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俄州是欧若拉的家乡,所以她对猎人会还是比较熟悉的,也对影界有所了解。

    影界只是一个名字,事实上其并不是存在于万物阴影之中的世界,而只是地球的一个平行维度,里面充满了与主世界迥异的规则,而这种规则的最佳体现,就是阴影之力——一种介乎三维与二维之间,介乎能量和物质之间的力量。

    阴影之力充斥着整个影界,赋予着影界的生灵原初的生命,这些生命都是影魔,他们浑浑噩噩不知道过了几万年,终于有一只影魔诞生了灵智,这只影魔很快成为了族群的统领者,成为了最为强大的影魔之王,并开始觊觎主世界。

    他叫做赞’达拉,他开始在影界旅行,很快找到了一个时空罅隙,并碰巧联系上了刚刚成为驱魔人,正面临险境的佩蒂特兄弟,这两位兄弟是法裔美国人,幸运地与影魔之王签订了契约,并在地球上不断地利用着来自阴影维度的力量,去对付从虚空和幻梦境等其他地方入侵地球的怪物和魔鬼。

    但显然影魔之王赞’达拉心怀鬼胎,借助着两兄弟的身体作为桥梁,随着阴影维度不断侵蚀着主世界,终于有一天,影魔之王降临了现界,要将整个现实世界都收入囊中。

    但两兄弟早就防着影魔之王一手,他们用从虚空剿灭的巨龙和梦神·离的不灭之火铸造了三柄圣器,长剑断影,锁链缚影,铁钉镇影。佩蒂斯兄弟用长剑将影魔之王一分两半,用锁链和铁钉将影魔之王的身体分别镇压在了各自的身体里,他们获得了影魔之王的力量,也获得了漫长的折磨和诅咒,这两兄弟就是初代的夜王和炎王,后来创立了猎人会。

    欧若拉知道这个研究所为什么要让人类、影魔还有机械进行融合,因为阴影之力是一种可以随意塑形,有极高硬度和韧性的物质,同时还能够吞噬几乎所有物质转换成能量,除此之外,使用者可以利用阴影之力进入影界,规避伤害,快速位移,或是干脆将影界召唤到主世界来,扭曲规则。

    但阴影之力是只有影魔才能使用的力量,人类若想使用,就必须与影魔契约,或者说共生,借此使用影魔的力量,而如果没有夜王和炎王两人体内影魔之王的权柄镇压,正常人与影魔共生之后,会很大概率被狂躁的影魔无意识地吞噬,直接死亡。而科学灵修会想要的就是将人类的意识和影魔融合,再利用机械躯体补强,以应对影魔的天敌——波长为200n到400n的光波。

    这个波段的光会干扰阴影之力的聚合,甚至如果足够强,会直接将阴影之力融化,当然,控制着阴影之力的意识消亡的时候,阴影之力也会消散,回到影界。

    欧若拉盯着那终于浮现的圆柱,和玻璃仓中沉睡的敌人,尽力将那古怪吼叫的干扰抛到一旁,显然,科学灵修会并没有如愿以偿地顺利造出新人类,反而一如既往地先造出了一个恐怖的战争兵器。

    圆柱之中是一个纤瘦的少年,他有一头金色的短发,戴着某种严密的铁质红色口罩,从胸膛一下的地方,甚至是双臂,都是银白是机械结构,这些机械结构中藏着各种各样的武器,除此之外,在肚子的位置,还有一个巨大的镂空,光控装置将一团流转的阴影控制在其中,显得格外诡异。

    虚空鲸的声音才刚刚响起,但欧若拉已经度秒如年了,面前的玻璃仓门伴随着排气声自动打开,那低头的少年睁开了双眼,那瞳孔竟是狰狞的猩红色,而且似乎毫无理智。

    “呼呼呼……”仿佛由一口痰在喉管里滚动,少年嘶吼着,但所有的词句都在口罩中消散无形,含糊不清。

    他往前走了一步,似乎还不协调,身躯险些跌倒,直接撞到了玻璃仓门之上。

    但欧若拉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她现在能力不灵,几乎无法像以前一样加速,同时,也正因为她能力不灵,所以她再怎么境界也毫无意义。

    灵巧地抬起右手,指向欧若拉,一道红色的激光便瞬间贯穿欧若拉的左胸。

    “嗬,嗬……”

    疼痛传来,欧若拉才反应过啦,发出了难受的呻吟。

    时间仿佛变慢了,世界的一切一点点模糊,她看到了那个在刹那间杀人的少年重新站直,也听到了广播中传来的陌生男声。

    “哼,灵修会的科学技术世界第一!尝尝我们的杰作,狂鲨机器人的威力吧!超凡者!哦,我忘了,你现在跟我一样都是凡人了!哈哈哈哈哈!”

    怎么回事?是陈东见到史密斯了吗?我怎么了?是要死了吗?唉,杀人者终将死于他人之手,虽然这结局憋屈了一点,但……

    就在意识渐渐丧失,欧若拉的视野慢慢变黑的时候,她的耳边听到了金币落地,叮当的一声脆响,接着是仿佛自天际而来的轰鸣,与刺耳的光。

    仿佛光形成的瀑布,从房顶之上冲刷而下,为欧若拉带来了新的生命。

    她重新站直,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同时,当沐浴在那刺眼白光之中,对面的敌人也似乎得到了削弱,发出了躁动的声音,并不断地鬼畜地扭动着身躯。

    “我复活了?”疑惑刚刚起了个头,欧若拉却必须要集中精神应对面前的战斗,她观察到那少年的手臂再次移动,赶紧从原地离开,并以毫无规律的速度w形走位,试图远离那个古怪的敌人。

    该怎么活下去?该怎么赢?欧若拉思考着。

    但她并没有多少时间思考,黑影蔓延,几乎刹那,那少年便从拉成长条的阴影之中出现,几乎贴到了欧若拉的脸上,她似乎能感觉到从那猩红口罩后穿透而来的带着潮湿气体的嘶吼。

    下一刻,黑影化成的粗犷大刀将少女纤细的腰身截断,鲜血喷涌,白色的裙摆染上了鲜艳的花朵。

    音响中再次响起了陌生男人的声音:“再见了,陈东!哈哈哈哈哈!”

    而第二枚复活币,也在叮当声中翻转。

    (感谢若无曦同学的打赏)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