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剃刀紧盯着李擎苍,手掌虚握刀把,全身肌肉紧绷,贲起的肌肉把军用迷彩服撑得鼓鼓囊囊,好像随时会把衣服撑破,两眼中满是兴奋,战意高昂。

    这些顶尖的职业军人无论什么心态,只要一投入战斗,便会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李擎苍看着剃刀,只觉得片刻间这白人身上的杀气飙升不少,也凝重起来,暗运真气布满全身,也是浑身肌肉鼓胀,把身上的夹克弄得像紧身衣似的,双目中精光湛然,双脚站好桩马,白虹掌法起手式“气吞虹蜺”也已摆好。

    剃刀绕着李擎苍缓缓移动,却实在找不到对方身上破绽,也不敢贸然进攻,打定主意尽量拖延时间,等到导火索过来帮忙为止。

    李擎苍却不敢多等,听见墓道中脚步声渐近,知道对方大队人马已经杀到,唯有速战速决了。

    当下一招“气吞虹蜺”,左脚前探,右掌对着剃刀胸口拍去,手掌还未及体,掌风已压得剃刀呼吸不畅起来。

    剃刀屏住呼吸,大步后退,身躯后仰让过这一掌,右手军刀已经随着后仰之势由下至上反撩李擎苍的胸膛,刀法快绝,也是攻守兼备。

    李擎苍见他躲闪自己掌法的同时,还有余力反撩一刀,自己这本待进步追击的招式竟然被对方破了,也不由心底叫好,双方都认不出对方用的什么招式。

    李擎苍施展的是千年前的古武绝学,招沉力猛,内力浑厚。  剃刀用的是当下的军中格斗技巧,化繁为简,直指要害。李擎苍见黑色军刀对着自己小腹划来,伸出左掌,对着剃刀的手腕拍去。

    不料对方左手一抖,一把小蝴蝶刀又捅向自己咽喉,李擎苍无奈,只好后侧让开刀锋。

    这一下交手电光火石,两人都未占到便宜,李擎苍好胜心起,暗运真力,连续出招,白虹掌力使出,身上幻化出无数掌影,且带风雷之声,声势相当惊人,逼得剃刀不停后退,始终不敢与李擎苍硬碰。

    每当逼得无法退让时,便挥出一刀,李擎苍也不得不暂避其锋,两人掌来刀往,打了半天竟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

    倪卫东被一阵乱枪逼退后,缩在石门后观望战局,只见小孟拿着把空枪当棍子,对着猴子猛砸,虽说他下手够黑,专门照着面门,头顶使劲,可是力气太小,却没有砸翻对手。

    猴子双手护着头脸,拼着挨了几下,贴近小孟,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小孟也把空枪丢弃,抱住猴子摔在沙地上,扭打起来。

    猴子力大,两下就把小孟压在了身下,正待挥拳痛击,脑后风声响起,却是倪卫东挥着枪托狠狠砸了过来,悲催的猴子两眼一翻又一次晕了过去。

    倪卫东立刻用枪顶住猴子的脑袋,对着墓道里的人大吼,“别过来,过来我就打死他!”,可是他抓住的人质实在没什么分量,再加上墓道里碎石乱掉,众人急于逃命,对他的威胁根本没人理会。

    再说憨哥怒吼一声,冲向豹子,刚才被豹子一顿忽悠,弄得自己反而变成了俘虏,憨哥是相当不服气,他脑袋不太灵光,一身蛮力却是惊人。

    豹子刚想扣动扳机,枪管已被憨哥抓住,往上一举,豹子这一枪便打在竖井石壁上,也不知打中了什么机关,只听得石门处一阵咔嚓咔擦的机簧响声,墓道里沙石掉落更凶。

    石门处的墓道顶上竟缓缓落下一道近半米厚的巨石,看样子要把墓道封死。

    鬼眼陈一看大惊失色,骂道:“贼你妈,哪个狗日的球货把个断龙石弄出来了!”

    (断龙石:为古代帝王陵寝、高士墓穴之护壁。墓主一旦安葬妥当,就会有人放下断龙石。断龙石重达千斤,一旦落下,墓门既闭,自此阴阳两隔)

    心里越发着急,连声催促手下弟兄们快些冲出去,手底下对着石门处不停开枪,就连导火索也是端着步枪一阵乱扫。进行火力压制,石门口枪林弹雨,张班长无奈也只好缩在石门后躲避。

    憨哥想把猎枪抢过来,见豹子不肯松手,拽了两下没拽过来,抓住豹子的衣领,就想把他举起来扔到石门处吃枪子。

    张班长见憨哥把豹子举了起来,连忙举枪对着憨哥就射,可是扳机一扣传来的却是一阵清脆的撞针声,原来子弹打完了,下意识一摸胸前的子弹袋,也是空的,才想起刚刚被俘时子弹也被收走了,连忙向憨哥冲去,想用枪托砸翻憨哥救下豹子。

    与此同时,李擎苍听见机簧响声,往四周看了一眼,小孟处稳占上风,豹子那里却是情况危急了。

    心里着急,手上招式更加凌厉起来,剃刀顿感吃力,招架不住,只好持刀直刺对方胸口,想逼退李擎苍。

    李擎苍侧身避过刀子,改掌为抓,托住剃刀的手肘,食指在他曲池穴上一摁。

    剃刀整只手膀子立刻酸麻无比,再也握刀不住,被李擎苍把刀抢下,顺手一推,剃刀蹬蹬蹬连退几步方才站稳,半身酸软。

    李擎苍抢到刀后更不犹豫,对着憨哥一扬手,一抹黑光直射憨哥胸口,想阻止憨哥把豹子扔向石门处。

    可就在这时,张班长也举着空枪冲了过来,想敲晕憨哥,好死不死的刚好挡在憨哥身前。

    那把锋利狰狞的大型军刀竟然不偏不斜的插入张班长背心,直至末柄,刀尖从他前胸冒了出来。

    张班长要害中刀,看着露出胸口的一节黑色刀头,勉强转过身来,他还以为刀子是剃刀扔出的。

    抬手一指剃刀,张口说道:“你个洋鬼子,背后偷袭,算什么……”话还没说完就扑倒在地,身子抽搐两下,就此牺牲。

    李擎苍心里一阵气苦,没想到这一刀竟然把张班长误杀了。也是脑海空白,在原地发愣。

    剃刀军刀被抢以后,只觉整个手臂酸麻不已,见张班长还以为是自己扔的刀子,他倒也无所谓,只是见“真凶”李擎苍却两眼茫然,站在那发傻。

    剃刀心里暗叹一声:“还是嫰了点,现在要杀他,再来几个都杀了。”也停止进攻,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剩下的一把甩刀真给他玩的像蝴蝶样在指尖飞舞。

    倪卫东和小孟也看见了这悲催的场面,小战士悲愤的大吼一声“班长”,脑袋一热,举枪对着李擎苍就想扣扳机。

    小孟揪住他领子一推,骂道:“你疯了,我大哥又不是故意的,没看见他是想杀那傻大个吗?”

    倪卫东激动的喊道:“可是班长被他杀了,现在怎么办?”小孟答道:“怎么办?现在他妈的都是敌人,你这个呆逼还想要开枪打我老大,先活下去再问怎么办吧!”

    憨哥已经把豹子举过了头顶,见到张班长被飞刀射死,发出一阵“呵呵”傻笑,两膀一用力,把豹子对着石门里面扔了过去。

    随着豹子 “我日你妈逼哟……!”的大骂,他已经飞向子弹乱飞的石门墓道中,“嘭”得一声落在沙子上,惯性作用下,竟向墓道中滑去。

    墓道中子弹横飞,豹子肩上腿上,瞬间冒出几缕血花,看样子是中枪了,不过听他那中气十足的“哎哟”声,估计没伤到要害。

    李擎苍先是误杀班长,又见到豹子被人扔到子弹乱飞的墓道里,也回过了神来,不由得目眦欲裂,须发皆张,大吼一声“豹子!”,浑身气势大涨,杀意飙升。

    剃刀在他身边尤其感受深刻,赶紧控制心神,收揽气息,不敢引起李擎苍注意,免得被他当做目标,此刻李擎苍在他的感觉里,就是一只狂暴的猛虎,暂避锋芒为上。

    只见李擎苍身形如电,大步跨出,两步就来到憨哥身边,第三步高高跃起,对着憨哥脑袋狠狠拍去。

    那憨哥脑袋不太灵光,全然忘记李擎苍的厉害,看见对方用手掌拍他,竟然不躲不闪,想用脑袋硬接这一掌。

    李擎苍盛怒之下,掌力何等惊人,隐带风雷之声,掌还未到,憨哥头顶便感受到劲风压顶,终于感觉不妙!可是也躲不了了,只听见“波!”的一声闷响。

    憨哥脑袋被拍的裂了开来,红白之物四溅,脖子都被拍下去一截,差点把脑袋拍进胸腔里面,偌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李擎苍一掌拍死憨哥后又冲向墓道处,想把豹子救出来,恰巧鬼眼陈这伙人也刚好冲出,断龙石正在缓缓下降,一伙人全被他堵在了墓道口。

    李擎苍此时势若疯魔,白虹掌法使出,石门处的丈许方圆内漫天掌影,真气纵横。

    李擎苍此时双眼通红,见到那为首的胖子,一掌便对着他胸口拍去,鬼眼陈大惊失色,呆若木鸡,身边的手下忙着往外冲,对老大险情视而不见。

    只有导火索,见雇主遇险,挺身而上,他知道对手厉害,再加上听见李擎苍现在挥动拳脚都带着闷响,隐约就像打雷般,也不敢赤手硬接对方拳脚。

    两手握着4a步枪挡了李擎苍一掌,只听 “咔嚓!”一声,由高强度复合塑料,硬铝合金等物构成的步枪枪身竟被李擎苍一掌拍弯。

    导火索两臂后缩,脚下大步后退,来卸掉李擎苍的掌力,只觉两臂酸麻,气血翻涌,胸口一阵气闷,几欲呕吐,还好一张脸本就漆黑如墨,倒也看不出异状。

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纵古横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听风念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念海并收藏纵古横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