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这栋别墅位于郊区,或许不太准确,毕竟如果按城市的定义来说,整个静水市都算是郊区,因为这儿到处都是低矮的平房,相互之间也隔得非常之远。

    但这栋别墅却已经可以算是偏僻了,因为除了空旷的草地和草地外的森林之外,视野的范围内只能看到这栋房子,和外面根本没修过的土路。

    怪不得凯文的车上上那么多泥,如果经常来这儿,不沾泥才怪呢!

    陈东和何梓瑁跟着凯文进了别墅,最先带来冲击的当然是喧嚣的人声和动感的摇滚,紧接着,整个房间的景象才算映入眼帘。

    一进门就是一个宽阔的客厅,门口的左侧放着一张l字形的长沙发,沙发正对一张方桌和墙上的电视,门口的右侧则是上到二楼的楼梯,再往里走,左手边是宽敞的厨房,而右手边则是一张长桌。客厅中部有走廊,可以去到两边的房间,一间房里一群人在玩电子游戏,而另一间房里的人真在玩桌游。

    别墅里很多人,粗看上去,光是第一层就有二十多个人,客厅里的人们要不是端着酒互相聊天,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很是热闹欢乐。

    凯文带着两人还没走两步,一个壮汉便瞧见了他们,也不继续和人聊天了,迎面就走了上来。

    “怎么样,凯文!”壮汉大概一米九的个头,浑身都是肌肉,他笑得露出了牙齿,一副爽朗憨厚的模样。

    “不错,你呢?”

    “挺好的,今天的聚会来的人很多,你也带了两个?”

    “是的!”凯文点了点头,帮着介绍道,“这位是陈东。”

    “你好,我是安迪,安迪·泰勒。”壮汉非常友善地伸出了手,陈东连忙握了过去。

    “我是陈东,是留学生。”

    “欢迎欢迎!”安迪笑道,握手的时候两人都没怎么用力。

    “这位是何梓瑁。”凯文再次介绍道。

    何梓瑁也和安迪握了握手,做了自我介绍。

    “再次对你们表示欢迎,在我们的聚会上没有任何限制,你们想做什么都行,但当然,违法的事情肯定是不行的~”安迪再次表示了欢迎,“哦对了,还有故意毁坏房间里的东西也不行,大概的规则就是这样,你们可以去玩了~走吧,凯文,一起去喝一杯?”

    “走啊,东,梓瑁,我先和我兄弟上去喝一杯,你们随便逛逛,想玩啥,就玩啥吧~”凯文扭头对陈东和何梓瑁笑着说。

    “好的!”点了点头,两人目送着凯文和安迪去厨房拿了酒,一起上了楼。

    接着是尴尬且短暂的对视和沉默。

    “现在干嘛?”陈东不愧为祖传自闭,他以前从没参加过这种房子里的派对,现在看着一堆不认识的、三两成群的人,本能就在拒绝。

    快去认识陌生人?不!快去加入别人的小圈子?不!现在干嘛?不知道!与其去认识陌生人,陈东更希望有个人能跳出来让他打一下脸,以缓解一下处于不适应环境的尴尬之情。

    这时候,好歹算是认识的何梓瑁倒成了陈东唯一熟悉的稻草,先靠一靠再说。

    何梓瑁看着陈东那有点手足无措但还要硬撑的样子,觉得之前感受到的那种不可一世悄然无踪——也是,就算是强大的超能力者,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也是很正常的。有这弱点,到让人感觉这个男生有点可爱。

    她朝陈东勾了勾手:“耳朵凑过来。”

    “干嘛?”陈东将脑袋侧了过去,感受到了热气从女孩的嘴唇之间吹来。

    有点痒。

    “刚刚凯文在心底这么说,‘希望他们两个别沾上颜色,顺利过关吧!’”

    “嗯?”陈东瞳孔一缩,意识集中了起来,他想到了之前凯文给他们的提示,想到了猎人会要怎么样挑选有素质的人这个问题。

    他顿时缓缓地扭头,一点点地扫描着整个大厅。果然,大部分的人,在他们衣服的不同位置,都多了乒乓球大小的红色色块,那颜色不浓,但与大部分人的衣服风格和颜色都不搭,一看就是染上去的。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的派对之中,猎人会要怎么挑选具有素质的人呢?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你发现了吗?”陈东低声问道。

    “不用那么鬼鬼祟祟地说话,搞得跟特务接头一样,走吧,咱们可以随便逛逛。”何梓瑁恢复了正常,“虽然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将颜色染上的,但只要小心就可以了。”

    “我奇怪的是,他们难道不怕别人很难洗衣服么?”陈东的关注点歪了起来。

    “这不是重点吧,除了小心颜色以外,就当成普通的派对来参加吧,走,咱们去拿点吃的!”何梓瑁指了指厨房,那里放了一叠叠的烤牛排,火腿肠,沙拉,零食,面包和蛋糕。

    “好!”虽然好像上次体育馆的派对上,陈东也是先去拿东西吃的,怎么感觉不像是参加派对,更像是单纯来混饭吃的了。

    两人慢悠悠地往厨房走去,陈东则一边左顾右盼,一边观察着细节,他注意到右手边的墙上的装饰画,有两张。

    一张画了一个大半个身子都屹立在黑影之中的男人,从差别很小的明暗轮廓可以看出,他身上穿着厚实的布甲,身子左侧则挂着半块飘起来的红色短斗篷,这大概是这幅画上唯一鲜艳的颜色了。整体上看,画中的男人有点像是西幻游戏中的刺客,男人的双手都藏在阴影里,脸上只能看到抿紧的嘴。

    “画的还挺帅的。”这么想着,陈东顺序看到了画面最下方,用银色颜料写着的法语。

    得益于nzt-48之前帮他学了不少语言,这句话他勉强看得懂。

    “谨慎,耐心,残忍,三者合一既是救世良药。”

    “什么意思?”陈东再向另一张画望去。

    那画的是一个阴暗但枝叶繁密的丛林,画的外围枝叶还很清晰,但越往中心去,黑暗就越浓,到了最中心的位置,那里只有一双腥红色的点,看起来十分渗人。画面下方写着另一行法语。

    “与自然为友,与自然为敌。”

    “啧啧,还挺中二的啊!”

    就在感叹的瞬间,陈东被超级血清大幅强化的听觉,为他在嘈杂的环境背景音中,察觉了一丝异样。

    那是风声。

    (刚刚看到居然有打赏,感谢蓝轩随风而逝和龍ぎゲ的打赏,顺便向大家求一波推荐票~)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