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通过脑补,大概搞清楚了现在在发生什么,这个兔头人还有他那些刚出场就被干掉的小弟是一个来自内华达州的势力——梦境研究会,由于猎人会有梦神的头骨,所以这伙人想要趁着今天来抢劫,把那什么梦神的头骨给抢走。

    但知道了这些反而让陈东疑惑变多了,这些完全不符合自然设计的怪物难道也是超能力者?梦神是什么鬼?这世界上还真有梦神么?还有这伙梦境研究会的人到底有什么诡异的能力?这些猎人会又有什么超能力,是使用影子的能力吗?影子也可以使用吗?

    陈东看着那变得十分诡异,还在不断蔓延的房间,激活了空间宝石,获得了空间宝石自带的超凡感知,陈东开始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注意到,在兔头人的身周,空间的坐标发生了变化,并不是偏移或者折叠,而更像是多了一级坐标的同时少了某个坐标。

    陈东很难解释这种感觉,如果用语言描述的话,大概就是另一个维度的三维空间正在替换本维度的三维空间这种感觉。

    “哈哈!”听了兔头人的要求,凯文只是冷笑了两声,他的眼睛瞪着那个兔头人,充满了杀气,“诛杀邪魔!”

    短促的高喝之后,本来将木偶戳在地上的影刀剧烈地颤动了起来,分化成了无数利齿,将木偶的身躯撕扯成了碎片,接着回到了凯文的手上,重新组成了可以自由变换形态的匕首。

    这一句口号仿佛激活了某个开关,在凯文身侧的安迪也浑身热血沸腾,粗狂地怒吼:“诛杀邪魔!!!”阴影一样的物质将安迪庞大的身躯包裹,他再次化为了狰狞的影豹。

    “呲!”兔头人冷笑了一声,一对兔眼猩红了起来,它看着两个冲来的猎人,一点也不慌张地从高脚帽中掏出了一根手杖。

    “砰砰砰砰砰!”当两个猎人和兔头人接触之后,那里的动作顿时模糊了起来,陈东勉强靠着更加高维的感知观察着他们的战斗,这才算跟上了两边的速度。

    只间凯文的影刀从各个刁钻地角度发起了攻击,再配上影刀的变形能力,正常人根本无法预判下一个攻击会从哪里出现,但兔头人也半点不防御,它只是任由那些攻击砍到身上,然后化作周边墙壁上的伤痕。

    兔头人的速度也不慢,他怪笑着,挥舞着手杖,凶猛地往凯文的喉咙,脑袋,关节处锤击,虽然这些攻击都被安迪健壮的身躯和灵敏的反应挡住了,但不知道兔头人的手杖有什么样的秘密,甚至能够打散包裹着安迪的阴影物质,将安迪强壮的身体锤的血肉模糊。

    看起来场上像是安迪和凯文正疯狂进攻,压着兔头人打,但实际上,兔头人半点伤都没受,而凯文和安迪却不得不承受手杖攻击的伤害,而这手杖显然也不像想象的那样普通。

    “呲呲呲呲呲呲呲,没用!没用没用没用!你们的攻击毫无意义!”兔头人嚣张地怪笑着,就站在原地,高举着手杖,任由两人攻击,“呲呲呲呲呲呲!”

    陈东满头黑线,虽然这个兔头人看起来确实很强,但在空间宝石的帮助下,陈东也大致明白了它那诡异的免伤是怎么做到,大概就是这位兔头人召唤一个异位面的空间,然后让这个异位面的规则替代现实世界的规则,从而允许他能够自由地将受到的伤害转移到空间之上,当然具体原理陈东是无法解析的。

    “那么……”陈东的嘴角露出了阴险地笑容,他一贯看这些嚣张的人很不爽,所以他打算偷偷摸摸地直接将那片空间的坐标修改回正常的样子,给这位兔头人一个实实在在的惊喜。

    硬接一刀拦腰斩应该会让这个怪物有所收敛吧!

    但还没等陈东付诸行动,那片空间已经出现了变化,仿佛将最浓稠的黑色颜料染上了白色布匹,材质介乎于雾气,液体和固体之间的黑暗直接吞噬了整个过道,不止将兔头人带来的维度空间摧毁,而且也吞噬掉了所有的光。

    陈东什么都无法看到,但下一瞬间,他感知到了某种状似镰刀的能量横扫而过,将那个兔头人的脑袋看了下来。

    果然,黑暗退去,仿佛陷入下水道的水流一般,收缩进了一个女人的脚下,光明再现

    再次展露在陈东和何梓瑁眼前的,除了凯文和安迪,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又或者是女孩?那是个比凯文都要矮小的身影,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但腿却很长,胸脯也非常突出,她穿着黑色的皮靴,深蓝色的牛仔短裤和白色的印有彩虹小马的短袖,一头棕双色的卷发在脑后披散,精致的小脸仿佛洋娃娃一般可爱。她有一双碧绿色的瞳孔,左眼下面还有一颗泪痣,虽然看起来非常魅惑和魅力,但她却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眼皮耷拉着,让本来很大的眼睛看起来就跟一条缝一般,没有弧度的嘴巴微微张着,仿佛忘了闭上。如果是在初中或者小学见到这样可爱的女孩,或许会觉得她是个人畜无害的普通萝莉,但如果是在现在,那女孩手中拽着的兔耳朵,和她提着的那还在滴血的兔头,应该可以打消所有人的轻视,让人搞清楚她的凶残。

    陈东见过这个女孩,在二楼的那间房中,他忍不住抬头瞄了一眼,不明白这女孩到底是怎么下来的,而且躲过了他的感知。

    不过那个暂时不是重点,这个脑袋都被砍下来的兔头人,似乎还没有死。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兔头的表情整个都扭曲了,那是混杂着恐惧和惊诧的表情,“你,你不是在北约吗?”

    “开会。”慵懒的声音,简短的回答,女孩似乎没怎么理会兔头人的感受,她微微抬了抬右边的眼睑,瞄了安迪一眼。

    “混账东西,你从哪里知道我们有梦神的头骨的?”安迪会意,对兔头恶狠狠地发起了审问。

    “呼,呼,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啊!”刚想当个烈士,但下一瞬间,兔头就被女孩狠狠地锤了一下,疼得痛呼了起来。

    “嘶,嘶,败在夜王的手中,是我的荣幸,但我也不会出卖我的组织!”兔头坚定地说道,他的头颅和面孔上开始蔓延起裂纹,巨大的能量在裂纹中酝酿,“猫头鹰先生会为我报仇的!去死吧,猎人们!”

    兔头使用了自爆,自爆被突兀的阴影困住,一点效果都没有。

    “无聊。”女孩嘟了嘟嘴,挥了挥手,让吞噬了爆炸的黑暗重新回归了影中。

    就这样,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兔头人,连朵花儿都没开出来,就简简单单地死去了,而处理完这些问题的猎人会三人也注意到了围观的陈东和何梓瑁两人。

    两道严厉一道懒散的目光扫了过来。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