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一次似乎是超出了他的计划。

    本以为就算是输,他南战也会输的有尊严,而不会满盘皆输!

    而战场之上,是那没有脑子的大将军在夺权上战场,楼玉谨是在劝阻。

    所以若是执意要撤掉楼家爵位,处死楼玉谨,必定遭人诟病。

    遭史书记载...

    南战皇帝现在是骑虎难下!

    而这时一位老公公急忙前来,凑到南战皇帝的耳边说道,“陛下,珍妃娘娘求见。”

    这时,他更加的脑袋疼,死的那位大将军便是他最为宠爱的爱妃的父亲。

    “先让她自行回宫。”

    南战皇帝捏了捏太阳穴,觉得有些胸闷,这朝堂后宫之事,权衡轻重缓急都需要他来敲定。

    而这未从小侍奉这皇帝的公公也进退两难,只有试探性的说着,“陛下...这珍妃娘娘在殿外哭的厉害...”

    这公公也没有办法啊,左右到最后都是自己的不是,这奴才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的。

    “不见,朕头疼的厉害。”

    南战皇帝这时心里有些闷,而且一见着这后宫的女人便是哭哭啼啼的,见着就心烦。

    直接不见,公公准备去复命,又被皇帝叫到,“你告诉珍妃,大将军按国丈之礼下葬,让她切莫悲伤,好生修养,朕晚点再去看她。”

    说完就摆了摆手,让人赶紧去传话。

    “奴才遵旨。”

    老公公点头,便退步出去传话了。

    这时,皇帝目光才又瞥着跪在地上的楼席慕,他低着头,正在请罪。

    “楼爱卿,你也见着了,这前朝后宫可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楼席慕有些不清楚这皇帝的意思,便战战兢兢的磕头问道,“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朕看爱卿是愚钝,可爱卿的爱子倒是聪明的很。”

    这句话的语气很重,楼席慕听见之后,立刻重重的磕头,传便了整个御书房....

    “臣惶恐!还请陛下明鉴!”

    南战皇帝垂手扶着楼席慕的胳膊,“爱卿请起,朕是在夸这楼玉谨小小年纪,便有这般镇定的模样,果然是南战之福。”

    楼席慕差点就被皇帝整的心一跳一跳的,差点就一口气没有上来。

    但他还是跪下,再次磕头,“陛下,是小儿无能,这才使这一仗败退。”

    主帅就是楼玉谨,自然是和他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能有这般的胆识,已经令朕十分欣慰了。”

    南战国皇帝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未这般想,这般抬举楼玉谨仅仅是无奈之举。

    他现在需要的便是安抚朝廷臣子,还有戍边的将士的感受,所以这楼玉谨现在还不能动。

    而且还要赏,这就让他心里很堵,本想削去爵位,却未曾想到这一次还要封赏他。

    “臣惶恐!”

    楼席慕不是不知道楼家这几年被皇帝视为肉中刺,楼氏一族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为人臣子。

    不敢有半分的逾越,而自己嫡子游历,早就不见人影,现在的楼玉谨只是长得一样,所以才养着充数。

    因为这一次出征,这才派上了用场。

章节目录

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拥你为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拥你为帝并收藏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