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蓁回到宫中后,又让苏姑姑去请了陛下来乾清殿用晚膳。

    又摘下镂金菱花嵌翡翠粒护甲,在偏殿的佛像前足足跪了两个时辰才起身。

    而后吩咐了山竹准备了清汤花露,沐浴净身,一来是为了晋王选妃一事与周楚涵商议,二来也是留他宿在乾清宫,两人就算不同房,皇帝留在皇后宫中,这种功夫细节还是要做的。

    她不能任由这皇位之位有名无实。

    现在兰才人降了位分,虽然起了震慑六宫的作用可是还远远达不到林蓁想要的效果,这段时日,她就静下心来,好好学学皇太后与太后的权术。

    按一按鬓边的赤金凤尾玛瑙流苏,垂下的珠络掩住了林蓁不平静的眼波,她不想否认,她与皇太后,太后皆是一类人,都是善于隐忍之人,不过是受到了旁人的算计而已,她很快便利用弱势得到自己想要的,然而这才是她的第一步,

    林蓁不喜用香,然而却早早的吩咐了山竹在殿中摆上了新鲜的瓜果,竟点染出一抹轻盈的甜香。

    林蓁原本就善烹茶。

    不过重生之后,哪里还有闲情逸致煮茶。

    香炷龙涎,茶烹凤髓。

    青凤髓之难得堪比只有帝王才能所用的龙涎香,是极名贵的茶品。

    《茶经》云煎茶有备器、选水、取火、候汤、习茶五环,其中候汤最为要紧。

    煎好的茶汤重浊凝其下,精华浮其上,所以宜趁热连饮,茶一旦冷了,则精英随气而竭,沦为凡品了。

    待周楚涵入殿时。

    水脚渐露,清香盈然。

    林蓁并不意外,将煎好的茶汤一一倒入盏中,茶汤青碧明澈,又扬眉一笑,“陛下来的巧,臣妾的茶刚好。”

    周楚涵见林蓁如此兴致勃勃,也细品片刻,道:“好茶贵在味醇,宫中虽也常用梅花、茉莉等增花香,添清韵,然则那只能用在普通茶叶上。好茶有真香,入盏便馨香四达,沁人心脾。若加了别物,便损茶原味,反而不美。”

    他停一停,“恰如做在宫中,聪慧安分如好茶,若多了心眼算计,便似多加了别物的茶,折损了原味,反而沦为浊物了。皇后以为如何?”

    “陛下真知灼见,臣妾也受教了。”

    周楚涵此话大有试探敲打之意,他自然知道林蓁与太后等人并无本质不同,然而他却不希望她沦落至步步算计之境地。

    他如今真正坐上那个位置,才知欲戴其冠,必承其重的道理,高处不胜寒,所以他也期望他在意的女子能与他一样,心胸开阔,不拘于眼前一格而已。

    又见林蓁笑意盈盈,居了家常的裙衫,犹如初见时,干净利落,然没有皇后的做派,眉心也稍稍舒展了些。

    “皇后今日请朕来不止是为了品茶吧?”周楚涵已然落了座,或许是一日的疲惫让他不再绷着帝王的肃色,他此刻已经靠在了软榻上,就这样静静看着他亲自选的皇后在揽起宽大的衣袖,煎水,执杯,洗盏,碾茶,点碗,又以一枚纯银茶筅疾疾搅扰,也不妨为一番美景。

章节目录

锦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漫漫青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漫青萝并收藏锦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