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紧接李擎苍着冲入人群,身形直如鬼魅一般,在人堆里左冲右突。众人只觉得来了一个人形机器,手脚坚硬无比,而且力大无穷,真是挨着便倒,沾着便伤,手下并无一合之敌。  只听得惨叫连连,西瓜刀随手格飞,棒球棍抬脚踹断,片刻之间,地上躺了一地纹龙画凤的小年轻,不是抱腿痛呼,就是捂手哀嚎。

    只有六七个待在面包车边还未来得及冲上的小年轻安然无恙,不过都是脸色发白,眼睛发直,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个鸡蛋,浑身上下抖个不停,手里的家伙早就扔在地上。

    心里都在想:“这他妈还是人吗?见过能打的,没见过这么能打,二三十号人,分分钟放倒,还包括道上以能打出名的大刚哥。这大刚哥以前是省拳击队的,后来因斗殴伤人被判刑,出来后便在社会上混,平日一个人打三四个人也不在话下,今天一腿就被人家扫飞,看样子手也断了,这种人活脱脱一个人形凶兽。”

    车厂这边,除了手拎撬棍的小孟和豹子心里有些准备,惊讶度略小的话,其他人也是被惊得目瞪口呆,心下均想这平日里干活麻利,谦虚好学的小伙子只是知道力大,想不到这么厉害,电影电视里那些能飞檐走壁的高手大侠怕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厂子里地上躺着的翻转痛呼,地上站着的惊疑不定,这时

    堂嫂安思琴快步跑了过来,在孟听潮耳边说了几句话。

    孟听潮听后,脸色一变,赶紧朝李擎苍走来,拉着他到一边说:“擎苍呀,你嫂子刚才见这么多人冲进来闹事,怕大家吃亏,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现在看样子对方里面受伤的不少,待会警察来了,肯定会问谁打伤这些人嘀,你现在赶快离开,避避风头再说,你要是不走,警察肯定会把你抓起来嘀。”

    李擎苍一听摇头道:“我不走,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自己赶着过来讨打,还能抓我不成?”

    安思琴急了,娇嗔道:“你这孩子,警察还会管你这些,打伤了人就要被抓,弄不好要坐牢嘀!小孟,快点,还有豹子,你俩都过来劝劝。”

    孟听潮也急了,说道:“还劝啥?他三个一起来嘀,干脆都走,等这事缓下来再说。”

    李擎苍问道:“我走了那你们怎么办?”

    孟听潮说道:“你走了我们才好讲,我们又没打人,警察总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何况这些人是来闹事的,只要抓不到你,什么事都好讲,快走,快走!”

    小孟和豹子也知道这事警察来了肯定要抓李擎苍,都在边上催促。无奈下,李擎苍只好和二人从厂里后门离开,刚刚出得汽修厂,只听得“呜呜……!”之声,两辆警车已驶进厂里。

    车上的警察一看小院子里横七竖八躺了二十来号人,立刻如临大敌,带着微冲,防爆盾,催泪罐等警具全副武装的从车上下来。

    待问清孟听潮夫妇竟是一个人出手撂翻这么多人后没一个相信,都是一脸“你把警察叔叔当傻逼”的表情,直到从挨打这方也取得同样的答案后,才大感震惊!

    得知打人的凶手已经跑了,那为首的警长大手一挥“全部带回去调查。”

    那边挨打的混混们不乐意了,一个个鬼哭狼嚎,要去医院。警长无奈只好呼叫指挥中心调派救护车来,顺便通报案情,凭着自己的判断汇报道:“宏顺汽修发生一起严重斗殴伤害案件,受伤者有二十三人,伤情还不明确,可是伤人者只有一名,现已逃逸。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年龄二十来岁,估计是受过特殊训练,出手相当狠辣,此人极度危险,详细情况回来具体汇报。”

    过了一会救护车来了,还来了几辆警车。把汽修厂孟听潮夫妇和十来号修理工人,大刚这边三十来号人,送医院的弄上救护车,去所里的塞进警车。

    警察中有认识大刚的,看见大刚两手如同面条般软绵绵下垂,开口问道:“大刚,这是怎么回事?手怎么了?”

    大刚苦笑道:“别提了,这回老子才知道什么是高人,真他妈踢到铁板上了!”说完冷冷瞥了一眼那叫他来的黄毛。  那黄毛李擎苍也是重点关照了一下,一脚踹断了他胸前几根肋骨,此刻脸色蜡黄,嘴角渗血,心里却吓得半死。

    他父亲是生意人,就他一根独苗,自己平日喜欢交朋结友,身边有几个小兄弟在一起玩耍,自从认识大刚哥后花了不少钱孝敬,觉得江湖地位提高不少,所以变得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起来。说白了就是一个没吃过啥苦头,温室里长大的花朵。

    这下兴师动众叫了这么多人来找场子,却害得连大刚哥都被打了,这下可惹大麻烦了。

    黄毛这边心下惶恐不安。孟听潮夫妇倒是不慌不忙,心想反正自己这边没人动手,而且是对方打上门来,只要没抓住三个小家伙,警察对汽修厂这边应该不会刁难,况且小李那小伙子真要是想跑,估计警察也没那么好抓。两人准备好了一肚子理由,准备到派出所和警察据理力争。

    李擎苍三人从厂里出来后,一路犹自忿忿不平。气道:“妈的,老子只不过是教训了一群以多欺少的鼠辈,却要出来避祸,难道这种横行市井的泼皮无赖还教训不得?”

    小孟一听,竖起拇指赞道:“第一次听大哥骂人,这一句“老子”可是喊得气势雄壮,牛逼!”

    豹子听了在一旁没心没肺大笑起来。

    小孟说道:“大哥,这些人教训可以,不过你这教训却是过了头,我估计里面断骨头的不少,这要是警察叔叔抓到了大哥,只怕是要吃官司。”

    李擎苍却咽不下这口气,心有不甘的说道:“这些鼠辈太不经打,老子还没打过瘾。”

    他却不想自己在《归元诀》和《小无相功》两大奇功辅佐之下,武学修为到了何种地步。

    《小无相功》本是天下一等一的绝学,那《归元诀》更是武学奇书,想那周桐的师傅金台乃是北宋第一高手,至今民间尚流传“王不过项,将不过李,拳不过金”的说法。

    说的是指史有明文记载,古往今来的三大猛人:

    “王不过项”指的是封了王的人里面个人战斗力最厉害的是西楚霸王项羽。

    “将不过李”指的是当将军武力值最高的人是五代十国时期的第一猛将李存孝。

    “拳不过金”指的就是周桐的师傅金台。金台身兼儒,道,佛三家绝学,一身拳脚功夫震铄古今,独步当世。年轻时与天下英雄一争长短,曾三上少林,讨教武功,打的少林僧众望风披靡。老年后看破红尘,大彻大悟,隐居在少林寺中。

    他的亲传弟子周桐的武学修为可想而知,自创《归元诀》,其武学根本还是来自金台。取得“万物归元”之意,端得是高深莫测,威力无匹。

    李擎苍现在虽还未将两门奇功练至大成,但在这武学没落的当代,如论单打独斗,当世已是“难寻抗手”。

    打这几十个小混混自是毫不费劲,他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却不知道在旁人眼里是何等惊世骇俗。

    豹子发话道:“要不咱们等下去找那黄毛呆逼,妈的老子还不知道他是谁,那大刚哥也要去找找,开口就是断手断脚,还他妈狮子大开口要老子赔十万块。这下好了,自己手断了,让他们知道,哥哥我也不是好欺负嘀!”

    小孟也赞成道:“干脆一下子搞服他们,省的以后他们找我堂哥麻烦。”

    李擎苍心里本来就不顺畅,听得这俩闯祸不怕天大的小弟言语,也是赞同。

    小孟和豹子见他同意立刻掏出手机开始找相熟朋友开始打探消息。

    电话里一说要朋友问下大刚哥现在怎么样了?在什么地方?朋友都是吓了一跳,关心问道:“不是大刚哥要找你什么麻烦吧?你没得罪他吧?”等等诸如此类问题。两人都仰着个头,牛逼哄哄的答道:“你别管那么多,先帮我问问?”  然后各自挂了电话。不一会豹子来电响起,接通对方便是一声惊呼:“我操!这下大刚可丢人大发了,几十个人去砸人家场子,被对方那边一个人全放翻了,现在全他妈到医院去了,大刚的手都被打断了。我说这事跟你小子没啥关系吧?”

    豹子得意洋洋的答道:“还就有关系了,他今天砸的场子就是老子的地盘,打他的人就是我大哥。别说废话,赶紧的,告诉我现在大刚那呆逼在哪家医院?”那边默然半晌,似是被这消息惊到,片刻后才告诉地址。

    豹子把电话一挂说道:“打听到了,大刚那呆逼手断了,在玄武医院。”

    小孟说:“那咱们晚上去吧,现在肯定好多警察守着问情况。”

    三人一想也是,便找了个僻静地方商量起晚上行动步骤来。中午几人吃了几份快餐,溜达到玄武湖公园打发时间。

    下午小孟电话响起,堂哥电话来了,告知汽修厂无事,只是他们三个别回来,警察会抓,尤其是李擎苍,千万小心,叫人将几人的换洗衣服送了过来,还带了六千元钱给三人,说是下月工资,先拿去应急。

    见堂哥如此仗义,三人心下均是感动不已。

    到了晚上,几人打车来到玄武医院,李擎苍和豹子在医院外科的暗处等待。

    小孟则带了顶帽子,遮住眉眼,到里面探查情况,过了二十来分钟,小孟出来了,对两人说道:“里面没警察,大刚和那黄毛在一个病房,现在还有蛮多人在里面。”

    李擎苍说道:“那我们晚些进去,此事只拿这两个家伙开刀,其他人不找。”

    三人蹲在暗处。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流,其中不少剃着光头,神情凶恶或者染着头发,满脸戾气的年轻人,估计都是来看望大刚这些人的,随着夜色渐黑,门口的人流渐渐减少,出来一大帮混混后,许久后都没有人再出来。

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纵古横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听风念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念海并收藏纵古横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