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急转直下,强悍无比的梦神,本该在幻梦境里所向披靡的存在,没有跟两个“祭品”鏖战,反而像是小虫子一样被轻易地弹飞,带来了远方的爆炸。

    百里·托勒密已经看不懂了,梦神被打飞了,那它死了吗?百里没有看到,他也没有接收到传递而来的梦神权柄,因此他不愿意相信梦神已经死亡。是的,就算是再大胆的假设,他也不愿意相信,陈东能够轻易杀死梦神,那岂不是意味着陈东远远强于梦神——自然也远远强于现在的他!

    可事实总是要面对的!

    陈东知道,那位名为梦神·震的生物……如果其确切有生命的话,已经被心灵宝石完全吞噬了,那看起来像是长矛的表象实际是心灵之力组成的大网,而所谓的大爆炸,实际上则是对梦神的分解和吞噬。这意味着,梦神·震在幻梦境的存在被抹消了。

    陈东再次看向了沉默地站在不远处的百里,他依旧戴着那古怪的鹿形头骨,但却再也无法给人压抑和恐惧了。

    陈东露出了笑容:“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百里博士?”

    “你……你是什么东西?”轮到百里·托勒密感受到恐惧了,看着陈东,他不免回想起那个午夜,那些绚烂得远比星光耀眼的光芒,那神圣的又深远的未知。

    面对百里博士的质问,陈东却只是轻松地笑了,他知道玩梗的时候又到了,他张开了双臂,头摆好四十五度,眼睛望向一无所有却光彩怪异的天空,声音低沉而庄严:

    “我是全,我是一,我是真理,我是宇宙,我是神,而我……亦是你!”

    “额……额……”看着陈东,百里发出了抽吸空气的惊愕声,他的脑子乱了,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恐惧和某种自尊带来的倔强,这仅存的倔强让他依旧直直地站在这里,也让他感受到了概念上的“窒息”。

    “你……原来如此么,原来你也是那些不可言说的存在,所以你之所以阻止我们,是因为你要帮助外神耶东是么?”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东西,百里声音突然充满了正气,他仿佛绝境里的野兽,大声地嘶吼着,“就让你瞧瞧我们人类的意志!”

    “喂!”陈东瞪大了眼睛,他“看见”大量的幽魂一般的人脸从幻梦境的半空中浮现,接着一股脑地往那鹿头里面钻,而这些人脸都仿佛徒然从噩梦里惊醒一般,张着嘴无声地尖叫着,形体扭曲着。

    虽然这看起来像是什么招魂的魔术,但结合之前的情报,陈东大概能够猜到,之前百里应该用电子脑催眠了大量的人,并借用了他们的潜意识的力量,而现在百里则丧心病狂地将这些人的意识从幻梦境里唤醒,想要强行融合,并借用这股上亿生灵组成的力量。

    “我刚刚是逗你玩的啊!你这样搞哪些人会出现永久性的精神损伤的啊!”陈东忍不住大喊,但此刻的百里却已经完全听不到他的话了,而身边的欧若拉也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啧!”砸吧了一下嘴,陈东知道现在百里博士已经完全失控了,他估计根本没法掌控这股力量,还是得陈东用心灵宝石来。

    说做就做,陈东急忙发动了心灵宝石的力量,将那些被强行拖拽而来大量意识强行驱逐出了幻梦境。

    强行清醒,总比在梦中发疯要好!

    “这是……解决了?”欧若拉询问道。

    “还差一点!走!”话音落下,陈东已经一步三米地奔向了那站在泥土上,不断抽搐的百里博士,他的手附上了来自心灵宝石的力量,一把按在了那鹿形头骨之上。

    顿时,头骨上发光的符咒纷纷暗淡,陈东轻而易举地将那头骨拽了下来,露出了下方百里博士的脸。

    那是一张扭曲的脸,半张脸在哭,半张脸在笑,但被透明的光编织成的双眼却暗淡得仿佛空洞,那脸看起来熟悉,却因为怪异的表情,而早已没有了初见时的潇洒。百里的精神体就像是疯癫的木偶,让人心悸,却动弹不得,一片死寂。

    陈东感觉到了绝望,这绝望让他不经有些沉默。

    “他……”欧若拉却没有太多的怜悯,或许她也有,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有些冷漠地问道:“怎么干掉他?”

    陈东沉默了片刻,说道。

    “就这样吧……”

    他顿了顿,看着百里,却又忍不住说道:“话说,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如果他是对的呢?如果耶东确实会复活,如果他们的计划确实可能成功,并让耶东死去呢?那我们今天就成了正义的绊脚石了,不是吗?”

    “……”

    欧若拉也沉默了片刻,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事,正义也从来不是一个时刻,而是无数历史堆彻而成的立场,就算在这件事上他们的出发点是对的,那些实验中无辜的死者,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那些为了他们的正义扭曲了形体,在痛苦中哀嚎的人,他们的命运又有谁来可怜呢?”

    “但凡事总有牺牲。”陈东虽然说得是肯定句,却充满疑惑。

    “是啊,凡事总有牺牲,我读的书不多,但我觉得吧……”欧若拉感叹道,紧接着却是洒脱一笑,说道,“如果我的牺牲能够保护无辜的人,那我的生命将会是值得的!”

    “哈!”陈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弱还想要保护别人吗?算了吧!”

    “混蛋,出去再跟我打一架!我之前只是留手了。”欧若拉不爽地瞪着陈东。

    “豁,谁不是啊!”陈东挑了挑眉,竖了根手指,说道,“一人一枚复活币,谁先死谁输!”

    “没问题!不过,我们去火星!”

    “好!谁怕谁啊!”

    就在两人斗嘴的时候,那仿佛木雕一样的百里却突然开口,虚弱的嗓音却充满了偏执:

    “杀了我!”

    “干嘛啊你?”陈东被吓了一跳,但很快不爽地说道,“就算你现在表现的很有骨气,我也不会给你任何怜悯的,你的失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让我家的动画上不了映!”

    但百里根本没听陈东的话,他的嗓音突然尖利了起来,和之前发疯时一模一样:“它注视着我,它一直注视着我,我的失败不可原谅,人类是多么的渺小,竟然妄想挑战神的权威!我应该忏悔,我应该用死亡洗刷我的罪!”

    话音落下,百里直接用右手扎穿了他的双眼,自己捏爆了自己的头颅,整个精神体顿时像是风中的云烟一样飘散了,看的陈东是一脸懵逼。

    “这……自杀了?这是咋回事?”

    “我说了,邪教徒都这样!”欧若拉却见怪不怪,说道。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