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生命在这个世界上都问过这样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世界是不是一种如同梦境一般不连续的幻象吗?宇宙对于我们又有何意义?”女人走到了陈东的近前,口吐芬芳,带着浅浅的动人的笑容,仿佛温柔的母亲,在为孩子读着睡前的童话,“人类总是渴望成为自然的主宰,渴望了解宇宙的规律,想从真理,权力和暴力之中获得能够安睡的东西,大家是如此的贪婪,却又不断迷失在追寻的道路之上,越是获得知识,权力和力量,人类就越发恐惧,越发偏离。”

    “所以呢?”陈东微微后退了一步,作为一个自闭少年,他不习惯和一个女人待得这么近,尤其是这种古古怪怪,疯狂传教的邪教徒,他现在没动手还是因为他也挺好奇这些邪教徒的心路历程的,总想听听这个女人能够说出些什么花来。

    “我们从未认真的思考过,我们本身是什么,我们从何而来,人人都虔诚的相信着进化论,就像曾经虔诚地相信着基督耶稣,我们总以为他们能为我们带来幸福,总以为这些漏洞百出的智慧和从未显灵的伪圣能够为我们带来自由和心安,但厄运总会降临,就像每个人都会生,老,病,死。”一字一顿地说着,女人自带一股气定神闲,而周围的那些邪教徒也一个个深以为然的点着头。

    “你有看见这些苦难吗?”女人叹息道,脸上满是悲悯,“我见过那些瘦骨嶙峋的人们,我见过肾衰竭的人,见过罹患癌症的人,见过车祸截肢的人,见过双目失明的人,见过天生畸形的人。同样,我见过遵守交通规则而被车撞死的人,我见过勤恳工作却被机器误杀的人,我见过与人为善却死于抢劫的人,我见过大梦未醒便死于窒息的人,我见过大业未成便已经垂垂老矣的人。”

    “你说的没错,世间确实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悲剧,所以你想说明什么?”听着女人在哪里生动地列举各种各样的惨案,陈东忍不住打断了她,如果不这样的话,这女人可能就在陈东面前列举人的一百种死法,他可没有这时间。

    “你就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吗,爱而不得,痛而后悔,竭尽全力却一无所有,挣扎求存却毁于意外,人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我们并不无辜,因为我们太过关心外界的一切,却很少想到自身。世事无常,我们脆弱而渺小的生命,在蓬勃发展的文明面前不值一提。”

    “所以呢?你说的没错,但关我什么事?”陈东摊了摊手,有些不屑,他还真就一帆风顺,没经历过哪些屁事——当然也可能是他太年轻,且没有把告白失败刻骨铭心。

    “所以,我们需要进化,我们需要追溯我们的源头,寻找我们的造物主,祈求她的庇护,祈求她的赐予,祈求她再次眷顾,让我们可以成为更加强大的生灵,更加完美的生物。”

    “……”陈东有些无语。

    “是的,我们并不是邪教组织,因为我们奉献!”

    “我们奉献!”其他邪教徒紧跟着那个女人高喊着,狂热且认真,形成了盛大的回音。

    “因为我们创造!”

    “我们创造!”

    “因为我们进化!”

    “我们进化!”

    “因为我们重新获得了母神的眷顾,我们挣脱了皮肉的束缚,我们为人类的未来开疆扩土,这就是我们无皮兄弟会,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女人冲着陈东伸出了右手,面带微笑地邀请道,“来吧,加入我们,加入光荣的进化吧!”

    “你是不是叫维克托?”

    “什么维克托?”女人一脸懵逼,显然没有跟上陈东的思路。

    “不,我乱说的,但是,你其实还有一点没有讲清楚。”陈东竖了一根手指,说道,“这也是我唯一的疑问,你们所信仰的母神,纱布尼古拉斯,她真的能够为你们带来进化吗?换句话说,她真的是造物主吗?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一点吗?”

    “证据吗?”女人愣住了,有些呆滞地想了想。

    “是的,证据,凡事都要讲证据,耶稣基督是伪神无误,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所以他是不存在的,而纱布尼古拉斯真的存在吗?就算存在,她为什么能够被称为神呢?”比起将这些邪教徒化作灰烬,陈东突然觉得,从思想上摧毁他们的信仰或许更有趣一点,所以,他质疑着,想要看到他们崩溃的表情。

    但那个女人却只是愣了片刻,便又重新恢复了镇静,慢条斯理地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怀疑,先生,你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我之前也是一位医生,也接受过大学教育,所以我能理解你的疑问,但纱布尼古拉斯是真神,唯一的真神,她仁慈善良,对万物充满爱意,她司掌生育,是万物的母亲,就算你我的体内,也流淌着古神之血。”

    “这不仅是《无皮圣典》上记载的真实历史,更是神所给予的回应,她与我们相见,赐予我们回归母胎一般温暖的怀抱,她耐心的教养,帮助我们摆脱痛苦,从残缺复原。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们的神只不过是宇宙中的一个强大的生物,但是,伟大无私的森之黑山羊,她伟力无边,智慧无垠,她的心灵与我们每个人连接,守护着我们,回应着我们,眷顾着我们,这样的强大存在,除了神以外,还有什么能将她形容呢?在我看来,她与真神无异。”

    “你们见到纱布尼古拉斯了?”陈东很是讶异,忍不住问道,“她长什么样?”

    “我们见到,但早已忘却,凡人不可直视神,你要牢记这一点,这是对我们的保护,除非我们成为更加高级,更加伟大的生物。”女人十分严肃地告诫道,“如果你真的想面见真神,那你要真诚地祈祷,也可以参加我们即将在新月之日举办的祭祀。”

    女人在这里顿了顿,说道,“事实上,我们也不是想要对那位小女孩怎么样,我们只是想要邀请她来参观我们的祭祀,因为她很特殊,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沟通伟大的森之黑山羊。”

    “是吗,需要把她切片吗?”陈东问道,“我听说你们干过血腥邪恶的祭祀,还杀了人……”

    “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妄图窃取神的力量,自然会遭受厄运,他们都是自杀的,我们可从没杀过人。”女人终于表露出了一丝愤怒,恼怒地说道,“那些混蛋已经走上了堕落的道路,他们早已被我们逐出了兄弟会!”

    “那血肉傀儡呢?我从他那里察觉到了你们的贪婪?”

    “血肉傀儡是死人的尸体制作的,我们需要他们的力量来帮我们摆脱麻烦!”

    “行吧~既然这样,你看我怎么样?”说了这么久,陈东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愿意信奉和服侍神吗?你愿意抛却虚幻的外皮,走上进化的道路吗?”听到陈东这话,那个女人脸上也露出了喜色,她觉得自己漫长艰辛的传教工作终于要到了收获的时候了,但当然,宗教嘛,入教前总要有一份拷问。

    “不,我的意思是,你看我像是你们的神吗?”陈东指着自己,满脸恶趣味的笑容。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