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速行驶的火车,顺着铁轨跨越了一望无际的森林。

    虽说是森林,但在这寒冷的冬季,只能看到污白的雪地之上林立着密密麻麻的树干,光秃秃,黑黢黢,仿佛干枯的死尸的爪子,一根根地伸向天空。

    除了那银灰色的列车,这广袤无垠的世界显得分外荒凉,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类的踪迹。

    这是美国通往加拿大的跨国列车,枫叶号,一路从纽约抵达多伦多,此时,它已经停靠过了美国边境的尼亚加拉站,通过了美国的海关,即将跨越尼亚加拉河,也就是旋涡急流桥,抵达加拿大的境内。

    来自星斜会的三人组,正坐在相邻的三个座位上,为首的少女正闭目养神,像是睡着了,而她身侧坐着的御姐结衣则一直睁着眼睛,保持着不被察觉的警醒,在她另一边,隔着过道的中年大叔则时刻保持紧张的状态,他穿着深色的夹克,心跳紊乱,时不时担心地左顾右盼。

    “别太明显了,小次郎!”

    御姐结衣小声地用日语提醒了一句,“我们只是去加拿大游玩的普通游客。”

    “但我的灵觉在尖叫,我们被灵力锁定了,危险正在降临,而且是很大很大的危险。”小次郎的声音十分颤抖,纵使他尽力控制,依旧带着明显得恐惧。

    “是冢原宗近,他来了!”闭目养神的金发少女也睁开了眼睛,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恐惧,非常平静地说着,仿佛这是微不足道的事,紧接着她朝着小次郎瞪了一眼,说道“你要是敢在那个老头面前给我丢脸,那你现在就自裁吧!”

    “会,会长,我没有害怕,这只是兴奋,兴奋的颤音!”顿了顿,看着少女平淡的面容,小次郎赶忙表忠心,尽力展现自己的勇武。

    “哼,兴奋吗~是该感到兴奋,确实,被尊称为剑圣的家伙是绝对难缠的对手,他如果不强,也不可能打败我的父亲,虽然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些大机器人作为帮手,但我们依旧有应对的方案,很快,他就会发现,自己不再是猎手,而是我们的猎物!”

    金发少女慢慢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容无比邪恶,但眼中却没有任何的情感,倒映着窗外不断略过的漆黑树干和荒芜雪地。

    “群星就位,大神重临。”

    她呢喃着。

    ——

    狂风,带着利刀般的寒冷。

    沿着微微弯曲,消失在远方尽头的铁轨,冢原宗近正在狂奔。

    他的身影仿佛在老胶片上失帧的影片,每隔一段路就显现一个模糊的形象,紧接着又消散在空气中,仿佛这个人依然消失。

    如果有掌握灵视或者灵识的超凡在这里,就会发现庞大得可怖的灵力一方面填充着冢原宗近的身躯,为他提供持续的爆发力,另一方面也在控制着空气,一边产生推进,一边提前排开阻碍。

    他一路从加州抵达纽约,终于发现了那三个星斜会逃亡者的完整踪迹,残留在空气中的灵力痕迹如此的清晰,组成了红色的光带,在他的眼中就像霓虹灯一样明显。

    显然,星斜会的人不再隐藏,而且他们选择了这辆跨国的列车,作为最终的战场!

    冢原宗近毫不怀疑那些阴险狡诈的小人在前面准备了陷阱,但他无所畏惧,因为为了女儿,他必须确保所有潜在的危机已被清楚,除此之外,作为一位剑客,他始终相信着手中的剑,无论前方有什么艰难险阻,唯有一剑斩破。

    稳定的高速,冢原宗近很快便看到了那两列车的尾巴,他更加警惕,但却再次加速,两三步之后,便重重地踩在了车顶之上,从高速冲刺强行停止下来的沉重的力道,让脚下的铁皮凹陷,而整辆列车也随之抖了一抖。

    站在列车顶上,老人的黑色武士服顺着狂风舞动,而他的手也握在了那柄连剑鞘都刻着精美花纹的太刀之上——雪切丸村正。

    他一步一步地往前,跟随着灵气带来的感应,跨过了一节节车厢,很快,他停了下来,因为就在他又跳过一节车厢的时候,前面的车厢顶上多了三个人。

    “北方鸢,你和你父亲长得很像。”老人盯着那金发的少女看了两眼,开口道,“就连那邪恶的臭味都一模一样!”

    面对冢原宗近的嘲讽,名为北方鸢的金发少女却只是邪笑了一下,毫不在意地说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叫我特丽丝·。很遗憾我没能带你的女儿去到地狱,不然我现在或许已经见到人书了!”

    没有多说,死敌相见,不过两句话,战斗便正式开始!

    气机交锋至极,灵气便勃然爆发,北方鸢身边的御姐率先出手,她的身影仿佛没有实体,从空气里消失无踪,不过转瞬间,便跨越了七八米的距离,从冢原宗近的身后出现,此时,御姐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短匕,从后方对着冢原宗近的脖颈出猛地刺出,仿若毒蛇出洞,无声无息,凶厉快绝。

    几乎同时,之前还战战兢兢,对未来无比恐惧的小次郎也断然出手,他没有任何动作,但浑身爆发的灵气融入空气,不可见地浓缩出了空气制成的两条长鞭,远远地便朝着冢原宗近抽了过去,于半空中发出了悍然的爆响。

    如果一般的超凡者,面对这一套组合连招,就算再警惕,也会先被空气中的爆响吸引,注意空气中的看不见的攻击,从而无法防备来自身后的无声攻击,但冢原宗近可不是普通的超凡者。

    只见剑光一弧,宛若弯月,庞大的灵气便顺着宝刀雪切丸村正释放而出,形成锋锐无匹却又快若闪电的剑气。

    “嗤——”

    血液喷涌,从冢原宗近身后偷袭的结衣被一刀腰斩,而空中的灵气长鞭也应声而断,顿时,灵气再难控制空气,无形的狂风顿时从凝聚状态爆散四射,被灵气形成的护盾挡在了体外。

    四溢的狂风还未止歇,冢原宗近又出刀了,又是看不清的剑光,再次从空中出现的第二个结衣又被腰斩,鲜血零落,显得无比凄惨。

    “灵力分身吗?做得还挺像的!”轻笑着,冢原宗近像个普通的老头一样和蔼,但他那滴血不沾的太刀,和两具结衣的残尸,却让人浑身发冷。

    这是多么可怕的对手啊!

    他身上庞大的灵力,还有仿佛具有心眼一般的灵觉,都证明他对灵力的运用无比高深,远不是现在的这三人能够应对的,就算三个人加起来也不行。

    但北方鸢还是笑了,她拍了拍手,称赞道

    “和我想象的一样,衰老并没有让你变弱,冢原宗近,不愧是现代唯二的剑圣!”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