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砰——”

    拳头与掌心相碰,发出了第一声脆响,紧接着,传来的爆发力将防守的掌心砸到了脸上,又推着整个脑袋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闷响之中,墙壁开裂,墙粉零落,将那人的一头黑发染得半百,再加上头皮撞破后流出来的血,一时间,色彩纷呈。

    虽然是第一次生死相搏,但或许是在脑海里早有底稿,又或许是某种代代相传的天赋,冢原绘云做的不错,纵使她的偷袭被敌人的拳头招架,这一点实在是出人意料,但她很快反应了过来,左手挥动,朝着那黑衣人的肚子打去。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喂,你没事吧?”

    ……

    黑衣人脑袋撞墙的声音将周围学生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他们也看到了开裂凹陷的墙壁和上面的血,他们摸不着头脑,所以犹疑不定,出声询问。

    但作为星斜会精心培养的死士,11号却知道,有人袭击了他,他听到了拳头挥动的风声,但却看不到任何的敌人。

    而且,刚刚的那股力量,不会错的,敌人同样是超凡者!

    忍受着脑海撞击墙壁所产生的剧烈眩晕,11号调动了身体内的灵气,脑海清醒了一些,身体也变得轻灵,紧接着,他听声辩位,猛地一扭腰,差之毫厘地躲过了冢原绘云紧接着的一拳。

    “敌人是隐形的吗?”

    做出了这样的初步判断,11号没有坐以待毙,他虽然不知道敌人在何方,但却顺着刚刚打来的拳头,预判性地向收拳的方位来了一拳。

    “嗯呃!”

    短暂的抽噎,但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却被11号准确地捕捉了几乎微不可查的声音。

    一个女孩?

    我知道你在哪里了!

    身体像是进攻着的蛇,一个弹跃,便已经离开了原地,11号顺势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对着那个位置来了一记大范围的斜斩!

    风在尖啸,但这一击却也只斩到了风!

    此时,依旧保持着隐身状态的绘云正极为狼狈地趴在地上,刚刚打向胃部的攻击没有成功,那个忍者的速度太快,让她的攻击落了空,反而还在收拳的时候,被人打到了左肩,那力道让从未打过架的绘云疼得不行,重心不稳,还倒退了四五步。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她感觉自己的肩头肌肉都被碾成了肉饼,所有神经都在悲惨地哀嚎,就算她已经拼尽全力去忍耐,但反射神经还是让她不可避免地发出了痛哼,而事实上,她伤得也确实很重,如不是马符咒强大的修复能力,她现在整个左手估计都不能用了。

    紧接着,敌人的弹跃和拔刀斩也让绘云感觉到了更大的危机,在哪千钧一发之际,她也没时间想太多办法,最后干脆整个人往地板上一趴,差之毫厘地躲过了那一刀。

    看着锋利纤薄的短刀反射着的寒光,冢原绘云极为缓慢地吸着气。

    就在那黑衣人拔刀掀开衣服的刹那,绘云已经确认,变形金刚们没有说谎,这个人的大衣里藏着步枪,而且其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也可以看出,他是那个什么星斜会的人。

    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打败他呢?

    11号没有收刀,他也没有理会那些学生们或惊慌或好奇的眼神,这势在必得的一刀没有命中,按理说不太可能,刚刚反击的重拳难道没有让那女人行动不便吗?但她偏偏躲开了,是还有更多的其他能力吗?

    就在11号静静地试图从周围的声音中听到蛛丝马迹的时候,他的左脚脖子处却猛地传来了剧痛。

    什么?

    仿佛被液压机砸中,就算有灵力保护,他的小腿骨也在刹那间断裂。

    纵使那剧痛可以忍耐,他也确实面无表情,但紧接着的力量他却无法抗拒,他像是孩子手里的玩具熊,就这么被甩到了天上。

    但这高度——

    正向着地面猛撞的11号察觉到了不对,虽说是被人甩飞,在天上抡了一大圈,但他飞起来的高度却并不像是正常人的高度,更像是一个人坐在地上……

    是的,那个隐形的女人就坐在地上!

    有了这样的判断,11号顿时握紧了手中的刀,灵气在肌肉骨骼间流转,帮助他在刹那间完成了软体动物才能完成的折叠,还是在根本无法借力的空中。

    肚子贴到了腿上,脑袋移动到了两腿中间,而持着刀的右手,也顺着肩膀贴近了抓住脚脖子的隐形双手。

    那个女人的头,很可能在这里!

    我要一击毙命!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11号挥动了手中的短刀,先是肘再是腕,伴随着旋转,力道尽出!

    刀斩中了肉,鲜血喷涌,喷洒在了地上和墙上!

    “啊啊啊啊啊啊!!!!”

    在围观群众的尖叫里,11号发狠继续用力,最终在自己狠狠地砸在地上之前,削下来了一块带骨头的肉。

    重击让他的五脏六腑非常难受,尤其是保持着这个折叠的体位,灵气在身体里像是救火队员一样努力,但却难以抑制身体内的伤势。

    11号没有放松警惕,虽然他没有听到女人的痛呼,很可能刚刚一刀砍断了脖子,所以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又或是新一轮进攻的前兆,无论如何,他得赶紧起身!

    冢原绘云感觉自己咬碎了一颗牙,但她却忍住了,忍住了左手连大臂被人斩下去的痛楚,忍住了马符咒带来的高速修复的疼痒,她悄无声息地翻身斩了起来,坚强地像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

    “可以了,绘云,你已经拖延够时间了,不用再勉强自己,专诸已经把另外两拨人解决掉了,你接下来躲着就行了,再过二十秒他就能赶到。”

    耳机里响起了卧龙极为细微,又有些心疼的声音,但冢原绘云可不是这么想的,或许这个黑衣人会投鼠忌器,犹疑二十秒,但若是自己这边的压力徒然消失,他或许就不会这么专注地对付一个隐形人了!

    而且啊,这只左手可不是白丢得!

    在11号向下摆腿,整个人借着惯性折叠状态弹起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从脑后传来的劲风?

    没死吗?

    这时候的他还没有完全站好,只能猛地向右一倒,想要躲过这一偷袭,但紧接着,腰间一痛,他感觉粗大的利刺从后腰处插穿了肾脏,大肠,又从肚皮前刺了出去。

    低头一瞧,那粘着皮和血的不规则利刺看起来为什么那么像是断裂的臂骨?

    没错,绘云遵循着本能将她断掉的左臂当成了利器,靠着大力,硬是用骨刺刺穿了11号的身体!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