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次日清晨,列车已进入宁夏境内,宁夏被称为“塞上江南”,西边是内蒙古腾格里沙漠,被高大的贺兰山脉阻挡,贺兰山脉绵亘250公里成了宁夏平原的天然屏障,南边则为六盘山脉。

    古老的黄河穿越宁夏中北部地区向北流淌,在宁夏境内总流程达397公里,流经2个县市,从天而来的黄河水,令这里沟渠纵横,灌溉农业发达,辛勤劳动的宁夏人民使宁夏平原成了沟渠纵横、稻香鱼肥、瓜果飘香、风光秀美之地。

    一路上看见的山脉植被稀少,暴雨冲刷过的山脊脉络清晰可见,与南方郁郁葱葱,林木丛生的山峦完全不同。大片裸露的岩石黄沙为这西北景色平添了一股雄浑的苍茫之意。

    经过一天多的时间,列车终于抵达了银川。海教授带着众人收拾行李下车。

    还没出站台就有宁夏博物馆的人员前来接车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举着个牌子上写 “南京大学海剑锋”六个大字,在下车的人流中不停张望。

    海教授一看连忙走上前去与对方握手。寒暄片刻后招呼大家坐上对方开来的商务车离开银川火车站。

    这名中年男子边开车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姓张,是宁夏博物馆的办公室主任。这次中国考古研究所牵头组织的古墓发掘工作,除了邀请了精通宋史的海剑锋教授外,还有精研西夏史的厦门大学徐教授和被称为西夏活字典的宁夏博物馆王馆长,三路人马一起参加这次发掘工作。海教授一行人到银川的行程暂时由他来负责。

    银川地广人稀,道路宽阔笔直。不像在南京市开车,红绿灯众多,走走停停。车子开得很快,李擎苍还来不及感慨西夏的千年巨变,就到了宁夏博物馆。

    刚一下车,在业内被称为西夏活字典的王馆长已经迎了上来,此人五十来岁年纪,头顶微秃,脸色紫红,握着海教授的双手连连晃动说道:“欢迎,欢迎,海教授,我可一直对您久仰的很,今天终于得见尊颜,请多多指教!”声音洪亮,透露着西北汉子的直爽和热情。

    海教授赶忙回答道:“客气了,王馆长,您这大名鼎鼎的活字典我才真是佩服已久,这次能和您共事,还请不吝赐教!”两人谦让客套一番,相顾大笑。

    王馆长带领着众人向馆内走去,继续说道:“厦门大学的老徐比你早来一天,已经安排到宾馆去了。你们的房间张主任也都安排好了。待会就去和他们会面,这次考古研究所看样子也蛮重视这次发掘,经费、人员方面这次都是尽量满足!这不我一提要求,就把你们二位高手叫来了。”

    海教授答道:“不重视也不行,这都闹到公安部去了,据公安方面的消息,抓的那伙盗墓贼与国外文物贩子有业务往来。不早点弄明白情况,岂不是要让这些盗墓贼抢在我们前面。”

    王馆长听后点头称是,然后邀请大家入内,到得馆内略作休息后,海教授将随行诸人一一作了介绍,王馆长见人员已经到齐,闲聊片刻便叫张主任去酒店接徐教授一行人过来,为海教授一行人接风洗尘。

    宁夏回族自治区内回汉共存,回民在饮食上有许多讲究和忌讳,这些习俗,盖源于伊斯兰教。

    《古兰经》中说:“只禁戒你们吃自死物、血液、猪肉,以及诵非真主之命而宰的动物。”平时,凡盛过这些禁忌食物的炊具、餐器也都不用、不接融。回民所吃的牛、羊、鸡、鸭等可食畜、禽,一般都请宰杀,在特殊情况下也请懂得宰牲戒规的回民宰杀。宁夏的餐饮兼有中原传统和穆斯林风味,蒸羊羔肉、手抓羊肉、羊肉泡馍、羊肉粉汤、黄焖羊肉、羊肉串、辣子炒鸡、烧鸡、烧牛肉、羊杂碎等,无不味道鲜美,各具一格。

    过不多时,张主任接着厦大的徐教授以及他的五个助手、弟子回到博物馆,海教授与徐教授却是老相识了。在国内的几次考古学术研讨会上两人会过几次。一见面自然又是一阵寒暄,将大家互相介绍认识后。王馆长和张主任开了两部车带领大家及博物馆的同事一起出去吃饭。

    来到一家据说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毛手抓”饭店,店门口横卧一块肩膀高的黑色石碑,上面几个金色的汉字“老毛手抓”,店中食客攘攘,人头攒动,生意极好。

    王馆长带领众人进的饭店,要了一间大包厢。反正这次拨下来的活动经费充足,作为地主以及这次发掘工作的组织者自然要使远道而来的客人领略下西北人民的好客之风。手抓羊肉是必点的,还有爆炒羊羔肉,红烧黄河鲤鱼,贺兰山野蘑菇炖沙漠土鸡,铁板牛柳,沙葱,枸杞苗,拌筱面,羊盘缠,茴香果子等招牌菜一个不拉。

    等到服务员将菜端上,王馆长为大家介绍起菜品来:“老毛手抓”最好吃的是他们家的手抓羊肉,也是外地游客来银川必吃的一道美食,最大的特点就是羊肉没有膻味,鲜、嫩、爽、滑,蘸着醋蒜汁儿吃起来特别有滋有味。所以这店名倒也顾名思义,特色就是手抓二字。

    爆炒羊羔肉盘子大的惊人,直径最少半米,羊肉酱红,青菜碧绿,粉条金黄,香气扑鼻。

    红烧黄河鲤鱼更是北地特产,鱼肉细腻,肥美可口。

    贺兰山野蘑菇炖鸡,汤色泛着厚厚油光,上面飘着绿色菜蔬和红色枸杞,味美汤鲜,肥而不腻。

    其它各色吃食看上去也是色泽亮丽,闻上去香味扑鼻,吃上去唇齿留香,道道都是深得“色香味”精髓。而且都是盘大量足,配上几瓶5度的红星二锅头。尽显西北饮食的粗犷豪迈之风。

    苦寒之地长大的西北汉子一般都酒量不错,酒菜上齐后,作为东道主的王馆长自是频频劝酒,手下的张主任等人也是连连举杯。在王馆长等人的热情招待下,众人也着实领略了一下宁夏的美食,一顿接风酒吃的宾主尽欢。

    饭后,王馆长又送众人到下榻的宾馆,陪着大家伙就这次发掘工作开始了讨论。

    由于这座古墓是在沙漠之中,所以关于根据地图能否找到古墓,沙漠中需要些什么物资自然是主要话题,海教授趁机把李擎苍隆重的向大家推荐了一下。

    王馆长见李擎苍年纪轻轻便认识西夏文字感到好奇,当场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西夏文字考校李擎苍。结果当然难不住李少侠。又试着将几个自己也不确定的西夏文写给他看,李擎苍还是毫不犹豫告诉他字意,正是自己心中所想而不能肯定的那几个字。

    王馆长心下大喜,又和李擎苍讨论起古代的风水堪舆之学来。

    李擎苍在宋朝时父亲也教过他一些《葬经》《宅经》《六壬阴阳经》之类的风水、阴阳的知识。对此并不陌生,之所以要小孟和豹子冒充略懂些风水堪舆之术,就是到时他可以遮掩一二,见王馆长问起,便开口说道:“古人墓葬讲究风水,这个风水之术,被称为地学之最,风水之地可以简单的概括为:藏风之地,得水之所。古人云 “葬者,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谓之生气。气乘风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我们现在可以根据地图在沙漠里找一座墓葬,但是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那就只有依靠“观星定穴”之法。但凡古代帝王将相,身份显赫之人,对死后之事都非常看重,生前享受到的待遇,死后也要继续拥有,不仅是这样,他们还认为天下兴亡,都发于龙脉,所以陵墓都要设置在风水宝地。  古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不仅要山脉水法,也要日月星辰。

    “ 从上古时代起,一些才智之士就经常观看天象,研究星辰的变化,用来推测祸福吉凶,在选择风水宝地的时候,也会加入天学的精髓,天地之相去,八万四千里,人之心肾相去,八寸四分,人体金木水火土,上应五天星元,又有二十四星对应天下山川地理,星有美恶,地有吉凶。 凡是上吉之壤,必定与天上的日月星辰相呼应,而以星云流转,地势吉凶来定穴的青乌之术,便是风水中最讲究的“观星定穴”。能看懂这些星星的吉凶排列,再通过罗盘定位,就能找到我们想要找的地方。”

    一番话说完,海如玉喜上眉梢,海教授暗自喝彩,小孟和豹子得意洋洋,顾朝晖和祝倩文更加佩服。

    其余王馆长,徐教授等人更是大感意外,惊讶不已。失神片刻后纷纷恭喜海教授,为他能带出一个好学生,为考古队能多出这样一个高手而祝贺!王馆长对李擎苍说道:“小李呀,真如你所说的话,我可要向海教授讨个人情,留你在这多待些时间,你知道这莽莽黄沙的丝绸之路上有多少古墓。有你这个观星定穴之术,可以找到多少湮灭在历史中的宝贵文化遗产呀!”

    海教授一听忙望向女儿,见闺女小嘴撅起,忙向王馆长打个哈哈说道:“那可不是我说了算的,小李可不是我学生,他也是我请来帮忙的,现在我们先把这次任务完成,这事以后再说!”

    王馆长一见略有所悟,便不再多说这个话题。说了一下明天出发的时间,然后留下张主任陪着大家。告辞去做出发的准备工作了。张主任负责众人的饮食住宿,自然安排的妥妥当当,此事不必细表。

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纵古横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听风念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念海并收藏纵古横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