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它?”齐苍天问道。

    “是的,听说过这个星斜会,这个名字让我有了不少的联想,不过,你继续吧。”陈东并不觉得星斜会的出现是一个巧合,恰恰相反,他们很可能与陈东要找的东西息息相关。

    “好,这个星斜会中既有超凡者,也有普通人,他们想要将他们毒品走私,人口贩卖还有委托暗杀这些生意扩展到美国,而他们的第一站选择了旧金山,可能觉得我们不过是软柿子,比较好捏吧!”齐苍天露出了冷笑,恶狠狠地说道,“这些兔崽子在我们龙神会掌控的地下拍卖场和交易所捣乱了好几次,害我们死了不少兄弟,昨天还发来了战书,说明晚单挑决战,决出旧金山暗世界的话事人,哼,真是恶心人!”

    “所以你会去?”陈东猜测到。

    “没办法,我们龙神会能在旧金山立足,能够维持这里的秩序,凭的就是一个公正,这样才能服众,如果以多欺少,架自然打得赢,但牺牲就多了,旧金山其他的小组织和那些散人也可能人人自危,若是团结起来一起反对我们,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旧金山也就彻底乱了。”齐苍天苦笑着说道,但他很快又自信了起来,说道:“不过说一千道一万,那些小日本要想打赢我,那真是痴心妄想,我绝不会输!”

    “这么有自信?那我明晚一定到场为你捧场!”

    “哈哈,碎月兄,到时就让你看看我的实力!”齐苍天顿了顿,紧接着说道,“除了这两件事外,剩下的都不是什么大事,我再说说旧金山的主要势力吧,在旧金山,最大的超凡组织当然属于我们龙神会,我们大部分是华人,有时候也收一些白人或者黑人,其次就是俄罗斯人的帮派,他们纠集了一批超凡者,搞了一个叫做雪橇工会,主要接暗杀工作和保护委托。最后是魔女之家的成员,这一个组织很神秘,大部分成员是来自欧洲的魔女,不过他们不搞什么事情,所以也就由得他们去了。”

    “魔女?”陈东忍不住重复了一句,硬要说的话,他还从没见过魔女呢,所以有些好奇。

    “嘿,碎月兄,遇到这些魔女你可要警惕,别看她们长得美,但她们都会一些奇奇怪怪的把戏,而且心思深沉,谁也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最好别招惹她们。”齐苍天看到陈东有兴趣,忍不住给了一个善意的忠告,“她们很神秘,而神秘总是意味着某种危险。”

    “我没那么闲,只要她们不挡我的路,我绝不会主动招惹,但如果她们妨碍了我的事,我也不介意统统干掉。”陈东很自信,他没怎么在意齐苍天的忠告,重新将话题转了回来,“好了,说回正事,我需要你们派人盯着9号码头,然后全力搜集关于这个东西的情报,注意,要找信得过的人,如果让星斜会也知道了我在找这个东西,那可能就要血流成河了。”

    “这个东西和星斜会有关?”听了陈东的话,齐苍天不免有些担忧,他隐隐感觉旧金山的暗世界或许要乱了。

    “我只能说,有这种可能,因为我在这里听到这个组织的名字,让我觉得它不是一个巧合。”陈东喝了口茶,淡定地说道。

    “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他有什么样的危险性吗?”

    “很遗憾,为了不节外生枝,我不打算告诉你们它是什么,你们也无需去接触或是靠近它,你们只需要找到它,告诉我它在那里,我会亲自去取。”顿了顿,陈东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它在你们手上,那最好现在把它交给我。”

    “它并不在我们手上,不过我们会全力为你寻找到它。”

    “很好!”陈东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了身,冲齐苍天说道,“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

    “等等,碎月兄,若是到时候我们有了消息,我们该怎么联系你?”齐苍天看到陈东要走,悄不可查地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啊,对了,还有,碎月兄初来乍到,我们也应该尽些地主之谊,要不今晚我做东,摆一桌宴席,给碎月兄接风洗尘?”

    “不用,太繁琐了。联系的话,我每天中午回来找你一次,到时候交流情报就好了。”陈东摆了摆手,谢绝了齐苍天的好意。

    “麻烦碎月兄稍等片刻。”齐苍天从善如流,又招呼陈东再坐了一会,让另一个小二从后院拿了一个皮箱出来。

    “这点小礼物请碎月兄务必收下。”一边将皮箱推给了陈东,齐苍天一边将地上的两张五美金也递给了陈东。

    陈东握住了皮箱的握把,便已经知道里面是二十万美元的现金,而他看着齐苍天递来的两张5美金,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原来是美钞上的印刷时间暴露了他是穿越者的事实,这让他接下了齐苍天的礼物,一翻手便将那二十万美金收进了随身空间。

    “感谢你的好意,既然如此,我也有一份礼物,希望齐兄能够收下。”礼尚往来,陈东送了齐苍天一把赤霄剑,虽然是凡兵,但其历史价值绝对值20万美金了。

    “这,这难道是真的赤霄剑?”齐苍天拔剑一看,剑身上镌刻了两个篆字:赤霄,这让他惊了,“这是国宝啊,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啊,碎月兄……”

    “你就收下吧,当它是仿品就好了!我走了,拜拜!”陈东可懒得跟老大叔在哪里推三阻四,说溜的时候就已经站起来。

    “那我送你!”看到陈东的架势,齐苍天也知道这剑不收不行,他连忙起身,十分恭敬地将陈东送到了饭店门口。

    “行了,就到这里就行了,再会!”

    “再会!碎月兄,我们龙神会,必不负碎月兄所托!”

    摆了摆手,陈东离开了这家叫做蛇演义的饭店,他顺着唐人街悠闲地走着,一边欣赏着1988年的旧金山,一边往偏僻的街巷走去。

    就在他离开了蛇演义之后,他的身后就坠上了一个小尾巴。

    终于,在一个没有人巷子里,陈东徒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隔壁房子的屋顶,开口道:“出来吧,我发现你了,小尾巴!”

    当然,跟踪者一言不发,装作不存在的样子,可惜,在陈东的灵觉里,她非常明显。

    眉头一皱,陈东猛地发力,一把将那个跟踪的家伙从屋顶上拽了下来。

    “啊呀呀呀呀!哎呦!”伴随着刺耳的惊叫,一个隐形的人摔了下来,跌在了地上,现出了真身。

    那是个女孩!

    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

    “魔女?”陈东有些疑惑地询问道。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