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芝,你是自愿的?”叶清韵不敢置信地问道。

    “……”

    沉默,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也在刹那间被血肉吞噬无踪。

    而在黑暗之中,是那无数血肉蠕动的声音,下一瞬间,血肉挤压,仿佛收缩的胃,要将两人彻底吞噬,整间屋子在一瞬间发动了攻击,但是,那些肉块却统统撞在了一无所有的空气之上,却是陈东早早布置下的空间壁障,在两人身周形成了一个立方体一样的结界。

    “怎,怎么回事?”叶清韵战战兢兢地问道,她可没有陈东的能力,能在纯粹的黑暗中视物。

    “别担心。”陈东在掌心点燃火焰,隐约照亮了周边充满压迫感的血肉棺材,“你堂妹还有点不太听话,不过我们是安全的。”

    肉块又猛烈地撞击了几次,发出了巨大的震响,但事实上结界内部的两人毫发无伤,似乎终于发现了这样的攻击只是徒劳,那些血肉又缓缓地退了回去,勉强维持了之前大厅的结构。

    当然,叶雅芝焦黑的尸体和陈东扔出去的五把剑都消失不见了,这让看到这一幕的陈东摇了摇头,叹息道:

    “是不是没受够教训?我的剑都敢吞?”

    打了个响指,伴随着遍布整个房屋的雷电,整栋放屋里的肉块和鲜血都在畏惧收缩,但它们无处可逃,被雷电覆盖,在腥臭的味道里被快速破坏烧毁。

    女人的惨叫声也是无比夸张!

    “嘶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陈东是个莫得感情的杀手,那雷电与火光的“影子”交错在他的脸庞上,让身边的叶清韵都忍不住发抖,她隐约觉得,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或许还在这栋房屋之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

    电击终于暂停,而陈东也再次开口了,“真是失策,居然让我的宝具沾染到了这么恶心的东西,啧,应该不难洗吧!”

    通过王之财宝将那几柄神兵回收,陈东紧接着便用和蔼的口吻,冲着这满屋子的诡异肉团和触手说道:

    “喂,叶雅芝,现在还不说吗?你到底做了什么,不如明明白白地告诉你的姐姐?或者说你还想受苦,然后浪费我的时间?”

    “没有办法啊~”伴随着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声音,这一次,两人眼前又肉块和脏器组成的墙壁开裂,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一个全身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长得和叶雅芝一模一样,留着和叶清韵一样的长发,脸上带着初见时的妩媚笑容,白皙如象牙一样的身体暴露在血肉组成的诡异房间中,她就这样踩着蠕动着的肌肉地毯缓缓走了出来,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明明是无比诡异的场景,但在那恶心血肉的反衬之下,叶雅芝的身躯却像是圣女一样圣洁,带着某种纯粹的吸引力,甚至就连陈东也不免中招,有了一点生理反应,幸运的是他很快就沟通了心灵宝石,重新找回了理智。

    陈东毕竟第一天看到叶雅芝,但对于和堂妹朝夕相处的叶清韵来说,她眼中的堂妹却是完全不一样了,皮肤更加光滑,发质更加柔顺,身材的比例更加完美,面容也更加精致。如果简短地说的话,以前的堂妹只不过是校花级别的美人,而现在则是祸国殃民的妖孽。

    “收起你的小心思!”陈东有些不爽地冷哼一声。

    “是吗?小哥哥,你难道不高兴吗?看到我这样的身体,你也觉得兴奋吧!”叶雅芝的声音又回到了原来的调子上,轻柔的仿佛棉絮,又像桃花一般带着沁香。

    “芝芝,你到底怎么了?”叶清韵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不忍叶雅芝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在陌生男人的面前表现得像个荡妇,那种全无尊严的模样让她心痛,所以,她哀求着,希望能得到答案。

    “你还没有明白吗,姐姐,我在复活我的父亲!”叶雅芝扫了陈东一眼,发现自己就算动用神赋予的力量也无法让这个男人动摇,顿时也再懒得继续诱惑他,转而用甜甜的嗓音冲着自己的堂姐微笑。

    “复活?”

    “是啊!那些幸福漫步教的人都是假的信徒,或者是骗子,他们给我父亲吃的药不过是通过透支我父亲的生命力来换取短暂的康复的东西罢了,他们根本就救不活我的父亲,还骗我们食用不知道什么来源的生肉,说这东西能增强我们与神的链接,从而获取更大的生命力。”

    “他们骗了你?还让你们吃生肉,那是什么肉?不会是人肉吧?”叶清韵脸都白了,急切地询问道,“我听说有些邪教会骗人吃人,从而培养出极有怨念的鬼怪!”

    “那当然不是人肉,那些家伙那有本事杀人!”叶雅芝依旧微笑着,似乎毫不在意,“我说过了,他们不过是假信徒罢了,在你走了之后不久,我父亲还是死了,而当我想找那些家伙的时候,他们却全都跑路了,当然了,这些骗子在把我家的钱都骗光了之后自然就走了,但我没有放弃,因为红星之神是存在的。”

    顿了顿,叶雅芝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狂热的神情,“谁能想到,那些幸福漫步教的骗子从未真心信仰过的神灵是真实存在的呢?在我最为绝望,趴在父亲尸体上哭泣的时候,我的灵魂与神连接了,他是那么宏伟,全知全能,仁慈宽厚,他赋予我力量,教会了我复活父亲的方法,当我从那梦境中醒来之后,我便知道,从今往后,我就是神最忠实的仆人。赞美红星!”

    “所以你就开始复活你的父亲了?”陈东插嘴道。

    “是的,而且我也在复仇,我一路北上,干掉了那些逃窜的骗子,一直到北京,在这远古的神脉之上,我知道我必须安定下来,为我父亲的出产做好最完善的准备,所以,我在这里进行了仪式!这就是我的故事,我只想复活我最爱的父亲,难道这也有错吗?”叶雅芝虽然依旧面容带笑,但双目已经感动流泪,湿润的眼中全是坚定的信仰。

    “没有,芝芝,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叶清韵显然已经陷入了叶雅芝述说的悲剧故事之中,她忍不住肯定,忍不住安慰,想要支持自己的堂妹。

    但陈东却果断地打断了她的话,毫不容情地微笑道:“别急,你真的没错吗?那你为什么不把故事再讲清楚一点呢?比如跟我们说说,你为什么能知道那块生肉不是人肉?”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叮当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行者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者自知并收藏我真不是叮当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