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出我了,是么?”欧若拉翘了个二郎腿,白色的裙摆摇动,露出了有些伤痕的小腿,她那碧蓝如深秋湖泊的眸子盯着陈东,直来直去地问道。

    “……”陈东沉默了一会儿,虽然现在没吃nzt-48,但他还是本能地开始思考。

    怎么被发现的?我好像没有任何一句话表明我知道她的身份?她这句话的意思是,她也知道我是超能力者?怎么知道的?夜王跟她说的么?我该怎么应对?是打哈哈混过去么?不对,我为什么要怂呢?

    一通胡思乱想,陈东最终还是决定要应下来,他有些无所谓地说道:“是的,女武神嘛,论坛上还挺多你的粉丝的,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话说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外面真的好吗?你不是被美国政府通缉了吗?”

    “这不关你事。”欧若拉的瞳孔微缩,眉毛轻蹙,语气也变得强硬了一些,“我只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敏感的时机离开静水市。”

    “嗯?”陈东皱了皱眉,欧若拉的态度让他有点不爽,就像在美食派对里的那次一样,他并不怕她,“咱们这还没有说上几句呢,你就准备赶我走,还准备把我赶出静水?”

    “但你是无组织的超能力者不是么?”欧若拉说道,“至少我调查的结果说明,你的背后并没有组织,那么你来静水的目的是什么呢?”

    “来上学啊!”陈东摊了摊手,很无奈地说道,“我就是来上学的。”

    “……”欧若拉凝视着陈东,陈东的态度也让她不爽了起来,“我并不相信你的说辞。但如果你是来上学的,那你确定要卷入接下来的混战里么?”

    “混战?接下来会发生混战么,当然,我不想卷进来。”陈东理所当然地说道,“但因为要上学,我也不会离开静水。”

    “你想成为我的敌人么?”欧若拉站了起来,和陈东互相注视,仿佛有火花在他们的视线交界处诞生。

    “你想成为我的敌人吗?”陈东反问,因为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但很快,欧若拉开口了,她很理智,同时也很不爽:“不,我并不想凭空增加我们的敌人,这就是我为什么还在和你沟通的缘故。但恕我直言,我也无法信任你,你在中国的背景,你的空间能力,还有你出现的时机。”

    “是嘛?我更加无法信任你,女武神·光,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静水呢?”陈东指着女武神,问道,“你是来把这里变成战场的么?”

    “不是。”欧若拉回道,“你也不需要知道,只要你现在乖乖给自己放一个假,回到中国,你就会得到我的信任,当然,你最好永远不要回来。”

    “如果我说不呢?”陈东不喜欢欧若拉现在的态度,或许她在涉及到超凡力量的事情上总是这样,但客观地讲,美食派对那天建立的良好印象在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里就毁于一旦了。

    “那很遗憾,我们将无法达成共识。”女武神的眼睛凌厉了起来,“或许你需要一点帮助,由我……亲自将你送上飞机。”

    快,极致的快,远远超越了声音的影像,或许因为要手下留情而慢了些许,但陈东看到的几乎也是两个断裂的重影,同样的画面中,一位欧若拉还站在椅子前,而另一位欧若拉已经突进到了陈东的身前,把看不清的拳影往陈东的脸上招呼了。

    卧槽!

    战斗的突然开启让陈东有些猝不及防,他实在没有想到女武神的性格和决断如此的强硬坚决,一言不和就开打。说实在的,就算是现在经过恶魔果实,超人血清强化的他,也看不清女武神光的动作,他甚至连沟通时间宝石也不敢,因为那扑面而来的凶悍杀气实在凛冽,让人浑身寒毛直竖,仿佛立时便要被斩杀当场。

    最终陈东只来得及进行元素化,先是头,接着是胸,最后是四肢,还留有一点理智的陈东没有将右手也一并元素化,因为那里拿着百里博士托付的四枚芯片,他可不想把这东西电坏了。

    欧若拉的右手与陈东的脑门差之毫厘,因为为了掌控力度而做了减速,所以在那个圆形的脑袋变成闪烁的电光的时候,欧若拉反应了过来,她脚步一顿,身子一扭,刹那之间翻转方向,由极动变为极静。

    她面色从容,身姿就算是在战斗中也依旧优雅,散溢着光之碎片的发丝与裙摆缓缓落下,让她像是刚刚停下的舞者,优美如诗。

    “果然,从各个角度来说你都不普通啊,陈东同学,等等……”

    因为陈东的刻意保护,所以右手上的麦当劳袋子也变得十分明显,欧若拉当然察觉到了这种异样,她用左手食指指向了陈东右手上的袋子,微微仰头,表情终于凝重地质问道。

    “告诉我这是什么,陈东?我早该怀疑,你怎么可能在探视病人的时候还带上麦当劳的外卖?那里面装了什么?是武器吗?告诉我!”

    “滋滋滋滋……噼啪……噼啪……”回应欧若拉的却只是嘈杂的电流击打空气的声音,与一个愤怒的陈东。

    差点被偷袭到的事让陈东怒了,他感觉自己严重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感,仿佛熔岩从心口流淌,冲到了脑袋上,确实,女武神是一个远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决绝和强大的战士,但她万万不该惹到他陈东!

    没有人能够招惹陈东,没有人!

    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怒火,陈东扫了赫伯特教授两眼,病床上的教授一无所觉地昏迷着,陈东回忆起了教授之前对他的态度,那种仁慈,和善,关怀让人温暖,打拳时的活力也令人喜爱,这是个老顽童啊,但为什么总是有这种糟心事发生在他的身上呢,所以……

    “你要打就打,我们出去打!”陈东低声说着,“看在博士的面子上,我会留你一命!”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