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将考古队诸人全部反绑起来以后,鬼眼陈安排了两个手下,一个叫猴子,一个叫憨哥,看守他们。

    接着鬼眼陈拿出对讲机开始呼叫后殿里的俩个伤员,“飞仔、黑皮”的一顿乱叫后,可是除了对讲机发出的电流杂音,不见任何回应。

    不由得有点不安,骂道:“妈的,这鬼地方,信号不好还是咋回事?上面俩个兄弟反应都没有,别是那小子又搞什么幺蛾子。”。

    转头叮嘱猴子,憨哥,“千万小心,不可伤害这些人,万一那厉害的小子杀回马枪,开枪打死他。”说着将缴获的两把九五式突击步枪交给了两个手下

    搞定考古队后,这伙人走进墓道,看见墓道中的沙子,里面有些暗红色的颗粒,那络腮胡子戴着手套抓起一把在手里闻了闻,微微觉得有股大蒜味,开口说道:“这沙子里面有砷石,是毒砂,不过有这竖井通风,暴露了这么久,毒性不大了,注意点,别粘身上了。”

    鬼眼陈一听,开口道:“都听见没,胡子说了,大家都小心点。”

    原来这络腮胡子外号就叫“胡子”,也是一个盗墓老贼,对古墓里的一些防盗机关还是有所了解。

    这伙盗墓贼纷纷答应,取出自带的工具,戴好手套扎好裤腿,开始挖起墓道中的沙子来。

    这伙人的挖土手艺,比刚才考古队这些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年轻学生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又都是生力军,速度快的惊人,一会儿就挖到了主墓室门口。

    只见这墓门又高又宽,造成象城门一样的圆拱形,几乎占据了整个墓道的截面,上面刻着很多西夏文字,灯光照在上面,反射着柔和温润的光芒。

    鬼眼陈在远处一望,两眼立刻就发出精光,高兴地和一众手下说道:“这门搞不好是白玉雕的,这么大的一块整玉料子可真是罕见,看样子好像是青海料,凭这门我们这趟就不亏了!”

    底下人一听个个笑的龇牙咧嘴,齐呼陈哥英明,玉门上横着一道铜梁,上面挂着一把巨锁,锁上有几个小洞,像是子弹射击造成的,电筒照着仔细看能看见锁后铜梁里破损的机簧,玉门后面一定就是作为藏宝洞的墓室了。

    白玉门两侧,各有一个很深的拱形圆洞,里面全是流沙,连顶部都是,看样子墓道中的流沙都是从这两个洞里涌出来的。

    鬼眼陈听着手下大拍马屁时本来是一脸高兴表情,但看到铜锁上陈旧的弹痕和两侧的流沙拱门时,脸色突然阴沉起来。举手示意大家别讲话了,观察了片刻,沮丧的说道:“有些不妙,这墓可能被人盗过,这机关被人破坏了,才会流这么多沙子出来。”

    话音未落,前面在清理沙子的小弟一铲子下去,直接把铲子插入地下一大截,连忙将周围沙子清掉,只见一个填满了流沙的地洞出现在眼前。

    那络腮胡子上来一看,气恼的说道:“娘了个腿哟!这是盗洞,还真他娘被人挖过了,现在怎么办,老大?”

    鬼眼陈摸着额头思索了片刻,说道:“这流沙一触发我估计盗墓的也没那么容易出去,不管了,都来到这了,不进去看看总不甘心,这地洞如果是通向墓室的话,应该是横向通道,那沙子也不会有多少,顶多就是洞口这一截,压力再大沙子也填不满整个通道。”

    胡子一听也点头赞成,此人是个正宗的土夫子,立刻抡起美式工兵铲,两只胳膊抡得像风车般挖起沙来,活像只穿山甲,黄沙几乎不停顿地被他从洞中抛向身后。

    挖下近两米后,再向玉门方向挖了一米左右,果然就没有沙子堵路了,一条向上的台阶直直的对着墓室,一缕凉风忽地吹过地道,众人身上都感到一阵寒意。

    胡子取出空气质量探测器试了一下,看着探测器显示地道里空气完全正常,点头说道:“这墓室里一定有通风系统,这空气还不错,大家伙都下来吧。”

    这伙盗墓贼一听底下通了,没有危险,便也陆续爬下地洞,只见地洞中间的洞壁上倒垂着一块犹如蜂窝般的黑色石柱,足有一人来高,上粗下细,粗的地方两人合抱,细的地方也有水桶粗,布满孔洞。

    手电光照在石柱上面,只觉得黑黢黢的会好像吞噬光线一样,材质非石非玉。

    鬼眼陈仔细看了一下,也弄不清这是个什么玩意,微微有点小失望,心想凭自己这双眼睛竟还有认不出的古物,但转念一想,世上东西千奇百怪,哪有全知全能者,如要有这种人那岂不是要超凡入圣了,一笑释然。

    心里隐约觉得这石头如此悬挂在此,形态又如此丑恶,绝不是什么吉祥如意的东西,便吩咐大家,别碰着这古怪东西,于是大家都侧着身躯,贴墙蹭了过去。

    过了这块黑石,地道中再无它物,沿着台阶往上几米便是一道并未关闭的门户,走进去电筒头灯光线一照,满屋子珠光宝气,晃得这伙盗墓贼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墓室穹顶上雕刻着各种精美的浮雕,满天神佛菩萨,罗汉飞天,姿态各异,雕工精美。

    百多平方的墓室中没有棺椁,各色珍宝堆成小山一样,虽然历经近千年岁月的洗礼,依然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黄灿灿的金锭,亮闪闪的宝石,造型精美绝伦的各种佛像,各种颜色的珍珠,墓室正中间是一株通红巨大而且嵌满各种七彩宝石的珊瑚树,在灯光照耀下,光芒四射,映得墓室内彩光四溢,美伦美央。

    这西夏皇宫的秘宝,果真不是俗物,只是珊瑚树有条珊瑚枝杈断了一截,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跌在地下的珊瑚枝旁有一具散乱的白骨,胸腔肋骨上断了好几根骨头,形成一个大洞,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弄得。

    鬼眼陈一看白骨,推测这就是那个盗墓之人,但奇怪的是机关好像在外面触发,怎么人死在墓室里?或者有同伙加害?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万幸这一屋子宝贝没被盗走。

    墓室中还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箱子,大多数都开了箱盖,里面都是些皮质,纸质的经卷典籍。

    大概是在沙漠里的关系,加上空气干燥,温度适宜,这些经卷都没有破朽,顺手打开一卷经卷看看,一看上面笔画繁复的西夏文字。

    鬼眼陈心里激动的无以复加,他清楚地知道由于西夏文字的罕见,这些经卷典籍不管是历史价值还是经济价值都在这些黄金宝石之上。

    干完这票,买个小岛,做个隐世逍遥的富豪的愿望绝对毫无困难,不由越想越是开心,两眼在宝光的映衬下露出贪婪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腮帮子的肥肉一阵乱抖,两眼几乎眯成一线,只是那道贪婪的目光越发清晰。

    笑完对着一众手下说道:“兄弟们,咱们这下真的发达了,藏宝图是真的,这里的确是西夏的国家宝藏,大家放手开始装吧,记住先把这些经卷典籍拿走,这玩意儿值钱。”

    手下众人一听,都放声欢呼起来,有开怀大笑的,有拍胸顿足的,有喜极而泣的,还有抓起些珠宝往空中乱抛的,各种姿态,不一而足,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眼中那种贪婪喜悦的眼神。

    只有那剃刀和导火索,抱着膀子站在墓室门边,脸上一丝变化都没有,漠然注视着这些欣喜若狂的盗墓贼。

    不过这也难怪,宝藏有没有和他俩关系不大,他俩得的是那份佣金,没找到宝藏不能少给他们,找到了也不必多给,再者说,生死悬于一线的事情他俩经历的太多,这财帛动人心的场面对他们来讲也算不上太震撼。

    这些人纷纷打开早已准备好的大号军用背包,把成卷经书,大把珠宝往包里猛塞。

    鬼眼陈则带着眼镜男在宝物堆中挑拣,看见精美绝伦,品相绝佳的宝贝便要眼镜男收入背包,他的眼力非凡,挑出来的都是宝物中的精品。

    鬼眼陈转到一堆箱子边上,发现箱子后的角落里还躺着一尊真人大小的黑色千手千眼佛像,这佛像的材质就像地道口的黑色怪石,电筒照上去不见一点反光,好像会吸收光线一样,虽然雕刻的相当精美,但面部表情实在诡异。

    非但没有千手观音那种慈眉善目,普度众生的感觉,反而有些像择人而噬,狰狞恐怖的厉鬼嘴脸,手掌腋下的眼睛都是紧闭,只有脸上一对眼睛睁开,没有眼白的瞳孔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看久了让人不由得心里发毛。

    鬼眼陈盯着这黑佛看了片刻,心里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总觉得这东西不是个善物,开口对胡子说道:“这东西待会别拿,虽然稀罕,但我总觉得这东西邪气太重,碰不得。”  胡子点头答应,然后大声告诉众人别拿这黑佛,众人纷纷答应。

    突然间一个手下像发现新大陆样式的大叫道:“陈老板,这里还有把驳壳枪。”说着手里拿着把古董枪屁颠颠的向鬼眼陈跑来。

    鬼眼陈接过枪一看,这是一把毛瑟军用手枪,很多人习惯称之为驳壳枪,由于其枪套是一个木盒,故也称为盒子炮,如配备20发弹夹则被称为大肚匣子,因其枪身宽大光滑如镜,因此又被称为大镜面。

    这就是一把二十响镜面匣子,奇怪的是这墓室的黄金,金佛都没锈蚀,这把纯钢的德国手枪却是坑坑洼洼,锈迹斑斑,膛内没有子弹。

    这种枪在北洋政府时就引进中国,直至新中国成立,驳壳枪在中国都是大行其道,新中国成立后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看来这具白骨就是这把枪的主人,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死在了这西夏密室之中。

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纵古横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听风念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念海并收藏纵古横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