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个仿佛人类一样的剪影,盘坐在半空。

    之所以称呼其为剪影,是因为它的周身被雕刻出了织物的波浪,它整个身躯都被某种织物笼罩,让人看不清五官,看不清身躯,也看不清手脚。除了那低垂到地上,将人形支撑在空中的石质织物以外,在整个雕塑之上,还用镂空雕刻的方式,凿刻了很多流转的云雾。

    这些向四面“流动”的云雾,初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还有点杂乱无章,但等凝视得久了,却发现这些云雾赋予了那人形的轮廓运动的感觉,让人觉得那不定形的、被厚重织物包裹的东西似乎在不断地变换形态,神秘又威严。

    陈东凝视着那个雕塑,心中涌起了某种说不清的感觉,那感觉不像是喜悦,也不像是悲伤,但却让他想要凝视得久一些,仿佛那雕塑有一种美的魔力。

    但很快,魔戒带来的强大意志统御力,就让陈东拜托了这种古怪的沉迷,让他将目光从神像之上转移到了霍兰德·史密斯的身上。

    “它很美,不是吗?”察觉到了陈东的目光,史密斯露出了儒雅的微笑,像所有知识分子一样,用宽厚温和的声音说道。

    “独树一帜。”陈东诚实地赞叹道。

    现在的情景说实话是让他有点意外的,因为按照他的设想,他们之间应该简单地互相质问几句便直接开打,然后他陈东瞬间秒杀,问出情报,解决问题,谁也没想到,这次谈话居然是从这个雕塑开始的。

    “我想,你现在一定很好奇,这个金字塔是由谁建造的,他们所供奉的又是什么神祗,陈东先生。”史密斯站在火光之中,沉稳地说道。

    “你知道我?”陈东有些惊讶。

    “当然,这世界上发生的一切总有记录,用你们中国人的俚语来说的话就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哦?”陈东猜测,眼前的这位黑人肯定是从之前的监控中看到了陈东应对陷阱和拆门时使用了超能力,然后直接查了一下陈东是谁,所以才能在这里装神弄鬼,但如果能把他干掉,那一切就又会变成黑暗中的秘密了——就像那句名言说的那样,“最好的潜行还是杀光所有的敌人”。

    “那么,你也知道我今天的来意么?”陈东问道。

    “不,哈哈,我又不会读心,当然无法知道你们的来意,但……”史密斯非常聪明,他并没有立刻将两人的矛盾摆上明面——虽然陈东和欧若拉明显是恶客上门,而只是淡笑着指了指身下的土地,问道,“想了解一下这座金字塔吗”

    “好啊,你说!”陈东又不急,更别说他还确实挺好奇的。

    “这座金字塔大约有四千九百年的历史,是由当时迁徙过来的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文明建造的,但他们建造这座金字塔的目的却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祭祀——你能够感觉到,这座建筑并不适合人类使用。”

    “当然,没有人会用那么大的台阶。”陈东给这位可能快死了的可怜人一点应有的尊重。

    “是的,通过对这个金字塔周边遗迹的研究,还有对上面的壁画的研究,我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起码在公元前四千五百年,到公元前一千年的时间里,美洲原住民都是当地的一种智慧生命的奴隶,也就是说,这个金字塔是印第安人作为奴隶,为他们的主人建造的。”

    “什么?”这个答案,确实让陈东感到震惊,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史密斯。

    “是的,在当时,一种长得鸟的头颅,蛇的身躯,蜥蜴的双足,还有巨大翅膀的生物统治着美洲,他们兴建大型的城市,驱使着印第安人作为奴隶,去修建巨大的祭祀神庙或者是奇观。”

    “等等……”听着史密斯的描述,陈东想到了什么。

    “是的,这些怪物的形象确实很像是后来玛雅文明,阿兹台克文明所崇拜的羽蛇神,但他们只是更加强壮和智慧,远远称不上是神,他们所崇拜,也就是眼前的这座雕塑,才是他们的神,被他们用古怪象形文字形容为【永恒之门的引渡者】。后来经过我们的研究和考证,很像是一种宇宙的原初神明——塔维尔·亚特·乌姆尔。”

    听到这个名字,陈东忍不住产生了既视感,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但实在也想不起来,所以他干脆转移话题:“好吧,谢谢你的解答,那么,我们是不是能来聊聊我们之间的正事了?”

    “当然!”霍兰德·史密斯点了点头,挑了挑眉,露出了笑容,张开了双臂,朗声问道,“那么,陈东先生,你愿意加入我们吗,加入【科学灵修会】!”

    “什么?哈哈!”史密斯的话让陈东笑出了声,忍不住嘲弄道,“你是在搞笑吗?我可是你的敌人啊!而且我可不会加入到你们这种邪教组织,我的愿望可是你们原地解散啊,谁会加入你们啊!”

    “不不不,对于正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虽然总有人将我们视为邪教,但那只是可耻的偏见,一个组织是正确还是错误,为的是什么样的理想,是高尚还是低劣,这应该是一个归属于个人的答案,是需要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亲自动脑思考的——难道,陈东先生,您是一个人云亦云,没有任何判断力的人吗?”史密斯半点不慌,反问道。

    “诶!我虽然是个有判断力的人,但你觉得我会将你们判断为正能量组织吗?我可没这么好骗?一个蔑视生命的组织,不是邪教又是什么?”

    “哈哈哈哈,这你就错了!”史密斯朗声大笑,正气凛然,看着陈东,说道,“恰恰相反,我们,我们【科学灵修会】,正是最为尊重生命,最重视人类这个种族的人!我们是先驱,是灯塔,是遭受非议者,是真理追寻者,是为人类奉献的人,这就是我们,我们绝不是邪教,也绝不是毫无理智的疯子,我们是科学家!”

    史密斯的气势非常阳刚,看着这黑人一脸正气地说着这一番话,甚至陈东都有点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是不是偏见了。可以看出来,史密斯对【科学灵修会】的理念深信不疑,他认为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是伟大的,他们将会改变世界,并引领整个族群走向光明。

    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自以为正确,真正的判断者又是谁呢?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