!”

    很快,陈东的煎鱼套餐也上了,陈东尝了尝,感觉鱼肉的鲜嫩在恰到好处的盐和火候之下刺激着舌头,稍显平淡的味增汤则很好地暖着胃,又为紫菜饭团增添了几分软糯。

    “确实不错!”陈东不会非常夸张的夸人,不错已经是他最棒的赞叹。

    “谢谢。”老人点了点头,又开始准备下一道菜,他的道谢也显得十分克制。

    很快,塞西尔吃完了,他看着陈东,问道“今天我请,行吗?”

    “额,行啊,如果你想的话。”这突兀的请客宣言让陈东愣了一下,但却并没有阻止。

    于是,塞西尔买了单,率先去上课了,整个餐厅里只剩下了陈东和那位老人,一时显得有些沉默,只有油煎着肉脂的声音。

    “你这里客人这么少么?”慢悠悠地吃着饭团,陈东有些好奇地问道。

    “早上是少一些。”老人说话慢悠悠得,足够沉稳,“中午会好一些,晚上人会比较多。主要是美国人太悠闲了。”

    “确实没错,您在这儿待了多久了?是移民么?”陈东好奇地问道。

    “我算是二代移民了吧,我父亲是在二战时期逃到美国的,因为当时日本政府强制青壮年参军,而家父不想打仗,所以到了美国。”

    逃兵么……

    陈东一时有些沉默,他到不至于对日本有太多偏见——虽然国仇家恨的原因,他确实对日本印象不佳,但他不会因此而天生对日本人具有仇恨,因为对于个体而言,其接触的往往都只是个人,而不是国家。

    所以,陈东也不会嘲讽什么,只是感觉话题被终结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中国人吗?”但老人却开口了,有点好奇地问道。

    “额,是的。”

    “嗯,我猜就是,因为这边的亚裔最多的就是中国人,很多都是来留学的。”老人说道,“我女儿也有很多的中国朋友,唔,现在时代确实不一样了。”

    “您女儿也在这边读书么?”

    “不,她现在在斯坦福,在读大三。”说道女儿,老人眼中都亮起来光,显得非常自豪。

    “哇,那真的很棒。”陈东赞叹道,虽然大部分人可能会被名校炫耀搞的内心酸楚,但他倒不是太在意,“我当时也想考得,但考不上,哈哈哈!”

    “可能只是运气不佳吧,你们中国人都很聪明的!”

    “是的,可能只是运气不佳!”陈东应和道。

    很快,接下来的牛肉套餐和全蛋套餐也都被陈东吃完了,他摸了摸没有任何变化的平坦肚子,呼了口气。

    “谢谢招待,我该去上课了。”

    “欢迎下次再来。”

    “当然!”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