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回家咯。”

    索伦牵着无比欢快地凯撒往家走。

    蓦然,他瞳孔一缩。

    他家的大门坏了,门上有个鞋印子。

    被踹坏的!

    霎时,索伦脸色沉了下来,连忙跑进家里,喊道:“姐,姐,姐!”

    连喊三声没有人回应。

    突然,他看到家里一片狼藉,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掉得一地都是,餐桌上的盘子也掉了,摔得稀碎。

    索伦微微焦躁起来,心念急速闪动间,忽的目光一闪,跑到隔壁邻居家,敲门。

    咚、咚。

    门开了。

    开门的人是玛丽。

    她老公,约瑟夫,站在她的背后。

    索伦问玛丽有没有看到什么人闯入他的家。

    芙蕾雅显然抗争过,有打斗声或求救声,在隔壁应该听到过一些动静。

    “没有呀,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你家的任何事,都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玛丽冷淡说道,随手关上了门。

    尽管只有一瞬,索伦看到约瑟夫冲他眨了眨眼。

    索伦灵机一动,掏出几张一百的加勒币丢在地上,嚷道:“呀,谁的钱掉了,好多钱,没人要就是我的了。”

    门突然开了。

    玛丽目光一扫,瞬间瞪大眼睛,喊道:“我的钱,我的钱。”

    弯腰就去捡。

    索伦一挥手,风起,吹得纸钞纷纷飘飞。

    玛丽无比激动,双手乱抓,追着纸钞跑了。

    索伦看向约瑟夫,道:“约瑟夫大哥,有人抓走我的姐姐,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约瑟夫点了点头,道:“你玛丽姐不让我多事,你别怪她。我看到两个蒙面人,还有一辆面包车,十来分钟前,他们闯进你的家,然后抬着一个麻袋出来,上车走了。”

    “谢谢。”索伦转身回家,仔细检查了一遍,背包里的大量现金没有少,也没有丢失其他财物。

    “对方来得快,去得也快。”

    索伦断定,他们就是冲着芙蕾雅来的。

    “刺青帮,衣舍馆?”索伦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克魔,芙蕾雅遭到刺青帮奴役多年,与她有恩怨纠缠的除了克魔,没别人了。

    “我上次把克魔吓得不轻,谁给他的胆子招惹我?”索伦这样一想,又降低了克魔的嫌疑。

    “对了,手机!”上次逛街,索伦给芙蕾雅买了一个手机,有定位功能的。

    索伦连忙掏出手机,搜索、定位,眼神猛的亮了起来。

    “在勇者之桥附近,距离这儿有二十四里远。”索伦冲出家门。

    “汪,汪……”凯撒跟在他后面追了过来。

    索伦迟疑了下,一把抄起狗链,带着凯撒一起去找芙蕾雅。

    叫了一辆出租车。

    十分钟后,车停在了勇者之桥。

    这是一座废弃的木桥,长约三十米,通体全是木头结构,年久失修,木头已经腐烂严重,走上去咯吱咯吱响,随时有可能断裂。

    桥下是断崖,有五十米高度差,大家都说,唯有不怕死的勇者才敢走这座桥,于是就叫勇者之桥了。

    芙蕾雅不在桥上,也不在断崖对面。

    “难道在断崖下。”手机定位就是这里,索伦心头浮现不详的预感,左眼中骤然亮起,浮现出八个璀璨如钻石的光点。

    八个!

    索伦直接跳了下去。

    轰!

    索伦稳稳落在断崖下,双脚下坠的冲击力震碎了一块大石。

    目光扫了扫,在不远处发现一辆摔得严重变形的面包车,应该是从崖顶掉下来的。

    索伦一个箭步冲过去,右手抓住面包车,把面包车从倒置翻正过来,再把扭曲的车门撕裂开来。

    一看!

    车内全是血,有两具模糊的尸体,

    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被爆头而死。

    芙蕾雅不在。

    索伦松了口气,把两具尸体拉出来,找了找遗留物,只发现了两个黑色面罩,一包香烟,一个打火机。

    还有一个手机!

    芙蕾雅的手机!

    “应该就是他们绑架了芙蕾雅,不知为何,被人杀了。”索伦怀疑这两个绑架者被人灭口了。

    ……

    衣舍馆。

    “克魔,我弟弟不会放过你的。”醒来的芙蕾雅怒视克魔,银牙紧咬。

    克魔嗤了声,冷笑道:“呦呵,我们的芙蕾雅傍上了大腿,胆子也大了,敢对我大呼小叫了。”

    芙蕾雅:“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想把你怎么样,就是想请你帮个忙,有个重要的客人看上了你,今晚你去陪他玩玩。”克魔点了一根香烟,悠哉哉地抽了起来。

    “妄想!”芙蕾雅尖叫,“我已经自由了,我不是妓女,你不能再逼我卖淫!”

    克魔猛地冲过来,一拳捣在芙蕾雅的肚子上,道:“一天是妓女,一辈子都是妓女,你永远都是妓女。”

    芙蕾雅疼得倒地,捂着肚子不能呼吸。

    “别挣扎了,你亲身体验过我们的手段。”克魔把芙蕾雅扶起来,“不想更痛苦的话,赶紧去化妆,待会儿有直升机载你过去。”

    芙蕾雅浑身颤抖不止,泪水哗哗流下来。

    克魔对旁边两个中年女人使了个眼色。

    那两个中年女人冲过来驾起芙蕾雅,把她放在梳妆台前,一个给她梳头,一个给她擦粉,还有人拿了一件漂亮的衣服过来。

    片刻后,一脸麻木的芙蕾雅被收拾妥当。

    见状,克魔怒了,喝道:“芙蕾雅,摆个臭脸给谁看呐。我告诉你,今晚那个客人非常重要,你要是敢不卖力伺候,我活剥了你。”

    忽然语气放缓,“这样吧,今晚你委屈一次,权当是我花钱请你来的,事成之后,不,现在,我就给你十万加勒币,怎么样?”

    一招手,有人拿着一砸砸加勒币过来,克魔把这些钱全部塞进芙蕾雅的怀里,笑道:“这些全是你的了,数一数,十万加勒币,就算你自由了,过日子还是要花钱的,对吧?反正你已经卖了那么多次了,再卖一次又有什么?”

    芙蕾雅无动于衷。

    克魔有些火大,顾不了那么多了,挥挥手道:“送她上飞机。”

    两个中年女人冲过来,不由分说驾起芙蕾雅,带她去了屋顶的起飞降落点,一辆直升机停在那儿。

    直升机嘟嘟升空。

    克魔仰头吐出一口烟,低叹道:“一个高级货,可惜了。”

    “老大,可惜什么?”负责绑架芙蕾雅的那个黑衣大汉,随口问道。

    “你没听说奥古萨鲁的嗜好?”克魔斜睨,“那个变态将军最喜欢凌虐女人了,到了他手里的女人,死定了。”

    黑衣大汉无语。

    “哈哈,走吧,普洛斯先生今晚举办了宴会,招待上流人士,为选举拉票,我们还要负责安保工作。”克魔把烟头丢掉。

    黑衣大汉点点头,他知道,所谓的安保工作就是把那些抗议民众打跑,“好,我把兄弟们都叫过去。”

    ……

    ps:明天要上推荐了,新书也要冲榜,求书友们大力支持,收藏,投票,打赏!

章节目录

大佬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一号玩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号玩家并收藏大佬真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