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你又这么早起床了?”一头金色卷发的女人在被窝里朦胧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丈夫健壮的身躯在床边坐着,再像窗外望去,天甚至没有亮,只是灰蒙蒙地透着隐约的光。

    这里是俄州州长的家,女人是州长夫人,爱丽丝?斯坦森,而她的丈夫自然是俄州的州长,保罗?斯坦森。

    作为俄州的现任州长,保罗很年轻,今年也才四十一岁,事业正在上升期,他和曾是名模的妻子非常恩爱,一直是个模范丈夫,热爱家庭。

    但最近这一个月来,爱丽丝却发现自己的丈夫行为有点异常。

    “你需要去看医生么?”爱丽丝还没有睡醒,但她看着那逆光的坚实背影,却直觉有些陌生,“你怎么了,保罗?”

    “我没事。”回应她的是丈夫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和冷静。

    “你又头疼了吗,保罗?”爱丽丝坐了起来,关切地抚摸着丈夫的背,她记得半个月前丈夫还头疼了那么两三天。

    “没有,别担心,爱丽,我现在很好,前所未有的好。”保罗转过头来,亲了爱丽丝一下。当两人分开,爱丽丝看着自己丈夫脸上熟悉的温柔笑容,心中有点不安,但那直觉很快又消散在了丈夫的话语中。

    “我先去准备早餐,你再睡会儿吧,爱丽。”

    “你真的没关系么?”

    “没事,我只是最近一直在想关于教育和电视系统的关系,所以有点思虑过重了。”

    “保罗,你别操心那些事儿了,那些政策应该是国会研究的。”

    “是的,但我总觉得现在的孩子的时间都被电视,手机,游戏机这些东西夺走了,很多人从小就想当明星或者什么游戏主播,越来越少人还抱有对科学的钻研之心了,这对我们美国的未来是发展不利的。”

    “适度的娱乐总是有益的,保罗,别想的这么极端。”

    “这不极端,只是在现有的环境下,嗯,算了,你再睡会儿吧,爱丽,我爱你。”

    “我也爱你,保罗。”

    ……

    这个周三,俄州议会很诡异地全票通过了一个调整财政支出的预案,这个预案中大幅削减了原来在娱乐业和影视行业的投资支出,并增大了对教育行业的投资和一些福利设施的建设,同时,俄州的各大银行也开始对大部分的娱乐公司进行了借贷融资的限制。

    到了周四,仿佛整个美国形成了一个共识,更多的州政府开始对娱乐业下手,开始对教育行业增大投资,而美国国会众议院也开始陆续有议员提出要重新对教育业和娱乐业进行思考,似乎一阵新的政治风潮正在悄无声息地积蓄力量,就算是很关注政治的民众,也无法整体地把握这种两党的政客同时产生共识的巧合。

    如果不是有爱酱为陈东整理了一下国际形势,陈东也无法意识到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这事情诡异是有那么一点,但更像是正常的政治操作。

    “爱酱,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他们因为害怕灵气再次复苏,所以想要加强国家的科技硬实力,为到时候应对鬼怪和灵气的世界做好准备?”

    “唔,有这种可能!”爱酱的形象已经变成了盘着头发的御姐,还穿着黑色的小西装,但她拿手指点嘴唇思考的样子还是一样的纯真——说白了就是有点傻。

    “但是按理说美国各个州和市县的政府应该是不知道灵气复苏的这个消息的啊?就算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党蔻进行了暗示,但他们难道比爱酱我还聪明的嘛?可以一下领会到这种暗示内里的含义?”

    “谁知道呢?”陈东耸了耸肩,说道:“我还是更关心梦境研究会那边的事情,他们的祭祀现在被解决了吗?”

    陈东觉得这些邪教组织真的很不安生,似乎从灵气复苏那天开始就各种搞事情,当然,也可能他们平日里就这么跳,只是陈东没有爱酱的时候并不清楚,但总之陈东这四天倒是挺忙的,帮助影子联合国,天极会,特殊事件对策部,擦了几次屁股,算是好事做到有点腻了。

    “似乎还没被发现,毕竟是在内华达州的一个偏远乡村的一栋大宅子里进行,而且四个小时前才发生的事情,美国特殊事件对策部的反应没有那么快。”爱酱在陈东的电脑上调出了一些有缺漏的3d的影像,那都是滞空回线监控到的内容。

    “啧,幸好他们这次的祭祀失败了,要不又是个大麻烦,现在只跑出来了一只小怪物,还算可以接受,对了,爱酱,你知道他们这是什么祭祀么?”

    “大概是唤神的祭祀,这次祭祀非常隆重,梦境研究会的高层几乎都来了,他们应该是想复制七十五年前的仪式,从幻梦界召唤来梦神,然后再进行一次弑神活动。”爱酱一边介绍着,一边又调出了一本有破损和泛黄的手抄本,本子上写着德语,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的话名字叫做《赞颂鹿神之美梦》,“证据是这本书,他们早就得到了这本记载了唤神仪式的书,但近日才下定决心开始仪式,据我判断,他们应该是对仪式的祭祀材料没有自信吧。毕竟他们在与猎人会争抢梦神头骨的时候失败了,只能使用梦妖的脑袋,这就比较看运气了。”

    因为猎人会和梦境研究会前段时间的战斗,陈东也看过梦境研究会的相关情报,这个协会的会员是很少的,甚至不到一百人,而且大部分人都是能够自己进入幻梦境的造梦者,几乎没有外部人员。因为他们的宗旨是通过深入研究利用幻梦境,从而获得长生,所以很多的会员基本上都转变成了幻梦境的生物,或者一部分转变成了幻梦境生物,这让它们能够召唤幻梦境的降临,并利用幻梦境的力量,比如说那天见到的兔子先生,因为能够利用幻梦境的规则转移伤害,所以很嚣张,死的也很惨。

    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梦境研究会是无害的,因为他们并不需要杀人就能够进行所有的研究,但这些与幻梦境生物融合的疯子是有那么一点疯狂,至少他们完全不在意别人的性命,非常地杀伐果断,而且极难相处,可以算是混乱恶的阵营。

    不过…

    陈东觉得有些疑惑,从梦境研究会过往的行为来看,他们原先的计划应该是先拿到梦神的头骨再举行仪式,那为什么现在却又要这么着急地完成仪式呢?而且还是在猫头鹰刚刚重伤不久后?是因为灵气复苏吓到他们了吗?但灵气应该跟幻梦界没有关系,他们在急什么?

    这个困惑还需要更多的情报,陈东总觉得这背后隐藏着某些巨大的图谋。

    陈东正想着呢,躺在床上的玩着手机的塞西尔却突然叫了他一声:

    “东!”

    “诶,你吓了我一跳,塞西尔。”

    “玩不玩堡垒之夜,咱们联机!”

    “好,来吧!”陈东应道。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