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一出声,现场更显安静。

    落针可闻。

    索伦丢下电源线。

    此刻,他的站位是面向墙,背对着所有人。

    没有人能看到他的面庞。

    自然无法猜出他是谁。

    哗啦!红发青年从泳池里站起来,满脸怒气,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边走向索伦,边叫嚣:“我弗莱迪开的趴体,还从来没有人敢打断,我倒要看看你是哪位英雄好汉。”

    见状,坐在虎皮沙发上的男人也站了起来,瞳孔一缩地冷冷盯着索伦,神色冷肃,连忙低声问了旁边的人:“是我们的人吗?”

    “应该不是。”那人瞧了眼,摇头。

    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芙蕾雅却是惊恐万状,吓得魂飞魄散,头皮发麻。

    “龟孙,你他么转过身来,今天不把你活剥了,我就……”红发青年走到索伦背后,左眼中两个光点闪闪发光,一米八五的身高魁梧强壮,给人莫大的压迫感,只见他猛地抬手按住索伦的肩膀,狠狠用劲往后拉扯。

    然,没拉动。

    对方甚至连动一下都没有。

    就好像一尊雕塑焊接在了地上。

    红发青年为之一愣,手也从索伦的肩膀上滑脱。

    这时候,索伦缓慢地转过身。

    红发青年与他对视,徒然神色大变,被惊吓到了也似突然退后一步。

    满嘴脏话被噎住一般,戛然而止。

    “骂人很不好,尤其是,你不该骂我。”索伦往地上指了指,对红发青年道:“跪下,自己掌嘴一百下,我就原谅你。”

    红发青年打了个寒颤,再次退后了两步,底气不足地喊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随着红发青年拉开了距离,索伦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

    这个刹那,世界里响起倒吸冷气的声响。

    “六个光点!”有人尖叫一声。

    索伦的左眼里,浮现六个均匀分布在瞳孔边缘的光点,代表了他是原血六级武者。

    强者为尊!

    若大的房间,一百多人,没有人比索伦更强大,包括芙蕾雅的老大,也只是原血五级而已。

    “你是谁,我没兴趣。你不磕头赔罪,我就拔掉你的舌头,让你这辈子都无法再骂人。”索伦淡淡斜睨红发青年,表情非常平静,语气格外认真,绝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红发青年面红耳赤,无比羞恼,吼道:“我爸是审判长,你敢惹我试试?”

    联邦三权分立,掌握司法权的审判长?

    这是多么可笑!审判长的儿子竟然在嫖娼!索伦嘴角一撇,平静地道:“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我的回答是,我想试试。”

    一步踏出!

    迅猛如虎!

    电光火石间,索伦与红发青年擦肩而过。

    他的手里多出了一条齐根而断的舌头。

    红发青年捂着嘴,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汩汩冒出来,表情极度痛楚,扭曲的不成样子,却无法嘶喊出来。

    除了芙蕾雅的老大,没有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索伦用两根手指,以极快的速度插进弗莱迪的嘴里,硬生生拔出了他的舌头。

    说起来简单,但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原血六级欺负二级,跟玩似的。

    手到擒来,用在此处,十分恰当。

    索伦径直走过来。

    衣舍馆的老大,心脏狂跳,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直冒冷汗。

    这个少年太横了,太狠了!

    听到了普洛斯的名字,竟然完全无动于衷,一言不合就拔舌,诺丁城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

    索伦把鲜红的舌头丢了,瞥了眼彻底惊呆的芙蕾雅,微微一笑,问道:“他就是你的老板?”

    芙蕾雅茫然点头,大脑一片空白。

    索伦问刀疤脸老大:“你叫什么?”

    “我,克莱尼亚克,大家都叫我克魔。”

    这位其实是诺丁城第一大黑帮的老大,杀人如麻,垄断黄赌毒行业,无恶不作,令人闻风丧胆。

    他能当上黑帮老大的老大,实力自然不是弱,事实上,整个诺丁城比他更强的人,一只手数的过来。

    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无比惊恐,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面对原血六级,原血五级没有一丝胜算,逃都逃不掉。

    索伦点了下头,把背包打开,取出0万加勒币扔在地上,道:“这是芙蕾雅欠你的钱,我替她还了,从此你和她的债务一笔勾销,芙蕾雅与你以及你的组织再无任何瓜葛。克莱尼亚克,你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克魔点头道。

    “嗯,很好。我很高兴我们无需使用武力就解决了问题。”索伦不是傻子,他知道,即便把0万加勒币换给了克魔,这种刀头舔血的黑帮分子也不会放芙蕾雅离开,只会抢了钱继续奴役芙蕾雅。

    想从虎口救走芙蕾雅,唯有以强制恶。

    索伦:“那么,请把芙蕾雅的债务书拿来。”

    克魔抹了把冷汗,连忙跑向保险柜,输入密码解锁后,拿出一砸文件来,从中找到了一份,递给了索伦。

    确认后,索伦把债务书丢进了火盆,看着债务书燃烧成灰烬。

    “姐,我们走吧。”

    索伦拿起背包,向芙蕾雅伸出了手。

    芙蕾雅的目光从燃烧的灰烬中收回来,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如释负重,又好像是在做梦,一个荒诞的梦。

    她牵住索伦的手,只愿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他们离开衣舍馆。

    他们离开红灯区。

    ……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带大少爷去医院。”

    索伦一走,克魔瞬间恢复黑帮老大的做派,朝着手下厉声大吼。

    一片慌乱忙乱之后,弗莱迪被送往了医院。

    克魔脸色阴沉如鬼,拨通了一个电话,道:“普洛斯先生,出事了……”

    ……

    出租车上,索伦把背包递给芙蕾雅。

    “姐,你有什么打算?”

    芙蕾雅还在消化刚才那一幕幕震撼的画面,不答反问:“索伦,是吧?你……很强?”

    她不是武者,却也了解很多关于武者的事。

    索伦左眼中的光点已经消失不见,除开有些帅气外,乍一看,给人一种庸碌无为的平凡感,闻言,他点头一笑,道:“是的,我很强。”

    芙蕾雅一阵无语,忽然笑了起来,道:“说实话,我依然没有想起来什么时候帮过你,你可能救错人了。”

    “不会的,你的容貌,声音,甚至气味,我都记得。”索伦认真地道。

    芙蕾雅哑然失笑,道:“以后在女孩子面前,千万不要说这种话,听着就像是个跟踪狂。”

    索伦腼腆一笑,问道:“接下来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我早就没家了。”芙蕾雅在心里补充了句,“从父亲把我卖了那刻起。”

    “那就先去我家吧,等你想好了再做决定。”索伦笑道。

    “好。”

    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

    ps:暂时把更新时间定在早上6:0和6:5,上架前都在这两个时间点更新。

章节目录

大佬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一号玩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号玩家并收藏大佬真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