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擎苍看着车子离去,想到刚刚碰到的两伙人,都是将他视为疯子。再想起那部稀奇古怪的无马车辆和冒着蓝光噼啪作响的短棒,不由对这世界感到一丝迷惑和恐惧起来。

    再低头看看自己穿着打扮,心想现在还是不要急着下山,先找个安静地方待会,等天黑以后再下去。至少不会这么引人注目了,于是便离开平坦的大道,寻得一处僻静山坳坐下。

    在山坳间举目眺望,只见山间田地相连,阡陌纵横,几头膘肥体壮的大水牛正在田边悠闲吃草,山中一些村落,却没有那土墙草顶的茅房,一色青砖碧瓦,掩映山间,一片祥和安宁的田园风光。

    李擎苍此时的脑海中满是疑问,思绪万千,各种离奇想法纷至沓来,父母双亲现在如何?小时的亲朋故旧,刚刚认识的义兄周桐如今怎样?直到脑海里出现拓跋宏那片刻间化作干尸的诡异画面出现,才猛地惊醒!意识到可能再也回不去了。抬头望望天色,只见日已西斜,已是酉时了,当下打起精神,屏除杂念,站起身向山下走去。

    到了山下,天色已黑。这里属于江宁区辖地。人群开始熙攘,车辆开始穿梭。李擎苍站在马路边上,却是两眼发直,嘴巴微张,一副呆傻模样。虽说心里已有准备,但还是被眼前景象所震撼。

    只见灰黑色的大路上,跑着许多辆大小不一,颜色各异,四个轱辘的铁车厢,前面射出两道雪白的光芒,往来如风,偶尔发出几声“嘀,嘀!”的鸣叫,路边高大的楼阁比比皆是,造型各异,直插夜空,上面还开了许多小窗,内里灯火通明,人影绰绰,也不知有多少人身居其中?

    街上人声鼎沸,乐声飘飘,好一副热闹场面。很多大块招牌挂在屋门店外,上面七彩光芒闪耀流动,让人目眩迷离,字迹却是大多不识。一些店铺的墙壁好像是水晶所制,只是不知道墙面大小的水晶从何所得,又如何磨得这晶莹剔透。里面亮如白昼,站在外面对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

    李擎苍见到这灯火阑珊,五光十色的夜景,恍惚中觉得来到了仙境,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在街边信步游荡,看见路上行人摩肩接踵,人潮拥挤。连忙走过去想找个人问问情况,看何处可以落脚休息一晚。没想到他只要一靠近别人,路人无不侧目,纷纷避让。

    李擎苍一看众人表情便知这是把自己当做疯子,唯恐避之不及了。这地方虽然热闹喧嚣,人数众多,却全然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心下未免有些凄凉,看着这些人脸上厌恶的表情,也不由的激起了他的傲气。

    索性不再询问,独自顺着街道漫无目的前行起来。也不知走了多久,路边出现一个很长的铁栅栏围成的院墙,借着院内那细长高杆上的夜明珠发出的亮光,看见里面假山嶙峋,树木葱郁,花草丛生,一个大水池中数十股细小水柱不时喷向空中又落入池内,往复不停。

    他中午大吃了一顿零食,此时口中正感干渴,见到有水便顺着院墙走到院子的大门口,见到大门敞开,三两行人,男女老幼,纷纷在门中进进出出,并无人守门过问。便也步入园中。走到池边,也不在意旁人惊讶怜悯的目光,双手掬起池水猛喝了一顿。才感到舒服不少。

    举目四顾,看见园中小道边上隔着几十步便有一张木质长椅,再一瞧园中行人稀疏,环境清幽。李擎苍心想要不就到此处休息一晚,明日再做打算。便顺着小道前行,想找一处背光人少之处的长椅躺下休息。

    走了一会,突然看见路边长椅上也躺着一个老人,蓬头污面,衣衫褴褛,比他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正翘着个二郎腿,两眼望天,不知在想什么。

    李擎苍心想看此老者模样应当是个乞丐,不知现在还有没有丐帮,此人是否丐帮弟子,倒可以和他说说话,瞧他这副尊荣,应该不会嘲笑自己。

    打定主意,便走过去向长椅上的人拱手问道:“这位老丈,敢问可是丐帮中人?”

    那躺着的老乞丐被他一问倒吓了一跳,坐起身来,回头望望,并没有看见别人,才打量起李擎苍来。

    见他上身一件样式古怪的破烂皮马甲,腰上围着块破布,光着一对脚丫子,看样子也是个乞丐,才明白这人是在和自己说话。

    不过他说话怪怪的,却没弄清楚他说了些啥?便指着自己鼻子问李擎苍:“你是和我说话?”

    李擎苍答道:“正是”。

    那乞丐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怪里怪气的,我没听懂,你再说一遍。”

    李擎苍一听,便尽量模仿着所遇诸人的讲话语气和方式说道:“我问你老人家是不是丐帮的人?”

    那人听完后看了他半天才笑着说:“你这人也好玩,我们这要饭的还有帮派,丐帮?旧社会时倒好像有,现在这个年头,没听过,你是小说看多了吧,反正我要了这么久的饭,从来就是一个人,哪有什么丐帮。”

    李擎苍见他不知丐帮存在心里略感失望,见他虽然笑着说话,眼中却无嘲讽之意,想来也是把他当成同类了。便也笑着说:“那你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为何还在要饭,这夜晚潮气颇重,你这把年纪睡在这里可受不住呀。”

    老乞丐见他语气诚挚,略有关怀之意。加上对方也是个乞丐,戒心略减,便回答道:“哎!年轻时荒唐事做的太多,老了遭报应,无儿无女的孤零零一个人,这把年纪了不讨饭又能干什么?”

    李擎苍听后微觉凄惨,看来这仙境般的世道也有这穷困潦倒之人。

    那老乞丐想是许久没和人说话,见有人愿陪他讲话,倒是谈兴颇高,见李擎苍低头不语,开口问道:“小伙子,我看你身强体壮的,为什么弄得这个样子,就你这年纪,讨饭也不一定有人会给你,还不如去找个事做,只要肯干活,能吃苦,这世道饿不死人的,我是老了,不然哪会做这要饭的事情,哎!做不动喽。”言语中倒是规劝起李擎苍不要好逸恶劳起来。

    李擎苍知他好意便问道:“要到何处去找事做?”

    老乞丐说道:“到处都有事做,这街上满街都是招工广告,明天自己去找就是了,这你都不知道?”言下颇觉不解。

    李擎苍见他如此发问,知道对方感到奇怪,便解释道:“在下前不久摔了一跤,兴许摔坏了脑子,如今迷迷糊糊的,好多事记不起来,老丈勿怪!”

    那老乞丐听着费力说道:“什么在下在上的?你这人说话怪里怪气。记不起事情不要紧,只要有力气,肯干活就行,不过你这样子去找事可不行,别人一定把你当要饭的,要不就是疯子。不会要你的,你要换身衣服,你有钱吗?没钱先凑合着要两天饭,讨些钱买身衣服再去。”

    李擎苍从皮甲衬里掏出大眼妹所给的两张纸币,给老乞丐看,问道:“我只有这个,可以买身衣服吗?”

    老乞丐一看两张“四人头”点头道:“两百块,够了,明天赶紧去买身衣服,找个事做,年纪轻轻的别做这丢人现眼的事。”

    李擎苍听到对方说钱够了,不由得想起大眼妹那轻巧灵动的背影来,心里感激不尽!回过神后又问老者哪里可以买到衣服。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老乞丐性格孤僻,喜怒无常,这把年纪孤身乞讨也与他的性格有不少原因,见李擎苍古怪问题如此之多不由觉得烦躁起来,开口说道:“你这跤摔得也厉害,尽是些小孩问题,这街上买衣服的店面到处都是,这都要来问我,不说了,睡觉。”说完将身体一倒,脸朝椅背,背对着李擎苍不再搭理。

    李擎苍见连个乞丐都不愿理他,觉得无趣,便也不再多说,好在这次对方没有把他当成疯子,便对老乞丐道谢一声,自己顺着小路向里走去,找到一处背光之地。

    便躺在椅子上,头枕双臂,开始回忆今天遇到的一切事情。今日眼中所见,耳中所闻,都和以往截然两样,看来这来到千年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是事实。活这么大从没听说过会有这等离奇之事,更想不到会发生在自己头上,就算说给别人听也不一定会有人相信,想起今天遇见的几伙人,只要自己一按照以前的语气说话发问,基本上就会把自己当成疯子,这也怪不得他们。看来自己的身份还不能乱说,讲话也要尽量像这些人一样简洁明了。

    明天按老乞丐说的先买身衣服,把肚子填饱再想以后,找事做吗?为了熟悉这时代环境,卖点力气的事还勉强可以做点,那低三下四伺候人的活自己可不会去做,大不了来个杀富济贫的勾当也能活下去。

    李擎苍想到此处,心里稍定,走了一天,倦意袭来,以前在外游历时,露宿荒郊野地是常有之事,当下不在多想,闭目睡去。

    第二日天色刚刚微亮,自幼养成的早起习惯让李擎苍睁开双眼,看看远处的老乞丐倦着身子缩在长椅之上,身上盖了张满是补丁的毯子,正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自己皮甲上满是露水,这是晚上没有生一堆篝火在身边造成的。当下盘膝打坐,默运玄功,驱使内力在周身经脉游走了一遍,祛除体内湿气。不一会身上白雾升腾,全身舒泰,湿气露水全都蒸发干净。

    看老丐还是睡得正香,也不好打搅,便起身沿着来时小径向外走去,这时天色已亮,园中有不少早起之人在宽敞的草坪中活动手脚。不少老头老太打着一种软绵绵,慢悠悠的拳法,李擎苍在边上看了一阵,只觉得这拳法架势还是暗合阴阳至理,圆转通达。可是使拳的人却毫无内力,一套好拳法使得不伦不类,全无神韵。

    还有些人穿着短衣短裤露出胳膊和大腿在园内慢步奔跑,看来这园子是供人锻炼身体,散步游玩的地方。

百度搜索 纵古横今 天涯 纵古横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纵古横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听风念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念海并收藏纵古横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