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对1988年的美国的唯一印象,是一部叫做《雨人》的奥斯卡电影,除此之外,1988年的旧金山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每一股风潮,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

    随意地顺着街道一直往前走,就算顶着大太阳,陈东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适,倒是周围人群不时投来的目光让陈东有些在意,那是蔑视,好奇还有惊讶杂糅在一起的复杂情感,虽然让人有点不爽,但陈东灵觉一扫,便心中了然。

    在这个年代,旧金山已经有了唐人街,而且有很多的华人,但很少人有陈东这样的精神样貌和自信的风采,因为那些华人大部分都是贫穷的劳工,在异国他乡受尽了歧视和劳苦,哪有可能像陈东这样,光看着身材就觉得强壮有力,全身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更重要的是,这一条街道并不是华人经常活动的街区!

    没有跟那些鼠目寸光的白人计较,陈东顺着这条街道一直走到了金门大桥的面前。

    这座通体朱红,修长优雅的大桥笔直地架在金门海峡之上,两座高三百多米的桥塔分立在大桥两端,钢缆从桥塔的顶部相连,像是两块鲨鱼鳍一样的悬索从钢缆下伸出,稳稳地将长桥吊起,这座世界最为著名的悬索桥全长1900米,重十万吨,建成于197年,是大国工程的象征,也是旧金山最为著名的景点。

    站在大桥边缘,感受着迎面而来、持续不断的大风,闻着风中来自大海的咸腥味,陈东感觉很清爽。

    一边用灵气消除这自己的存在感,接着用灵气构成的幻象遮蔽身形,陈东轻轻抬脚点了一下脚下的地面,整座大桥顿时晃了晃,让上面的车辆和行人发出了鸣笛和惊叫,虽然陈东对力道的控制并不完美,但因为这一脚的出力并不大,所以,大桥也就晃了一会,混乱也很快重归秩序。

    而趁着这些人混乱的功夫,陈东已经来到了三百米高的桥塔之上了,他就站在这里,在朝阳和狂风的欢唱之中,俯瞰着整个旧金山。

    因为旧金山大部分都是低矮的建筑,所以这里并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光是站在这桥塔的顶端,陈东已经可以一览众山小了。

    强硬地记下来了整个旧金山的地图和各式各样的建筑,陈东紧接着就运起了灵气,闭上眼睛,心神沉入无边的寂静之中,灵气与精神融合,周边的一切顿时纤毫毕现地反馈到了脑海之中。

    被灵觉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很快,整个旧金山的立体空间就反应到了陈东的脑海,仿佛他同时去到了整个旧金山的每个角落,这些视觉的,听觉的,嗅觉的,触觉的,物理的,化学的信号反馈组成了极为复杂的信息,让陈东觉得有点脑子发涨。

    与什么也没有的月球不同,就算是陈东,将一个大型人类都市完全纳入掌控,了解每一点细节情报,预测每一个可能的发展走向,依旧有一些吃力。

    但没办法,这个年代没有爱酱和滞空回线,什么都得靠自己。

    保持着这种伪全知的状态,陈东先是对照着那张照片,找到了那张照片的确切发生地点。

    爱酱的推测没错,那张照片的实际拍摄地点就是在渔人码头的9号码头,而那个人跑进的小巷在一家礼品店和海鲜店的中间,从那个方位可以穿到码头的西北方,也就是靠着海的那一面,如果有快艇在哪里的话,或许是一条撤离的好路线。

    现在的9号码头一片祥和,没有任何的追逐战发生,虽然早有预料不可能这么巧,但陈东还是有些失望。

    顺势启动了备用的计划,陈东开始寻找这座城市的地下世界,也就是那些超凡组织的位置,他需要从这些超凡组织中获取到更多的情报,从而找到那块有着血色符文的石板。

    没过一会,陈东便有了收获,他一个瞬移,便来到了旧金山的唐人街。

    抬头看了眼白砖青瓦搭建的高大牌楼,三座飞檐下面是一大两小的三座大门,而正中的大门之上有一个蓝底白字的门牌,上面写着“天下为公”,两边的小门之上分别写着“平和义信”与“爱仁忠孝”,门旁还分别坐了石狮子,可谓是中国味十足。

    漫步走进了唐人街,陈东举目望去,竟是华人面孔,两边的街道上有各种各样的中式餐馆,而白底红字的宣传牌便就这么挂在街头,写得都是汉字,各种各样的方言充斥耳边,无论是广东话,闽南话,客家话,在这里都有各自的一席之地。

    恍惚之间,仿若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中国,而这便是美国旧金山的中国城。

    兴趣盎然地看着这幅生动活泼的街景,陈东三步两步,便穿街过巷,来到了一家叫做蛇演义的餐馆门口,而正是他的目的地,位于旧金山的华人帮派,掌控着超凡力量的地头蛇。

    这餐馆的正门的装修不咋地,朱红的木质大门,白色的门牌,塑胶地毯,还有门口垂挂的两盏破败的红灯笼,都显得很是老旧,但餐馆内倒是人气旺盛,大屋中的二十桌坐满了四分之三,人们美滋滋地吃着菜,互相寒暄着,鉴于这餐馆的地理位置并不好,这样已经算是生意兴隆了。

    陈东才站着看了没一会,一个小二便带着笑容迎了出来,用广州话问道:

    “老板,食饭吗?”

    “额,好啊,麻烦咗!”

    陈东灵觉一扫,察觉到这小二的身形非常壮硕,而且体内有灵气存在,但他并没有打草惊蛇,也用广州话回道。

    跟着小二来到边缘的圆桌坐下,那位精壮得像小牛一样的小二弯着腰,讨好地笑着,冲陈东问道:“老板就一位是吗,要饮乜嘢茶啊?”一边问着,他还递了一个菜单过来。

    “菊花啦,菜的话,要一盘手撕鸡,一盘烧鸭,再加一碗白饭。”看了一眼菜单,陈东要了杯茶,顺便点了菜,既然这里的手撕鸡和烧鸭是招牌菜,那正好先吃个午餐再做正事。

    一边想着,陈东一边控制着肚子里的灵气不再提供营养,一种饥饿感顿时从胃部涌出,让他觉得鼻尖的菜香更加迷人。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