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步星干瘦而诡异的身躯站在椅子上,左手接住了白人大汉手中落下的手枪。

    他转过身来,看向众人,举起了左手,一点点地将精钢制成的手枪捏做了一团。

    令人牙酸的声音混在他的笑声中,将周边的所有人都吓住了,显然,就算是这些身家上亿的有钱人,一辈子也没见过徒手捏手枪的人。

    但就在甄步星享受着力量带来的权力,享受着那些有钱人颤抖的恐惧的时候。

    “砰!”一声枪响打断了甄步星的话,却是在同一排的另一位西装大汉,非常果断地朝着甄步星开了枪。

    这个大汉看起来是墨西哥人,但身份估计和前一位白人一样,是某个富豪的保镖,而且这个富豪的身份还不一般——不然也没法让他的保镖把枪带上飞机。

    墨西哥人的枪法神准,瞄准了甄步星的脑袋,而那枚子弹也确实如所有人想的那样,击中了甄步星的脑袋。

    但让所有短时间里就将甄步星恨到骨子里去的人们失望的是,甄步星的上半块脑袋变成了一股颜色混杂的烟雾,而那枚子弹则从烟雾中横穿了过去,卷起了旋转的气流,击中了后面不远处的机舱。

    这扭曲的一幕让人毛骨悚然,在半个脑袋都变成了流动的烟雾的时候,甄步星还维持着他那自在的恶意的笑。

    他伸展开双臂,挺着胸膛,站成了一个十字。

    他笑了:

    “哈哈哈……”

    墨西哥人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成了鼓点和伴奏,让墨西哥人感受到深沉的无奈与绝望。

    笑声低沉,渐渐高昂,最终狂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风涌动,混乱的气流将他青衣卷动,将他疯狂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机舱。

    一时间,所有人的胆气都被这诡异的笑声压制。

    当然,陈东除外,他更加恼火,觉得这笑声十分烦人。

    笑够了,被打得烟雾卷动的身躯重新凝聚回实体,甄步星惬意地仿佛闲庭散步,他移动到了墨西哥人的身前,在墨西哥人惶恐的鬼叫和对魔鬼的喝骂中,捅穿了这位吓到尿裤子的壮汉的脖子。

    甄步星另外半边的身子也溅上了血,他冰冷发亮的眼睛扫过整个头等舱,幽幽地说:“或许聪明的你们也发现了,这些凡人的兵器对我这样的新神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甄步星找到了想找的人,鬼魅般地移动到了那个老年白人的面前,蹲在椅背上俯瞰着他:”所以,老东西,让你的保镖掺和进这件事,只会让你死的更加痛苦。”

    那个白人老人的表情是怎样的,陈东也看不太清,但他能看到甄步星高举着的手已经叉开了手指,正缓缓地朝着老人的脸上戳去。

    “(︶︿︶) 唉!”

    陈东叹息了一声,不再勉力站立,他跌坐回座椅上,扫了眼身边不停祈祷的白人大汉和已经被吓晕过去的看剧少女。

    “啧,又要编故事了,有点麻烦~”这么嘟囔着,陈东的胸口亮起了幽蓝色的光,那是空间宝石的光,陈东将这第一颗宝石做成了挂坠,用以纪念它带给他的快乐。

    陈东伸出了右手,接住了一个从空中凭空浮现的黄金手套,那是放在由空间宝石开辟的个人空间中的无限手套,上面明晃晃地镶嵌着六颗颜色各异的宝石。

    空间,时间,现实,力量,灵魂,心灵!

    陈东的左手带上了手套。

    平静!

    在那一个刹那,所有人的心灵都感受到了某种回归母胎的平静!

    强大的伟力遵循着陈东的意志,悄无声息地降临了这个世界。

    颠簸着,俯冲着的飞机也遵循着这个意志,停了下来。

    陈东稳稳地站了起来,而下一刻,重力,空间,物质,时间都随着他的想象肆意变化。

    飞机的顶部被橡皮擦除,露出了云和阳光,地面则变成了巨大的拼接的大理石板,而陈东周围的座椅也纷纷移动向了两旁,组成了高矮错落的观众台。

    飞机在这个时候变成了露天的大剧场,甚至有不知道哪里来的音响放起了歌。

    放的是星球大战的主题曲!

    陈东站在剧场的中央,等待着一切变化流畅地完成。

    那个白人老头,李丹一家三口,甄步星,还有两个死掉的西装男则同样被移动到了剧场的中央,仿佛是这出戏剧的配角。

    而主角自然是陈东,他转了转手上的无限手套,用右手小指挖了挖耳朵。

    没有说话,只是随意地召唤出了绿色的圆阵,转了转手腕。

    鲜血便从甄步星的身上,还有周围的地上飘回了那两个死人保镖的身上,随着伤口的好转,呼吸声也再次从两人身上响起。

    两位保镖重新活了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大变样的世界,还有眼前那戴着无限手套的陈东。

    “我难道是在天堂?”白人保镖十分疑惑。

    “我难道穿越到了漫威?”墨西哥人也懵了。

    “行了,下次注意手枪这样危险品不要带上飞机。”陈东不耐烦地说教了一句,挥挥手便让两个保镖出现在了看台之上。

    这下子,所有还没反应过来的观众都反应过来了。

    希望和未来猝不及防地降临,让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狂喜,除了甄步星。

    在满场的喧闹,欢呼,兴奋的尖叫和笑声中,甄步星的脚软了,这让他直接从椅背上摔了下来,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了光滑的大理石板上。

    甄步星怔怔地望着剧场中心的陈东,思绪混乱,一时间竟什么都想不到,只有恐惧充斥心间。

    但陈东却也并没有急着处理这个跌坐在地上的超能力者,他只是拿无限手套扶了扶额头,感受着那冰凉的触感,然后嘟囔着:“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陈东感觉自己忘了些事,他扫了扫剧场中心的几人,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恐惧,看到了狂热的崇敬,但没看到能够让他记起事情的提示。

    “嗯……这件事好像还是挺重要的!”

    陈东转了转头,慢慢地扫向了四周的看台,漫无目的地寻找着想要的提示。

    他什么也没找到,反而随着他的目光扫去,整个剧场都静了下来。

    那一天,人类终于意识到了自身的渺小,意识到了对超凡和未知的敬畏与恐惧。

    然而,就在这时,陈东的面前,那个带了保镖和枪的老白人却站起了身,颤抖地鞠了一躬,低着头,低着腰,敬畏地说道:“尊敬的,尊敬的神,万能的上帝……”

    没等老白人说完,陈东便皱着眉头打断了老白人的话:

    “我不是神!”顿了顿,陈东恍然,又说,“原来如此,我忘了这两个人……”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