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渴望自由,因为自由铭刻在基因深处。

    像陈东这样的超凡者,不仅仅是能在地球上横行,更可以肆意地遨游宇宙,探索想要探索的任何地方,无论是深海,火山,极地还是太空,大自然已经对他无可奈何,但就算是这样,自由对陈东而言依旧弥足珍贵。

    他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操心,需要帮助别人,需要解决问题,所以他同样不自由,就像今天,他明明打算放松一天,就这么看着直播混过去,但尼尔森博士却打电话过来,代表cbe基金会,想要借一下那枚内含亡者世界的血滴来研究。

    这让陈东不由就想起了自己在那地牢中,对那位基金会收容小队队长做出的承诺,他说过要拯救那些无辜卷入这场收容物异变的人,而至今他也没有完成这个承诺。另一方面,虽然尼尔森博士的语气一直很谦卑,但隐晦表达出的意思显然就是“你如果搞不定这个收容物的话,我们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应该可以。”

    这实在让陈东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于是,被打扰的烦躁,没有及时完成誓言的烦躁,面子被挂的烦躁三者合一,让陈东很难受,幸运的是,随着灵力修为的提升,他的思维和灵力的结合非常紧密,有意识地控制灵力,随着那些灵力变化出抽象的宁静感,接着充满了整个大脑,他的思维也再次回归了平和与宁静,烦躁没有被消除,而是被清醒地抽离了。

    这让他冷静地思考清楚!

    自由确实是宝贵的,但不自由的那一部分却恰恰是陈东与这个世界的羁绊,如果没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件,没有这些形形色色的人,陈东就会彻底超脱世界之外,在孤独的宇宙里慢慢地变成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而目前为止,他还是觉得做人要有趣一些,这样会有亲人,会有朋友,会有仇敌~

    最重要的是,他的自由并没有离去,而是需要动动脑筋!

    带着这样的想法,陈东掏出了时间宝石,既然去寻访那张照片的线索非常麻烦,既然想要找到那个抱着石板的人需要揭开时间笼罩的迷雾,既然他想要接下来继续看直播,那她干脆穿越回到过去去寻找线索好了!

    这时候,可能有认真的书友要问了,陈东你个铁头娃难道不怕尤格·索托斯吗?这位亿万光辉之主可是时间和空间的聚合体,它要是发现你扰乱时间线过来找你麻烦怎么办?

    嗯,这是个好问题!

    陈东一开始也有一点犹豫,但他转念一想,首先未来的他显然完全不怕尤格·索托斯,而且对穿梭时间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所以陈东现在也可能不怕这位外神,其次,就算到时候他打不过这个尤格·索托斯,那未来的他应该也会回来救人的,毕竟他也可以穿越时间,而且绝不会放任之前时间线的自己死亡,这么一想,这个计划真的非常完美!

    这,或许就是逻辑吧!

    “爱酱,你能判断这张照片的具体时间吗?”

    “因为照片胶片,胶卷和相纸原件被毁,无法采用放射性衰变测定精确时间,但根据相片地理位置和影子的长度与角度,能够计算出太阳斜照角度,从而找到太阳的位置,能够确定大致的成像时间在7月份到8月份,很可能是暑期全家出游。”

    爱酱有理有据地给出了一番推理,虽然陈东基本上没有听进去,因为他对这些地理知识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爱酱,你变了!”对着爱酱的投影,陈东摇了摇头。

    “变得更加有知性美了吗~”爱酱推了推随手具现的眼镜,冲着陈东眨了眨眼。

    “不,你是变得装起来了~别带着这个玩意,我还是喜欢你傻乎乎的样子!”随手摘掉了爱酱脸上的投影眼镜,陈东懒得理会爱酱脸上重新浮现的傻气的笑容,意识与时间宝石完成了紧密的链接。

    绿色的光辉照亮了整个房间。

    ——

    1988年6月15日的太阳系似乎和未来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时间宝石在这种超过30年的穿越中没法改变持有者的位置,所以陈东直接出现在了宇宙空间之中,无论是地球还是月球都离的很远,要不是他现在已经是洞虚境的大修士,还有一具超人之躯,他现在估计就要像卡兹一样停止思考了。

    感受了一些宇宙的恢弘与寂静,陈东没有耽搁,紧接着就动用空间宝石,传送到了旧金山的一个小巷子里,这个年代,监控还不普及,只要巷子里没人,就是陈东最完美的出生点。

    时值中午,陈东走到了小巷边缘,探头往外看了眼,街道上开着黑色的丰田,银灰色的本田,浅蓝色的马自达等等80年代的车辆,他们与现代车不同,往往线条生硬,不像现在的车辆那么圆润,但同样也有一种古典的美感。

    又看了一眼街头的行人,与现代的潮流不同,虽然是夏天,但男士们却往往穿着格子短袖衬衫或者翻领短袖衬衫,打着深色的花领带,下身则要不是卡其裤,要不就是九分长的西裤,而女士要不就是带花纹的短袖连衣裙加上遮阳帽,要不就是女士衬衫加上纯色的中长裙。

    这么对照一看,陈东算是深刻认识到自己的审美有多土了,他身上的衣服和八十年代的人居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实在让他有些受到打击。

    随手用灵气具现化修改了一下自身衣物的细节,又加了一条领带,陈东就昂首走出了小巷,融入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

    1988年的旧金山还是很繁华的,沿着下坡路走了一会,陈东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周边的景致,要说回来,虽然电影里看过很多次,但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身抵达旧金山,更何况是来到80年代末的旧金山,新奇感是铺面而来的。

    陈东看到了墙上贴着的《虎胆龙威》的电影海报,听到了从车载音响中传出的来自迈克尔·杰克逊的《an··the·irror》,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种抵达不同时代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