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理理听着,进而又继续摇头。

    “母亲是不会放弃她的孩子的,除非她死了。”

    她被父亲拾到的时候,貌似就只有她一个人,周围也没有萧沐影的尸体啊。

    若是真有,那么翼州的人来了,自然也会把自己带回去。

    “她死了,但未死在婴儿旁边。”

    苏理理觉得听着太假,怎么感觉就像是在写戏本子一般,中途发生的事情都有人记录。

    “你胸前挂着的团龙玉佩,萧沐影生前日日挂在腰间,是送给她的定情之物,如今在你这里。”

    最后墨衍卿说的一句话,苏理理才有些震惊。

    手去触碰了胸前挂着的玉佩,冰冷的触感,仿佛有些冷入心扉。

    “你们怎么就确定这块玉佩是她的?”

    苏理理下意识的问出口。

    “这块玉佩曾丢过一次,重金寻找的玉佩的告示曾贴满九州的城墙。”

    这件事情,那个时候他都还小,但是却还是有些印象,只不过一直未曾注意。

    直到千年狸猫的出现,才让他注意了小东西身上的玉佩。

    当时只是盛传,翼州萧家主果真爱女如命,连一块玉佩丢了都大动干戈。

    “画上的与我身上这块玉佩一样?”

    “一样。”

    墨衍卿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苏理理这才真的有些确定,萧沐影很有可能真的是她这一世的母亲。

    想到了千年狸猫,她也就更加的肯定了这个答案。

    “那我亲生父亲是谁?”

    苏理理心里鄙视这样的男人,也太没有担当了吧。

    “并未查到。”

    但是墨衍卿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不仅仅是因为翼州,而是这件事情发生始末,他从未出现。

    “这种抛妻弃子的负心汉,就该去死!”

    苏理理仿佛不是在听自己的故事一般,她就像一个旁观者,觉得这种男人真的是太渣了。

    墨衍卿脚步一顿,把苏理理的小手握在手掌之中,温热传递给了苏理理。

    “无事,你还有我。”

    语气轻柔的不像话,低哑迷人的语调,让苏理理沉溺其中。

    “翼州一早就封锁的消息,是因为觉得丢不下这个脸面吧。”

    不是她苏理理多想,而是在这种世家大族,未婚先孕,而且还偷偷摸摸生下来了,自然是受尽上层社会的白眼,而且会被认为是在给家族抹黑。

    “并非是如此,当时翼州内部权力不均,萧炎早就虎视眈眈家主之位,想要借助这件家族丑闻跻身为萧家家主控制翼州。”

    “萧炎?就是萧衡的爹?”

    苏理理一时之间接受了太多的信息,都有些迟钝了。

    “正是,萧家家主失去爱女,卧床不起,便无心再问翼州之事,让位于萧炎。”

    苏理理与墨衍卿一齐走着,她听着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如今他还在世么?”

    苏理理觉得他算是唯一一个与她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人了。

    “他让位于萧炎,几月之后撒手人寰。”

    苏理理凤眼低垂,除了她,死了....

    墨衍卿自然能够感觉到她现在心情低落,便再次低声安抚。

    “别怕,你还有我。”

章节目录

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拥你为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拥你为帝并收藏摄政小皇妃:皇叔,宠不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