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现在依旧是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就连陪着他身边最久的老奴。

    都知晓,新帝越来越夙兴夜寐,每日都有看不完的折子。

    其实,他只是想麻痹自己而已。

    这冰冷的皇宫,死气沉沉,哪里还有他以前的欢声笑语。

    等到批改了折子。

    用了午膳。

    他又坐回位置上。

    这时,老奴才开口,“陛下,你也要注意龙体啊,几日都未曾休息好了。”

    顾淮安这个时候,本来不想听他多说。

    但是还是把手中的折子放下。

    起身,一言不发。

    依旧要靠着外物,才可以站稳。

    他拿起身边的拐杖。

    他这才跟上,准备去扶。

    顾淮安冷淡的说道,“不必跟着。”

    “是。”

    当顾淮安自己走进后面的暖阁之时,脚下却是一顿。

    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勾背对着他,负手而立的锦衣男子。

    不能多问,他就知晓是谁。

    “这守卫当真是需要换一批了。”

    顾淮安再也未瞧墨煜一眼,便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一言不发,把仔细的把玩着手中的精巧的拐杖。

    墨煜转过身来,看见顾淮安一声明黄色的袍子。

    现在早就不是被他困在身边的小小的质子。

    而是凤鸾的新帝。

    他自嘲的开口,“玄清..”

    念的依旧是他的表字。

    还是那般的顺口,声音轻柔,就好像他们从未有过矛盾。

    顾淮安这才抬起眸子看着他。

    眸色中也不并无其他的色彩。

    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字字戳心。

    “朕的表字,可是殿下可以唤的?”

    九五之尊,本就没有表字。

    古来有之,谁敢唤皇帝的表字?

    “有何不可。”

    墨煜一步一步离着他近了一些。

    “站住!”

    顾淮安冷沉开口,“朕怕殿下然忘却了现在是在何地,此乃凤鸾皇宫。”

    他不想与他再多说。

    甚至是再多看他一眼都不想。

    墨煜立马抓住他的手腕。

    手下的拐杖一松,腿上用不起来力。

    一软。

    整个人都瘫在他的怀里。

    顾淮安挣扎,用尽身的力气挣扎。

    身子向后面踉踉跄跄了好几步,差一点摔下去。

    手用力的抓住了桌子,这才没有狼狈到摔倒。

    “玄清...”

    墨煜刚要上去扶着。

    却被顾淮安喝住,“墨煜,你到底还想要如何!”

    他呼吸急促,“咳咳咳...”

    咳嗽。

    他手捂住自己的嘴角,缓了很久,这才好了一些。

    “你的身体..”

    顾淮安听着,讥笑,抬头看着他。

    “我这一身不都是拜你所赐?”

    “现在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做什么?我这一身伤痛,父皇和母后先后离我而去,这不都是你所为?现在这一副心疼的样子,给谁看?给我看吗!墨煜,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

    他现在对墨煜,只有恨意。

    要不是他拦住自己,不要他回来。

    父皇会被下毒至死?

    母后会见不到他最后一面?

    笑话,简直就是笑话!

    墨煜看着他,唇紧紧的绷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的确,这些...

    都是他所做,而他恨自己。

    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他就是想要靠着他,想要时时刻刻看见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目录

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拥你为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拥你为帝并收藏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