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点起的火焰为黑暗带来了一丝光明,陈东粗略地扫了一眼动作,神态各异其他同学,他们有的崩溃地尖叫,有的哀伤地恸哭,有的跪在地上,有的无力地站着,共同织造了悲伤和痛苦的密网,让陈东的心灵无法脱离。

    “唉!”叹息了一声,陈东走进了活动室,他的活儿还没干完,还得将这一个个尸体救起来,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才算解决了问题。

    他并不知道今晚有不少同学在七楼的活动室搞派对,他进了活动室,才发现今晚人真的多,因为一地都是残肢和碎尸,血肉横飞,算上外面的两具尸体,在他听到尖叫,挂断电话跑出来的时间里,那只鬼就已经杀了十一个人,效率非常高。

    看着狼藉的活动室,看着那些临死前惊恐绝望,充满痛苦的表情,陈东有些反胃,他感觉自己的心里发堵,很难受,但不是悲伤,也不是愧疚,那是一种复杂的情感,让陈东沉默不语。

    真的要继续吗?让灵气继续充盈地球?死去的意识将不需要靠运气前往灵界,就有很大的概率变成鬼,到时候的地球估计会群魔乱舞,会死很多人。

    一边思考着,陈东一边熄灭了掌心的火焰,带上了无限手套。

    绿色的光芒从活动室中溢出,仿佛录像倒放,鲜血回流,断肢重连,死人复生。那十一个人,又随着倒流的时光,重新回到了生前的一刻,并静置在哪里,仿佛一个个蜡像。他们或是毫无所觉端着饮料聊着天,或是发现了不对转头奔跑,或是张大着嘴尖叫。

    陈东做了一个短暂的观察,又拉了两三个人询问,发现那个叫做萨多的鬼是从下面楼层,也就是地板上突然浮上来的,这个鬼还有人认识,据说还是两年前跳楼自杀的一个学长。

    两相结合,陈东推测这位叫做萨多的男鬼是在死后误入了一个宿舍楼附近的空间罅隙,然后在灵界幸运地结合了灵气,变成了鬼,又因为灵气结合的过程中出现了心智失常,让他误以为自己到了天堂,他还变成了什么六翼天使,所以灵体的状态极为畸形,整个鬼也十分古怪。至于他为什么要杀人,这个就不用管了,大部分这种鬼的思维都是没有逻辑的。

    这样想的话,这位萨多估计只是个普通人,另外宿舍楼附近应该有未被发现的时空罅隙,陈东再次使用空间宝石的力量扩大感知,果然在宿舍楼地下五十米处—一个非常刁钻的地方,发现了大概有指甲盖那么大的时空罅隙。

    看到这一个罅隙之后,陈东不自觉地松了口气,因为他知道,今天发生的恶鬼屠杀与他的行为无关,而更多地只是一个巧合,反过来说,如果他今天不在,那真正的结局估计会非常惨。

    因为何梓瑁和猎人会的支援没有这么快,她虽然在断电之后,就一层层地十分警惕地搜了上来,但那个时候陈东基本上已经搞定了,于是正好撞上来的何梓瑁被陈东用心灵宝石来了一发“范围遗忘咒”,正好晕在了楼梯口,然后才被一个个搬人的陈东发现,单独用心灵宝石修改了一下记忆。

    起码要让何梓瑁和猎人会意识到宿舍楼下面有个时空罅隙,并及时注意到这一块的情况。

    终于把一切麻烦事情都解决了,陈东重新回到了宿舍,他身体到不累,但有点心累,这让他倒到床上,重新思考起之前的决定。

    在nzt-48的作用下,他的思绪开始暴走,他想到了在“穿越地底世界”上看到的信息,想到了刚刚遇到的鬼怪,想到了世界各地的超凡组织。

    偶尔遇到的一个从灵界脱逃的恶鬼,就可能导致几十上百个人的死亡,而这个世界上,这些诡异的东西层出不穷,更不要说,还有很多的野心家和狂信徒,丝毫不把人命当一回事,整天想着借用异界的力量,或是召唤恐怖的外神。

    可以说,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会不会临时暴毙纯看运气,而各个正派组织看起来游刃有余,将整个世界保护的很好,但其实也都只能事后擦屁股,有的甚至还擦不了,只能做一些封锁性的措施。

    但就算是这样,各国的政府,所有的正派组织,也一直维持着共识,将神秘的世界从普通人的眼中隐去。

    为什么会这样呢?陈东推测,这是因为凡是神秘的力量,必然有其来历,且必然涉及危险,而往往这些危险远超人类的认知极限,人类的心智和进化来的身躯,根本就无法应对那种窒息的绝望。

    那种现有的智慧,现有的科学都无法应对的真实世界,只有具备坚强意志的人,或是天生具有才能的人,才能接触,应对和利用,而普通人,往往在最初的接触中,就已经走向了失常末路。

    “说白了,人类的心智还是太过于脆弱了!”陈东望着头顶上熟悉的天花板,呢喃着,“而心智的脆弱源于力量的弱小,如果人人都像我一样,能使用无限手套,或者是恶魔果实,那没有人会怕什么鬼怪,没有人会怕幻梦境生物,没有人会怕什么外神……”

    “而我具有这样的力量,理应成为众生的救世主,就比如说琦玉那家伙如果不做个英雄,估计要被所有人喷死吧!就算是现在,我猜一定会有人说,‘你明明一拳能解决所有敌人,为什么每次都出场的那么晚?’之类的话吧!”

    “做个英雄看起来也不错,可以得到大家的崇拜,而且也可以有很多的粉丝,如果每次都像现在一样消除别人的记忆的话,是会感觉到孤独呢!帮助别人会感觉快乐,做个英雄,为保护人类而奋斗的话,似乎会有不少志同道合的伙伴!”

    “但我感觉做个英雄什么的太麻烦了吧!我也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啊,如果真的要为七十亿人操心的话,那我估计会瞬间暴毙吧!嗯,而且这世界上不只是怪物杀人,人也在杀人,有战争,有剥削,有贫穷,有愚昧,我能解决这些问题吗?我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就算我将这些问题一一都解决了,人类还会成为人类吗?”

    “但如果见死不救的话……心里会很难受!未来……我该做什么?我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会如何利用这份超能力?它将会把我带向何方?”

    陈东的双眼不再清澈,因为思考是可怕的,人类越是去思考人生,就越会感觉到人类的极限。

    从得到超能力开始的第十六天,陈东第一次陷入了迷茫,这份迷茫源自于之前的随心所欲,也源自于最近的所见所闻。

    原来,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定,而心智的强大与否,也与力量无关。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