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擎苍正欲答话,边上疤面男却开口道:“不关他事,他不是捞偏门嘀,你要搞事冲我们来。”

    彪哥听得如此一说,伸手朝李擎苍胸前一推,想要把他推开,这下李擎苍可不乐意了。

    这俩毛贼自己还没问话呢,凭什么要赶他走。再说这疤面男还不错,面对威胁还能将他推出事外,虽然做的事有些不齿,但也算个有担当的汉子。

    更何况我们李少侠的胸脯是那么好推的吗?于是伸手将彪哥手腕抓住,说道:“这位兄台有话好说,别动手。”

    那彪哥一看手被抓住,顿觉面子被挫,大怒吼道:“说你妈逼,你啊想搞事,动手啊!打这几个呆逼。”

    边上几人一见老大发话,立刻伸胳膊撸袖子的准备上前动手。

    李擎苍本也是傲气之人,见彪哥如此狂妄,剑眉一竖,随手一挥,那彪哥已飞出几米,抱着手腕在地上惨嚎起来。  紧接着李擎苍拳打足踢,动作快如闪电,只听得“噼啪”一阵乱响,众人眼前均是一花,耳听得四五声惨叫,这边俩小贼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几个汉子已是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个个面目扭曲,捂手捧脚,哀嚎不已。

    那俩小贼本已做好挨打准备,眨眼功夫形式逆转,见得李擎苍功夫如此高强,不禁大为叹服!

    李擎苍走了几步,来到彪哥面前蹲下身去看着彪哥问道:“彪哥是吧,讲了有话好说,你却硬要动手,现在可以说了吗?”

    那彪哥握着手腕两眼盯着李擎苍,两眼全是惊恐之意,心里想:这俩“活闹鬼”自己早打听过背后没有哪位大哥罩着,所以才敢找他们麻烦,不想却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给他俩撑腰,早已是后悔万分,嘴上却又不想跌了面子,所以只是哀嚎并不答话。

    白脸儿狐假虎威的开口道:“大哥,他就是想敲我们竹杠,找了我们几次向我们要钱,我们都没给他,凭什么呀!我们也是赚两个小钱,不是被人打,就是警察抓的,还要给他上供,你说凭什么?”

    李擎苍听白脸叫他大哥,自是知道他拉着虎皮做大旗的心思,也不揭破。向彪哥问道:“岂有此理,你这鸟人,他们并未欠你财物,为何要钱要的如此理直气壮?是凭着你人多还是你身手了得?要是人多或者能打的话今日我可否敲你竹杠?”

    那彪哥本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之辈,被李擎苍一问。顿时软了下来,忍痛开口说道:“朋友,今天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的兄弟,请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马,下次我再也不找他俩麻烦了。”

    李擎苍见他如此,说道:“我倒无所谓,你问问他俩吧!”那疤面男和白脸儿见平日嚣张骄横的彪哥如此说话,自是喜出望外,哪里还愿再惹麻烦。

    疤面男开口道:“彪哥,只要你说话算数,那今天的事就算了,我们赚碗饭吃也不容易,都是混社会嘀,何必搞得你死我活的。”

    白脸儿在一边也连连点头。李擎苍见疤面男如此说话,便将彪哥手腕抓起,稍稍一扭,“咔哒!”一响,帮他接好手腕。

    那彪哥连忙爬起身来,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冲着李擎苍拱了拱手,灰溜溜的带着几个小弟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

    待几人走远,那茶楼里的年轻人冲了出来,兴奋的叫道:“乖乖!小孟,豹子,你们这是到哪找了个高手,真他妈牛逼,五六个人就着样“啪啪……!”就结束了。”

    嘴里说着,手上还在模仿刚才李擎苍的英姿。嘴里发出李小龙,“阿哒……阿哒!”的招牌叫声,眼中满是崇拜之色。

    那白脸儿对那青年说道:“别废话,泡壶好茶,老子我今天招待高手。”

    说完和疤面男恭恭敬敬的引着李擎苍走进一间包厢,包厢里摆着几张木制沙发,一张木制茶几,墙上挂着几幅印刷的水墨画,倒也悠闲雅致。

    两人也不敢先坐,请李擎苍坐下后才分别坐下,那疤面男掏出包“南京”开始散烟,第一根首先递给李擎苍,李擎苍也不知他此举何意,接在手中端详。

    又见白脸儿接过一支叼在嘴里,从口袋里掏出个指头大的小扁盒子,手指一摁,“啪”的一声冒出一股火苗,点燃口中纸卷儿。深吸一口,口鼻中三道白色烟雾缓缓喷出。

    那疤面男见李擎苍不点火,伸过火机想帮他点火,李擎苍却对这冒火的小盒子感觉新鲜,从他手上拿过来研究起来。轻轻一摁,火苗冒起,手指一松,火苗熄灭。心下觉得这玩意可比火折子方便百倍。

    他这里对个打火机玩的不亦乐乎,那两贼却莫名其妙,只觉这个大高手跟没见过打火机似的,不免觉得奇怪。

    白脸儿状起胆子说道:“这位大哥,我叫孟观湖,别人都叫我小孟。他叫包世国,外号‘豹子’。我俩也就是在这附近公交车上弄点小钱,混口饭吃,也没得罪过那伙人,今天大哥出手帮忙,我俩兄弟真心感谢!”

    这时刚好茶楼那年轻人拿了几小包茶叶进来,豹子赶紧起身接过,那青年磨磨蹭蹭不想出去还想瞻仰一下高手哥的风采,小孟只好起身将那那青年推了出去。

    豹子则是忙着烧水冲茶,李擎苍这才放下打火机,看着豹子冲泡茶叶,只见面前这套茶具倒也颇为精美,白底蓝边,茶壶,茶杯上都有花鸟图案。只是没见到炭火这水却已经开了,又是件新鲜事!

    只是豹子泡茶的手法颇为拙劣,烫壶时没有将开水倒满,反倒是分茶时三人杯里茶水满溢。

    茶道自唐代盛行,泡茶时便诸多功夫手续,讲究泡茶之水,装茶之壶,烧茶之碳,李擎苍出身于富贵之家,对这古茶道自是知之不少。

    却不知现代人化繁为简,已使人人都可享受茶道之趣了。

    但豹子这种街头小贼,喝茶自是附庸风雅,哪里谈得上茶道二字。

    泡好茶后,豹子做个请喝茶的手势,端起茶杯一口喝干,向李擎苍说道:“这位大哥,你想问什么就开始吧。”     李擎苍默然半晌,只觉千百问题要问,也不知从何问起。顺手拿起打火机,问道:“此乃何物?”

    那小孟刚好在喝茶,听到这句问话,“噗!”的一声,一口茶水全喷在对面豹子脸上,俩人四目相对,羞愤交加,都觉李擎苍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

    那豹子抹去脸上茶水,把心一横,站起身对李擎苍说道:“这位大哥,今天得你帮忙,我兄弟俩感激不尽,但是请你不要调戏我们,虽然我俩是你眼中的宵小之徒,但我俩也不是拎不清的邪头,‘知恩图报’这句话我们还是懂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要我俩去办,我们只要是能做得到,一定尽力去做。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们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你。就是不知道我们也会去外面打听,开这种玩笑没有什么意思吧!”

    李擎苍见他反应如此激烈,也觉莫名其妙,怎么问个冒火的小玩意这疤面男发这么激动,还扯到调戏二字,你两个大男人我调戏干嘛?小爷我可没有“龙阳之好”。

    大概是自己的问题过分了,于是伸手示意豹子坐下后说道:“豹子,我并无和你俩开玩笑的意思,只是我真不知道这东西为何物,所以发问?”

    小孟见李擎苍神色不似作伪,疑惑问道:“不会吧,大哥,打火机你都不认识,你这是从哪座深山里出来的?”   李擎苍一听此物叫“打火机”名字倒也贴切,这小孟更是会帮人排忧,自己正寻思如何编排身世来历。

    他倒是送了个好借口上门。

    便正色向二人拱手说道:“二位,我的确是刚刚从一座大山中出来,只是出来前昏迷了一阵,醒来后什么事都记不得了,所以才会想问二位一些问题。”

    这两人听他如此一讲,对望一眼后,倒也觉得这说法勉强能够接受。

    豹子开口问道:“那你自己名字还记得吗,住哪里记得吗,是干什么的记得吗?你身份证有没有?”

    李擎苍回答道:“我叫李擎苍,住哪里?做什么却记不得,身份证又是何物?”

    豹子心想这忘得也厉害,身份证都不知是什么了。解释道:“就是证明你姓名,家庭,居住地址的证件。”

    李擎苍摇头表示没有。小孟接话道:“李大哥,那你还记得你父母名字吗?”

    李擎苍缓缓摇头,心里想记得又如何,今生都再见不到父母双亲了,脸上神色沉痛,更不似作伪。

    豹子问道:“你这么厉害,这一身功夫怎么学地还记得不?”

    李擎苍答道:“我只是想动手便会了,却不知怎么学的了。”

    小孟又问道:“打火机你不认识,房间里这些东西你认识几个?”

    李擎苍点着房中物品,椅子,茶具,水墨画,一一道来。小孟和豹子对望一眼,心里均想还好不是全傻,还认识些东西。

    突然小孟一拍大腿叫道:“我晓得了,他一定是和成龙演的《我是谁》一样,摔了一下,失忆了,他一定是个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兵,功夫这么好,一般人哪里有这么厉害,诶!李大哥,你仔细想想,你当过兵没有?”

    豹子也觉有理,附和道:“对也,蛮像嘀!这么能打一定受过特殊训练,要不就是杀手,不对?成龙是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李大哥却晓得自己是哪个,这里有点不像。”   小孟见豹子提出疑问?顿觉智商受到蔑视,骂道:“呆逼,那是电影,你管他记得名字记不得名字,什么杀手不杀手只要是高手就行,是吧,李大哥。”望着李擎苍一脸敬仰之意!

    李擎苍被两人的搞的一阵头大,什么成龙,特种兵,电影几个新名词都弄不明白。反问过去,两人又是一通解释,半天才勉强明白。

    这两小毛贼,在对李擎苍高深的武功感到佩服的同时已帮他臆想了一个合理身份,就是一个执行秘密任务的失忆特种军人,还别说,李擎苍这样子也是雄壮威武,十分适合军人那铁马金戈,不怒自威的硬汉形象。他们既然这样认定,李擎苍自然乐得应承。

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纵古横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听风念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念海并收藏纵古横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