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欢落看着凌大掌门,问道:“师傅,能吗?”

    凌大掌门看着她道:“你知道我为何想让你学套拳吗?”这次没等成欢落回答,他就道:“凝神静气,平心气和,小七,你纵然也是聪慧的,但你的心气从来有些浮躁。”

    成欢落就微微冷笑了,道:“师傅说我心气燥,我不燥了,但有些人总是不干不净,做些背地里见不得人的事情,师傅是叫我当聋子瞎子,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吗?”

    凌大掌门道:“明宣又做什么了?”

    随即他的意识往外一放,立刻哑然了。

    成欢落看向明宣的方向道:“有些人连别人的话都要偷听,就是个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

    凌大掌门也很默然。

    他也不知道自家的这个三徒弟和七徒弟到底是哪里的气场不合,别的不说,两人这非不挑着好时候撞上的缘分,就是一般人难比的,着实像是孽缘。

    成欢落主动找凌大掌门的时候屈指可数,这次还是因为也入道了,这才难得来找他,但可巧的,明宣也主动来找他,两人还就撞上了,还就成欢落的过往听了个完。

    把自己的过去不小心让讨厌的人听见了,这可也怨不得成欢落更加反感。

    明宣听着成欢落话里话外地内涵他,一开始还不确定她到底看见了他没有,及至把话挑开了说,这才走了出来,对着她道:“说你浮浮燥燥,心眼小当真一点错没有,谁要听你那点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是来找师傅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自作多情。”

    成欢落登时反驳道:“我就是自作多情,也比某些鬼鬼祟祟的人好!偷听人说话,悄没声的,不是不要脸是什么?还有,我浮躁与否,你算个什么,来教训我?”

    成欢落显然是忘了自己也听过凌大掌门和明宣的谈话,但即使记得,没被看见,她此刻嘴皮子功夫却是再不肯饶了明宣的,反正不喜欢的人何处都是可挑剔的。

    明宣眉头一扬:“我是你三师兄啊,师妹这是不肯认了?”

    成欢落道:“岂敢,就望三师兄做个表率,莫要给我做了个见不得人的样子。”

    成欢落两句话说完火气便腾腾的,嘴上说话且尖刻,态度且不讨喜,看着凌大掌门又是一阵叹息。

    他不怕徒弟无心俗务,如言郁那般,也不怕徒弟油嘴滑舌,如明宣这般,就是怕成欢落这种,性子刚强,又倔,丝毫不会服软,偏偏心思还细,动辄容易多心,旁人冷不防便触怒了她,他要是多提点了几句,成欢落记性还好,说不得又要以为他这个师傅苛责于她,处处不讲道理,光说师兄妹情分搪塞。

    可是世上的事情,又哪里只是条条框框的规矩,不讲人情,便只会拿着道理规矩的棱角磕着自个儿别人都不舒坦。

    凌大掌门一个头两个大,这年纪的孩子,他何止是师,更是“父”。

    凌大掌门摆摆手,对着明宣道:“明宣,你来做什么的?”

    明宣脸上略有桀骜神色,道:“师傅,我应该是入道了。”

    “哦?”这些徒弟是都赶到了一块儿去吗?凌大掌门道:“你是如何判别出来已经入道的?”

    “感觉。”

    明宣说得斩钉截铁,一边去看成欢落,成欢落听了这话十有八九是要反驳的,若是她非要多说什么,到时候可就别怨他口上不放过这七师妹了。

    可成欢落站在一边,闻言眉头都没动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大掌门一看明宣这架势就觉得他有些想撩拨成欢落的意思在,可成欢落也是在等着呢,凌大掌门自然不希望两人又挑着什么吵架,便提前道:“你能如此甚好,你师兄妹几人都同一天入道,也是可见缘分了。”

    明宣诧异道:“谁?”

    凌大掌门拍了他脑袋一下:“自然是你七师妹和九师妹。”

    都入道了?

    明宣的眼睛瞪大了,不可思议。

    成欢落也是刚听说徐玫景也入道了,但还是清晰地说了一声:“无知。”

    反正也是明宣要装。

    活该被拆穿。

    明宣这才恍然,怪不得凌大掌门会忽然就给成欢落打了一套拳,原来也是为着她已经入道才这般。

    明宣原先就听了成欢落的讽刺,本来就有些挂不住,此刻又听,便忍不住道:“师妹不必如此,我若是知道你也来找师傅,一定躲你躲得远远的,若是怪我听见了你的那些事,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的。”

    谁要听你的事情?

    成欢落张口就想反驳,只是转念一想,实在犯不着这样便宜了他,便道:“师兄不妨说说,我且听着,若是觉着精彩了,说不得我和师傅六师兄九师妹一起给你做个茶话说书的场子。”

    明宣对她的暗讽置若罔闻,甚至真跟那说书的一样,一拍大腿,道:“话说那么个某年某月某日,正对着那某时某刻,那户人家,却是在个哀哀切切,泣不成声,只拉扯着那小儿不能放手,客官,且说这正是个君王圣明的年代,如何便落得个这般场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仙途之一念繁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锦瑟五十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五十弦并收藏仙途之一念繁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