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渊心中踌躇,正思虑着要不要先下口为强,强行解释一波,谁知黑衣姑娘却突然开口了:“我渴了!”

    “啊……”纪渊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黑衣姑娘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桌子上的茶壶。

    纪渊终于反应过来,马上给她倒了一杯茶,端给黑衣姑娘。

    黑衣姑娘也不客气,一饮而尽。

    喝完茶之后,黑衣姑娘看了看窗外,此时天已大亮,黑衣姑娘又开口道:“我饿了!”

    纪渊更加意外,暗想这姑娘不会受伤把脑袋弄坏了吧,明明昏迷之前还那么杀气很重,随时会杀了自己,怎么现在好像和自己很熟似的。

    黑衣姑娘见纪渊在那里发呆,挑了挑眉道:“怎么,你怕你去拿吃的,我乘机逃走吗?”

    纪渊微微一笑,他自然不会担心,她已经中了自己的毒,就算逃了还是会回来取解药的。

    黑衣姑娘似乎猜中了纪渊心思似的,突然说道:“你不是已经给我下了毒吗?我怎么可能会逃!”

    “你……怎么知道?”纪渊颇为惊讶。

    黑衣姑娘突然脸色一寒:“我如果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死了。”

    纪渊心中一凛,马上醒悟,看来这姑娘一醒来就想杀了自己,只是一运功的时候,发现自己中毒了,所以才这么乖巧。

    纪渊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提前给她下了毒。既然她已经知道了,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便索性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黑衣姑娘却冷冷地说道:“我饿了!”

    “你到底是不是金衣侠?”

    “我饿了!”

    “你如果不是金衣侠,那和他什么关系?”

    “我饿了!”

    最终纪渊败下阵来,看来不把这姑娘喂饱,她是不会回答自己任何问题的,原本看她冷清的容貌以为和林英相似,现在看来明显是孔若附体。

    纪渊洗漱一番之后,便径直去了吃饭的地方。他和吕夏以及孔若都是梁府的贵客,所以梁府特别给他们设置了一个房间吃饭。

    纪渊走进房间,就发现吕夏已经在那里了,但是却没有发现孔若。

    纪渊找了个借口,拿了一些吃的便要回房去吃,刚准备离开房间,吕夏却突然开口道:“你和孔姑娘吵架了?”

    纪渊微微一愣:“怎么会?你哪里看出来我们吵架了?”

    吕夏“哦”了一声道:“既然没有吵架,为何你们两个互相避着对方,连吃饭都不愿碰面,还都拿回房间吃。”

    纪渊一脸惊讶:“你是说孔若那丫头也把饭拿回房间吃了?”

    吕夏一脸忧伤地看着饭桌上所剩无几的饭菜,幽幽地说道:“要不然你以为这饭菜怎么会就这么点了。”

    纪渊暗想孔若这丫头果然有事情瞒着他,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先把自己房间那姑娘搞定,才能去搞定孔若。

    谁知这时,吕夏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意味深长道:“你这里怎么受伤了?”

    纪渊倒是忘了自己脖子上的伤,本来那黑衣姑娘划得就不重,经过一晚上已经结疤,现在看起来倒是像是被人抓得一样,显然吕夏是误会他脖子上的伤,是被孔若挠的。

    纪渊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不要告诉吕夏那黑衣姑娘的事情,等自己套出她的话再说,便撒谎道:“这伤是我不小心,被这梁府里的野猫抓的。”

    吕夏又“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而是埋头吃饭。

    纪渊转身走出房间,身后却又响起吕夏的声音:“纪渊,我们当务之急是得找到那批黄金,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纪渊没好气地摆了摆手道:“你哪里看到我谈情说爱了,我这不是忙的连饭都吃不上,反倒是你还能好整以暇地在这大吃大喝。”

    纪渊回到房间以后,发现黑衣姑娘e经从床上下来,正端坐在房间的桌子边。

    纪渊将拿来的吃得摆在桌子上,二人便一起吃起早餐来。

    黑衣姑娘一直沉默不语,只是自顾自地吃着早餐,纪渊也没有再问她问题,反正等她吃饱了再说。

    黑衣姑娘由于昨天失血过多,所以俏脸仍旧苍白,毫无血色,而且吃饭的时候也很慢,纪渊胡乱吃了一点,便耐心地等她。

    好不容易等她吃完了饭,纪渊忍不住开口道:“姑娘,你现在可以回答我问题了吗?”

    黑衣姑娘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睛,缓缓开口道:“你给我下得什么毒?好像很厉害。”

    纪渊道:“你先回答我问题!”

    “你应该有解药?”

    “你先回答我问题!”

    “解药是不是在你身上?”

    “你先回答我问题!”

    黑衣姑娘一脸恼怒,脸上杀气一现,但转瞬即逝,随即慢条斯理道:“无聊,你问吧!”

    纪渊马上抓住机会问道:“你是不是金衣侠?”

    “不是。”

    “那你是谁?”

    “我不想说。”

    “你……”纪渊对这个姑娘的理直气壮竟然无话可说,他想了想又换了一个方式问道:“那你和金衣侠什么关系?”既然这姑娘不是金衣侠,但是却出现在梁府的书房,纪渊断定这姑娘一定和金衣侠有关系。

    黑衣姑娘犹豫了一下答道:“金衣侠是我师兄。”

    纪渊恍然大悟:“所以你是来找你师兄的?”

    黑衣姑娘点了点头。

    纪渊思虑片刻还想问她问题,黑衣姑娘突然捂住肚子,一脸痛楚道:“你……你又在食物里下毒了……”说着扑通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

    纪渊大惊,赶忙上前将黑衣姑娘半抱起来,正要查看她的状况,突然一支冰凉的飞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黑衣姑娘马上自己坐了起来,冷冷地说道:“解药在哪里?”

    显然刚才黑衣姑娘是故意装出来的,而她现在问得解药自然是纪渊昨天给她下得毒的解药。

    纪渊无意识地看了一眼怀里,正想撒谎说不在自己身上,但是黑衣姑娘却抢先一步,从他怀里掏出了那份毒药与解药。

    黑衣姑娘似乎也懂医术,稍微辩识了一下便认出了解药,然后马上自己服了一粒下去。

    解药很快起了作用,黑衣姑娘依旧用飞镖抵住纪渊的脖子,然后说道:“接下来该我问你问题了。”

    “你先把一镖拿开!”

    “你们为什么要引金衣侠来?”

    “你先把飞镖拿……哎呦……”纪渊的脖子再次被划出一道口子。

章节目录

大唐好伙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礽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礽七并收藏大唐好伙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