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唔!”

    拽着几乎黏在地上的朝玲儿不断地往前走,看着这个丫头明明嘴里已经塞满了巧克力,还要一边死死地拽着手中装满巧克力的袋子,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满是巧克力的店铺,陈东不免有些无语。

    这也太贪心了吧!已经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种等级的贪心了,这基本上算是吃着碗里的拽着锅里的还要看着人家厨房里的那种贪心了。

    “别看了别看了!给你买了这么多还不够吃吗?”强行把这丫头提起来转了个身,陈东推着这一步三扭头的姑娘,往前走着。

    “无(不)偶(够)!”而命名嘴里塞得慢慢的,朝玲儿还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含糊其辞。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这么笨绝对会被人随随便便地拐走的!”陈东敲了敲朝玲儿的脑门,恨铁不成钢。

    “不许敲我!”咽下了嘴巴里的巧克力,朝玲儿不爽地说道。

    “嘿,你人小小只的,脾气还挺……”话还没有说完,陈东便顿住了,他猛地转头,精准地看向了左前方,街道对面的一个屋脚。

    在哪里,一个瘦削的男人靠着墙根坐着,他面色非常的苍白,眼圈跟大熊猫一样涂着黑色的眼影,上嘴唇上穿着五根银环,整个嘴唇也统统涂成了黑色。他穿着黑色的画满堕落图案的短袖和深蓝色的破破烂烂的牛仔裤,身上很脏。

    如果加上他身前的那个纸盒,正常人可能以为他是个非主流哥特朋克流浪汉,但陈东的灵觉精确地锁定了他,在他的身上察觉到了恶意,而且这恶意还不是朝着陈东释放的,反而是朝着朝玲儿涌去的。

    隔着车流的间隙,两人远远的对视。

    陈东胸有成竹,而那个怪模怪样的家伙也半点不虚,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

    “怎么了?”朝玲儿敏锐地察觉了陈东的不对劲,也想朝着那边看过去。

    这时候,一辆货车驶过,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当货车离去的时候,那个瘦削的哥特男孩已经消失不见了。

    “没什么,吃你的巧克力吧,别多管闲事!”推了推女孩的脑袋,把她的脑袋摆正,陈东继续推着她往前走。

    “你有事情瞒着我!”朝玲儿虽然顺着陈东的力道往前走,但嘴上却好奇地问道,“到底怎么了?”

    “我瞒你不是很正常嘛?”一边说着,陈东从头上拔了一根头发,“呼!”

    他轻轻一吹,那根头发便像是有了生命,顺着不存在的风向着街道对面飘了过去。

    “我们今天才见,我干嘛要什么都告诉你?”在陈东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根头发已经追着逃跑的哥特男孩转进了小巷,并且在灵力的构筑之下,化作了另一个陈东,堵在了那个哥特男孩的面前。

    “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就应该坦诚相待不是嘛!”朝玲儿不快地嘟囔着,看起来很委屈。

    “谁跟你是朋友啊!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陈东又敲了敲朝玲儿的脑袋,就跟敲西瓜一样,声音响就是好头,“你不是答应了我要听话的嘛?如果你再闹我一会就把你送回去!”

    “咦?你不打算送我回去吗?”朝玲儿听到这话,之前的不高兴顿时扔到了脑袋后面,兴奋地跳了起来,“你一会要带我去玩吗?咱们去哪里玩啊?啊,太棒了,冒险,我要去冒险!”

    “冒你个大头鬼!”虽然隔了两章,但陈东的心累是一样一样的,一边操控着分身把那个根本无法交流的哥特男孩一拳锤得只剩下脑袋,接着用空间袋里拿出来的灵魂宝石搜了一波魂,陈东终于搞明白了这个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

    无皮兄弟会!

    那个哥特男孩在不久前还是无皮兄弟会的忠实信徒,但因为太过废物没什么用,所以被通过邪教仪式转换成了血肉傀儡,和很多其他的血肉傀儡一样,浑浑噩噩地游荡在旧金山的街头,充当着无皮兄弟会的眼线。

    而他之所以表现出强烈的恶意,是因为朝玲儿的血肉对他们无皮兄弟会来说,是极为罕见的珍馐,无论是看上去,闻上去,都是一等一的好祭品,于是,这惊鸿一瞥便成了一见钟情。

    就像是饿了五天的人在绝望的沙漠中看到了满汉全席,无皮兄弟会的人甚至连理智都难以保持,就这么死死地盯着朝玲儿,散发着强烈的渴望和恶念,这才被陈东轻而易举地发现,还被搜了一波魂,直接连想什么都暴露了。

    暴露了也就算了了,更夸张的是,这些邪教徒还没有放弃,在这血肉傀儡生命最后的念头里,还是要去夺取朝玲儿的血肉,用她来祭祀,从而获取神的青睐。

    当然,具体这些邪教徒到底是怎么判断朝玲儿的血肉具有价值,他们又是以什么样的逻辑思考的呢,陈东是不知道的,他也不是很想知道,他反正知道这些无皮兄弟会的人接下来会对朝玲儿发起袭击,而他只需要守株待兔,等这些人上门送就可以了。

    陈东的逻辑一直很简单,只要把敌人都杀了,就不需要动脑子去想他们有什么鬼计划了!

    “走吧,我们去金门大桥!”推着朝玲儿转弯,陈东心中有了主意。

    “金门大桥吗?好呀,我很喜欢那个大大大大大的桥,站在上面就像是能够飞起来一样,有很大的风!”朝玲儿总是很满意,或许只要能出来玩,无论去哪里她都很满意。

    “对啦,陈东,你说金门大桥为什么要叫金门大桥呢?”一边走着,一边吃着,朝玲儿嘴巴还不闲着,兴致勃勃地冲陈东问道。

    “因为它建在金门海峡上面啊!”陈东随口答道。

    “哼,你的回答跟齐大叔一样,老生多谈,笨得很!”

    “怎么笨了?不对,你凭什么说我笨,你这个小吃货才是最笨的!成语都用错了!”

    “我才没用错!你才笨呢!你有没有想过金门海峡为什么要叫金门海峡?偷偷告诉你哦,是因为这个海底下藏了一座金门。”

    “你就在这胡说八道吧!”

    “你不相信我,我跟你说,那是一座金子做的大门,可大了,方的像是巧克力一样,而且里面还有数不尽的巧克……不对,数不尽的金子!这可是大宝藏!”

    “你继续做梦,我不叫醒你!”

    “哼,做梦就不行了吗?梦里也有真的东西啊!”

    “什么真的东西?”陈东通过腕表查了一下爱酱子系统内置的百度百科,纠正道,“我就告诉你吧,朝玲儿,金门海峡由探险家弗里蒙特(john  freont)于1846年命名;因与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金角相似,所以才叫这个名字的!”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