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东发现异常的时候,凯文也看到了他们两个,脸上顿时愣住了。

    “你们怎么又下来了?”他哭笑不得,“快上楼去啊!”

    “唉,现在上去估计也来不及了,算了,让他们先在楼梯口睡一……”安迪接口道,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些造成异常的东西似乎察觉了两人的分心,在这个瞬间发动了攻击。

    只见,整个大门瞬间像是锈蚀了一般,融化出了一道小孩子大小的空洞,下一刻,伴随着凄厉的鬼叫,一道低矮的怪影在空中划过了红黑相间的残影,以陈东的动态视力难以看清的速度冲到了凯文的面前,发起了攻击。

    那是什么?他在用什么攻击?

    未知与难以应对的速度让陈东震惊,但真正让他感到恐惧的却是恐惧本身,他的身体向他传递着非常不妙的信号,随着那道怪影的出现,一种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发冷的低气压席卷了整个大厅。

    但还没等到恐惧加深,或是思维更加深入,凯文就已经动了。

    他的身体带出了残影,同样是难以看清的动作,但至少能够看到结局——陈东总算看清了那道红黑相间的怪影是什么。

    那是一个破旧的木偶,有一双猩红的双眸和一头乱糟糟的褐色卷发,他惨白的面容上画着诡异的红妆,仿佛坏掉了一般的嘴巴不停地上下颤动着,发出了怪异的声音,更渗人的是他那一身被鲜血染红的黑色西装,仿佛粘稠腐烂的塑料一般充满了褶皱和黏液。

    而现在,这个怪异的木偶被一柄黑色的仿佛阴影组成的长刀当胸洞穿,插在了地上,惨痛的怪叫着,浑身抽搐,关节乱窜,但显然能力被限制了,那扭曲的挣扎就连陈东也看得清了。

    几乎不分先后,安迪也动了,某种阴影之类的物质仿佛包裹了安迪的身躯,让他的身形急速地变换,但同时也因为他在高速移动,所以陈东无法看清他具体变化成了什么,但能看到他扑向了大门的反方向,也就是餐厅后的窗户那边。

    那边有什么?

    目光紧紧地追了过去,陈东的心中既好奇又紧张,便勉强看到了那边确实出现了一个鬼魅一般的幻影。

    什么时候?!

    陈东心脏一紧,感觉这些不知道是嘛玩意的怪物不但速度快,而且还神出鬼没,就凭他现在的身体素质都无法看清他们的战斗……这世界到底隐藏了什么?不行,回去以后一定要再强化一番自身的能力,要不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就中招了,或许连无限手套都拿不出来。

    在陈东暗下决心的时候,安迪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只见一只长得像蛾子,但却又高大如人,拥有强壮四肢的怪物正被一只完全漆黑如影子般的豹子撕扯的七零八落,不只是翅膀被扯烂,整个身子都被大卸八块,一对猩红的巨眼黯淡无光。

    这一只怪物陈东倒是有印象,似乎是美国传说中非常有名的天蛾人(than),这是一种不明生物,可以隐形,此时只有同伴相互可见,大多数看到天蛾人的人都将其描述成有翅膀的人形生物,有翼,有一对可怕的折射红色光芒的眼睛。它好像没有头,眼睛长在胸这里。

    虽然两只怪物都在瞬间扑街,但袭击显然还未结束,紧接着出现的怪物是从电视机中钻出来的稻草人,这个稻草人身形十分之矮胖,他浑身都是枯黄腐烂的稻草,带着的帽子和穿着的衬衫都沾满了血迹,如果仔细观看,还能在那稻草的缝隙间看到猩红的肌肉。

    这个稻草人的动作很慢,它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时候,在地上淌了一地的血,那诡异的形状和恐怖的样子都令人寒毛直竖,就连凯文和安迪的表情都严肃了不少。

    稻草人慢慢地抬起了双手,在这个过程中,隐藏在到草里的血肉也开始了疯狂的生长,但还没等这慢动作结束,一只阴影组成的巨爪已经猛地从地底上升起,一把抓住了这个稻草人,并瞬间攥紧,形成了一个漆黑的棺材。

    令人反胃的挤压声从不断收缩的棺材中响起,而使出这一招的凯文也面容苍白了不少,显然消耗也很大。

    安迪变回了人形,护在了凯文的身边,警惕地盯着灯光闪烁的电玩室,沉声道:“血肉稻草人,你们是梦境研究会的人?”

    “啪,啪,啪!”伴随着不紧不慢地鼓掌声,一道瘦长的人影出现在了电玩室的门口,惨白的灯光正好在背后照出了那个人影的轮廓。

    那是一个带着兔头面具,带着高帽,穿着整齐西装的人,很像是美国生日派对上来暖场的玩偶小丑。但要说是人却也不能肯定,因为那个兔头更像是真实的存在东西,会作出令人察觉到的表情。

    当这个兔头人出现之后,凯文和安迪的面容顿时凝重了起来,就算是陈东,也顿时意识到这兔头人不同于前三个怪物,或许非常难以对付,因为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周遭的环境发生了缓慢的变化。

    从那个电玩室,从那个走廊开始,光线变得暗淡,白色的墙壁上也贴上了暗绿色的墙纸,血痕做成的花纹在墙壁上蔓延,而眼球,鼻子,耳朵之类的怪异玩意儿也开始从墙壁上生长,本来十分正常的地板和天花板,也慢慢变成了蠕动的肌肉。

    “开门的序幕,这场猎杀,有让你们尽兴吗?”兔头人发出了声音,他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但节奏却十分扭曲,让人听着非常难受。

    “你们不是在内华达州么,为什么来这里?”凯文没有回答,反问道。

    “为了做个交易。”兔头人站在原地,回答道。

    “我们不和怪物做交易。”安迪冷哼道。

    “别急,我很有礼貌,看看我为你们送来的礼物?”兔头人摘下了头顶的圆帽,往地上倒了倒,下一瞬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睁着大眼落在了地上,而兔头人身后的电玩室中,一个无头的尸体疯狂地喷血。

    “啊!”陈东身边的何梓瑁发出了短促地尖叫,但又似乎害怕地被吓了回去。

    但在场的三位男士却没有任何反应。

    “你在威胁我们?”凯文质问道。

    “不,年轻的猎魔人,我只是想做个交易。”兔头人又将圆帽盖在了地上的人头之上,当圆帽再次抬起的时候,那个无头的尸体又拥有了头颅。

    只有那糊在天花板和墙壁上的血,才能证明刚刚的一切不是幻觉。

    “交出梦神的头骨,来买猎人会所有人的命。”兔头人的声音低沉而冷静,但却无比残酷。

    (感谢解除安全模式,sak和纯洁男同学的打赏~)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