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伦深吸了口气。

    这一刻,他很多话想和芙蕾雅说。

    他想告诉她,我已经找了你五年了,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我一直记得你。

    那一天,那场冰冷的大雨。

    你撑着伞走来,看起来像是一个邻家大姐姐,笑容很温暖。

    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了我一丝希望和温存,让我看到这个世界还有光明。

    你认出我了吗?

    那个五年前哭的稀里哗啦,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

    尽管有千言万语藏在心中,索伦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想唐突到芙蕾雅,毕竟五年过去了,两人并不了解彼此,只是因为一个小忙而相遇的陌生人而已。

    索伦微微激动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显得很有礼貌,含笑道:“芙蕾雅姐姐,请坐,我想和你谈谈。”

    “谈?”芙蕾雅一挑眉,心头冷笑。

    男嫖客她见得多了,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彬彬有礼的绅士、知识渊博的教授,一个个在外面人模狗样儿,到了这里全部原形毕露,别想装模作样,等脱了裤子,全是一个德行,畜生!

    装,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芙蕾雅眸光闪了闪,表面上依然笑意盈盈,坐到了旁边的皮椅上,两条腿微微张开,冲着索伦,淡淡道:“先生,你想谈什么?先说好,衣舍馆是计时收费,谈话也算在服务时间内的。”

    索伦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八天前,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捡到了这张卡片,得知了你的名字,于是上网查了查,发现你在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你欠了别人很多钱,加起来有0万加勒币,是吗?”

    听到此处,芙蕾雅神色变了,有些惊慌和愤怒,冷然道:“你什么意思?你查我干什么?跟踪狂啊你!”

    索伦把背包的拉链打开,道:“这里有48万加勒币,其中0万你可以拿去还债,剩下18万留给你开始新的生活,你看够不够?”

    芙蕾雅一下呆住了,懵了。

    她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少年,白皙的脸蛋,棱角勾勒分明,帅气的面孔,颇有英气,双眸深藏着某种情绪。

    他很认真,不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你要给我这么多钱?”芙蕾雅屏住呼吸问道。

    “你可能不相信好人有好报这句话,五年前你曾经帮助过一个人,那个人一直记得你的恩情,想要报答你,只可惜那时候他忘记了问你要联系方式,与你错过了。直到不久前,他在路边捡到了一张小卡片,一眼认出了你。”索伦平静地叙述道。

    “你……”芙蕾雅凝视着索伦,想了又想,依然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这不奇怪,五年前的少年已经长大了,模样有了些许变化,气质也完全不同了,更何况那时候,她帮助那对母子纯粹是好心,不求回报,没有刻意去记忆那个少年的容貌。

    芙蕾雅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突然降临她的身上。

    七年前,她还在读初二,嗜赌成性的父亲一夜间输光了房子、钱,母亲早就离家出走了,父亲是她唯一的依靠,可是,就是这个父亲把亲生女儿贱卖出去偿债,她被坏人抓走了,坏人逼迫她卖淫还债。

    屈辱,泪水,绝望,最后是彻底麻木。

    现在的她,逆来顺受,接受了自己是妓女的身份,迎来送往,强颜欢笑,沦为男人的胯下的玩物。

    突然间,希望和自由降临,芙蕾雅却感到莫大的恐惧。

    我真的还能自由吗?重新开始生活?

    她早就不敢做这种白日梦了。

    芙蕾雅浑身颤抖,脸色都惨白了。

    她不敢拥有希望,希望对她而言是毒,是奢望,是愚蠢的梦想,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她害怕了……

    索伦站了起来,提起背包,道:“芙蕾雅姐姐,带我去见你的老板吧。”

    “我,我……”芙蕾雅怔怔看着他,“你不是在开玩笑?那可是0万加勒币,许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0万加勒币!”

    索伦笑了笑,他的笑容干净,阳光,眼神纯澈,道:“能帮到你,就是无价的。”

    芙蕾雅却是一脸茫然,惊喜来得太突然,让她手足无措。

    索伦再次笑着道:“姐,带我去见你的老板。”

    一声“姐”!温暖,亲切,突然给予了芙蕾雅勇气,她站起来,点头道:“好,我带你去。”

    出了门,坐电梯上了三层。

    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一路走到尽头,便见到一扇厚重的铜门,门上镂刻了精美的花纹。

    门虚掩着,里面传来喧哗声,女人的娇笑声。

    门口坐着一个黑衣壮汉,满脸刺青,正在擦拭他的手枪,嘴里哼着歌。

    “吐哈,我要见老大。”芙蕾雅冲壮汉说道。

    壮汉抬起头,看了看芙蕾雅,嘿嘿笑道:“老大正陪着大少爷玩乐呢,怎么,你也想凑个热闹?行,我给你通报一下,不过,如果大少爷打赏你的话,别忘了分我一点。”

    芙蕾雅没有说话,壮汉起身进门,不一会儿走出来,大拇指往里面捅了捅,道:“进去吧。”

    芙蕾雅深吸口气,看了眼索伦,顿了几秒才迈步走进门,索伦跟在后面,进门一看。

    偌大的房间里正在开趴,霓光灯疯狂闪烁,dj乐震耳,身穿泳衣的男男女女在室内泳池里嬉戏,不少人都是一丝不挂的。

    喝酒,跳舞,吸食某种致幻药物。

    画面十分糜烂!

    “哪个是老大?”

    索伦目光扫视,跟着芙蕾雅穿过人群,走向一张铺着虎皮的沙发,那儿坐着一个很有气势的中年男子。

    “老大。”芙蕾雅来到男人面前,一下变得极度紧张,嗓音都发颤了,说话声音低的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留着八字须的男人抬起头,身上只穿了一个裤衩,胸膛上遍布恶鬼刺青,脸上有三道疤痕,显得面目狰狞,左眼中有五个明亮的光点,一闪一闪的,令人不敢直视。

    “什么事?”男子漠然问道。

    “我,我……”芙蕾雅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男子微微一皱眉,看了看芙蕾雅,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dj乐忽然停下了,像是断电了一般。

    所有人停了下来,转头张望dj这边。

    索伦站在电源插口前,手里拿着拔掉了的电源线,一时间,所有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身上。

    “你他么谁啊?”泳池里,一个红发青年瞪眼吼道。

章节目录

大佬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一号玩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号玩家并收藏大佬真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