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死了?”神主喃喃自语,一时还没回过神来。

    刚才还吵吵闹闹的绝天壁障,瞬间安静了下来。

    黑阳主宰更是一脸的火辣辣,刚才他喷叶远最狠,恨不得亲自下场去拍死叶远。

    可现在……尤今居然死了!

    这是绝天壁障建立以来,血族死的第一个主宰境啊!

    这意义,太大了!

    “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尤今主宰死,血诺重伤而逃,斩杀血族帝境三十余人,帝境之下十三万人!而我们,只损失了三千人不到!这一战的战果,甚至比南岐大捷还要辉煌啊!”

    臧飞鸿激动地浑身颤抖,他收到战报的时候,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太神奇了!

    原本,南岐大捷已经是他无法想象的战果了。

    可这一次,居然杀了一位主宰!

    杀一个主宰,意义非同凡响。

    别说是三十万大军,就是三千万大军,三亿大军,也抵不上一个主宰境重要!

    血族有多少圣皇天?

    一个巨漉城,参加百子之战的,便有八百万!

    三块大陆,圣皇天是以亿来计算的!

    但这么多圣皇天中,也出不了一个主宰境啊!

    要知道,这数千年来,血族也不过只出了五个主宰境。

    可见,一个主宰境的意义,有多大!

    现在,居然殒落了一个主宰境,臧飞鸿怎能不激动?

    神主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他这等强者,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但这次,他真的震惊了!

    “才死了三千人不到?这……这怎么可能?血族巨城的血眼之光,堪比护城大阵啊!居……居然才死了这么点人?”神主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了。

    臧飞鸿激动道:“叶远身上不知哪来的血之本源,他的血之本源一开,血眼之光直接被镇压下去了!然后……就是一场屠杀!李清云对上重伤的尤今,激战了一天一夜,终于将之斩杀!”

    一众主宰听得,仿佛在听天书一般。

    血之本源!

    直接镇压!

    开什么玩笑!

    “他……他哪来的血之本源?而且,就算有血之本源,也镇压不了血眼之光吧?”神主只觉脑子有些不够用。

    臧飞鸿苦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各位大人,还是亲自去问他吧。”

    “哈哈哈……”

    臧飞鸿话音未落,云山主宰放肆的笑声,就传了出来。

    太痛快了!

    就在刚才,他甚至有种跑去血族拼命的念头。

    谁想,峰回路转!

    自己的两个弟子,居然带给他如此天大的好消息!

    听到云山主宰的笑声,其他主宰识趣地闭嘴了。

    这特么,打脸打的啪啪响啊!

    刚才,所有人都在痛斥叶远,把叶远说成了好大喜功的蠢货。

    结果,被疯狂打脸。

    好大喜功?

    你喜一个主宰境来试试!

    “你们这帮家伙,刚才恨不得拿吐沫星子把老子埋了!现在呢,是不是有种被打脸的感觉?老子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惊天动地之才?别说你们的弟子了,你们这些家伙天天人五人六的,杀过主宰境吗?嗯?兵出南岐,横扫巨漉,痛快!痛快!哈哈哈……”

    云山主宰爽快到了极点,恨不得在其他人脸上抽巴掌。

    只是他忘了,刚才他也喷叶远和李清云来着。

    不过,已经没有人在意这个了。

    所有主宰境,都被这个惊天大胜震撼了。

    ……

    叶远还是第一次进入绝天壁障,不禁叹为观止。

    联合了数十位主宰境的力量,这绝天壁障当真是鬼斧神工,威能无边。

    如果不是主宰们刻意放他进来,哪怕是本源强者,也得被这股力量碾成粉末。

    忽然,一道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他周围,瞬间带给他巨大的压力。

    数十位主宰境,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虽然,这些都是主宰的一缕分身。

    叶远感觉到,就连身旁的李清云和风小天,神色也都变得不自然起来。

    主宰与帝境,差距太大了啊!

    叶远扫了一眼,六十三位主宰境!

    这,应该就是天一全部的力量了。

    “哈哈哈……,好小子,真是给为师长脸!干得好!干得漂亮!”云山看到叶远,顿时放声大笑。

    其他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叶远笑道:“尤今是大师兄杀的,是他给师尊长脸!”

    李清云瞪了叶远一眼,道:“少来这套!我这当大师兄的,难道还能跟小师弟抢功劳?是你一力主张,兵出南岐,攻打巨漉;也是你镇压血眼之光,横扫帝境之下,我才能斩杀尤今。如果他凭着血眼之光,我要杀他,还真办不到!”

    这就跟血诺攻打南岐一样,风小天仗着大阵之威,可以抵挡三到五个本源强者!

    尤今本就是主宰境强者,若他依仗血眼之光的威力,挡住李清云还是不在话下的。

    听着这师兄弟二人谦让,其他主宰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连番大捷,风头都让云山一脉抢走了。

    这家伙,现在真的是如日中天了。

    教出了一个主宰境,一个能够斩杀主宰境的本源强者,还有一个就更妖孽了,跑到血族去,成了血族的血神子。

    这,太打击人了。

    “好了好了,你们的功劳,联盟自有断定,不必再争了。叶远,本主问你,你这血之本源,是怎么回事?”神主道。

    说起这个,叶远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见到叶远脸色变化,其他主宰也是心头一凛。

    等叶远将混沌血石的事情说完,主宰们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大捷的喜悦,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担忧。

    他们以为,血族的最强者,便是王座。

    哪知道,血族竟然脱胎自一块混沌血石!

    从叶远描述的来看,这邪石一旦孵化而出,势必是一场浩劫!

    云山主宰看着叶远,半晌才道:“你这小子……真是太胡来了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啊!”

    虽然叶远说的轻描淡写,但云山主宰是何等人物,哪里不知道其中的凶险?

    这混沌血石,乃是血族的母石,威能可见一斑!

    跟这东西玩心计,等于是在刀尖上跳舞。

    任何一点疏漏,那都是要命的结果。

    没想到,叶远居然成功了!

    叶远笑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等天大的秘密,不亲自去看一眼怎么行?虽然凶险了一些,但总算是有些收获。这一缕血之本源,却是立了大功了。”

    一众主宰无语了,一个小小的圣皇天,居然在血族的母石手中,骗取了一丝血之本源!

    真特么牛逼!

    神主沉吟片刻,道:“叶远,这血之本源,能否给本主看看?”

    叶远微微点头,身上的血之本源勃然爆发。

    一众主宰的脸色,瞬间变了。

    神主瞳孔骤缩,惊呼道:“这……好精纯的本源之力!难怪,难怪你能镇压血眼之光!这混沌血石,太可怕了!”

    在场的都是主宰境,对本源之力太熟悉了。

    他们和血族强者交手无数次,对血之本源同样极为了解。

    但,哪怕是王座的本源之力,也没有这一缕精纯!

    这,是最最本源的血之力!

    管中窥豹,他们能够想象,那混沌血石的可怕。

    “这混沌血石一旦出世,那必是诸天之灾难啊!世上,怎会有这等妖孽之物?血族,藏得好深啊!”云山主宰惊叹道。

    其他主宰纷纷点头,他们也感到了压力。

    但,接着就是深深的无奈。

    他们,无力改变这种局面。

    叶远道:“诸位前辈,若我所料不错,王座肯定会请求混沌血石,收回这一缕血之本源!我来这里,也是想请各位出手,帮我镇压这一缕血之本源!也正好趁这次机会,各位可以掂量一下混沌血石的实力。”

    事实上,混沌血石的力量,叶远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很强,但到底有多强,他境界太低了,根本无法察觉。

    但,这些主宰们,却能衡量出来!

章节目录

绝世药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风一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一色并收藏绝世药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