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被抓住的胳膊,索伦抬起头,与玛丽对视,平静地问道:“玛丽大婶,有事?”

    玛丽闻言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露出要吃人的表情。

    以前见面打招呼,叫她玛丽大姐!现在胆儿肥了,敢叫她大婶!大婶!玛丽气结,想骂人嘴疼,别提有多憋屈了。

    她瞪着索伦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如果她此刻能够开口,一定穷尽词汇羞辱索伦。

    因为她是武者,索伦不是。

    这种来自基因层面的优越感,让她十分膨胀和骄傲,觉得可以肆无忌惮地嘲弄索伦。

    可惜,她今天不能开口,嘴遁神功还未解封。

    “索伦,你玛丽大姐想问你,有没有看到谁扔了石子打她?石子好像是从你家那个方向打过来的。”玛丽老公翻译道。

    索伦露出狡黠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摇头:“没看到。”

    那个警司忽然道:“是不是你扔的?”

    索伦刚要开口,玛丽突然狠狠甩掉他的胳膊,双手比划着,她老公苦笑着道:“索伦不是武者,扔不出那种力道,用弹弓射也射不出那种力道。”

    警司想想也是。

    索伦继续向前走去,走到街口公交站牌,等了一会儿,乘坐上56路公交车,过了九站后下车。

    视线的前方出现一堵围墙。

    好像是长城一般的雄威,壮阔。

    其名为“护城墙”。

    顾名思义,保护诺丁城的围墙,有五十米高、二十米厚。

    墙外是进化兽的世界,凶险莫测,野蛮滋生。

    墙内是人类聚居的城市,安全稳定。

    正因此,有人形象地把城市比作牢笼,人类是囚犯:自灵气复苏开始,人类成功打开基因锁的时候,却失去了更多的自由。

    索伦来到城门前,向门卫出示了身份证。

    门卫看了看他的眼睛,没有一个光点,皱眉道:“你出城干什么?”

    “狩猎。”

    “你,一个凡人?”门卫哑然失笑,“围墙之外就是荒野和废墟,遍布各种凶残诡异的进化兽,凡人就算是开着坦克出去,也是百死一生,知道吗?”

    索伦认真地道:“我知道,但是没关系,因为……我很强。”

    “是吗?”门卫听得愣了愣,嘿嘿冷笑:“你有多强?”

    “具体有多强,我也不知道,因为我答应过妈妈,不与人争强好胜,不显摆实力,所以我一直把习武当成兴趣,默默修炼,从来没有测试和实战过。”索伦认真地道,“简单地说,我是一个兴趣使然的武者。”

    门卫极力憋着笑,好像是在看着一个疯子,“好,你牛逼!既然你这么喜欢作死,我成全你。”

    放行了。

    索伦通过大门。

    这是他第一次出城狩猎,为了赚钱,然后去帮一个人。

    在他离开后,几个门卫忍不住打起了赌,赌索伦能不能活着回来。

    索伦进入荒野。

    遍地是枯黄的草皮,蔓延到数公里之外。

    索伦打开了手机,看了看从网上下载的地图,渐行渐远。

    兵,兵,轰……

    远处的森林里传来零星的枪声,偶尔有手榴弹爆炸的巨响。

    索伦还看到三台五六米高的人形机甲奔驰而过。

    机甲内的驾驶员全是机甲武者,使用脑念操作机甲,人与机甲合一。

    不过,驾驶机甲精神负荷较大,有时间限定,还易导致白头,甚至秃顶,或患上某种精神疾病。

    脑海中闪过这些有关机甲武者的资料,索伦脚步不停,也进入森林,很快找到了一片青竹林。

    “变异青竹,二级进化植物,质地坚硬,刀剑难断。”要砍断这些青竹,须得用电锯才行。

    索伦没有电锯,他挑了一根手臂粗的青竹,以手做刀,斜劈向根部。

    这个瞬间,索伦左眼中忽然浮现三个光点,闪了闪。

    咔嗤一声,青竹应声而断。

    断口平整如刀切。

    左眼中的三个光点转瞬即逝。

    就好像是一场梦幻般的错觉。

    索伦又把青竹上的枝叶去掉,做成一柄粗糙的长竹剑。

    然后,他演练起《小垂钓剑法》,重点练习了抛线钓,觉得差不多了,扛着长竹剑朝游乐场走去。

    游乐场是废墟之一,这里曾经是人类游乐玩耍的地方,卖门票赚钱,有大风车,海盗船,攀岩,恐怖屋,等等。

    一百多年前,人类遗弃了这里,现在的游乐场,被狂野的植物覆盖,钢铁腐蚀严重,斑驳不堪,进化兽出没。

    按照网络上流传的狩猎经验,游乐场沦为“香草猪”的领地。

    香草猪是四级进化兽,绿色的皮毛,粗糙又厚实,大象般的体格,依然是短鼻子、蒲扇大耳,却进化出了尖锐的象牙,最可怕的是它们的奔跑能力,一旦冲刺起来能把一辆桥车轻松穿刺,撞飞。

    索伦此行的目标,就是猎杀香草猪。

    这种进化兽臀部有一块肉,名为“香草肉”,肉质肥美,营养价值高,而且混杂天然香草的芳香,是那些高档餐厅必备的贵族美食。

    凡人和武者多食用香草肉,能强化体质,有助于打开基因锁。

    按照市价,一斤香草肉最低也要一千加勒币,购买力相当于一千美刀。

    如此高价自然让狩猎者无比疯狂。

    只不过,香草猪可不是温和的食草类进化兽,它们是残暴种、肉食类,即便单挑这种凶残的猎杀机器,原血五级以下武者存活率不足1,更别提它们是群居动物,懂得协作捕猎,好像是狮群一般。

    索伦按图索骥,找到了游乐园,在残破的入场口,他发现了六头香草猪在徘徊。

    捡起一颗石子,一弹而出。

    蓬!

    石子嗖的砸中其中一头香草猪的耳朵,后者浑身一震跳了起来,落地后摇头晃脑,很快找到了元凶。

    “嗷!”

    那头香草猪双眼血红了,发出愤怒的嘶吼,冲了过来,其余的香草猪也跟着跑动起来,只是没有前者那么疯狂。

    索伦转身就跑。

    香草猪在后面紧追不舍,庞大的身躯横冲直撞,撞歪了许多树木,踏破了道道藤蔓。

    索伦渐渐放慢了脚步,朝着一颗五十人合抱的参天大树笔直冲去。

    那头被激怒的香草猪猛地发起冲刺,化作一连串巨大的残影,直冲索伦的后背而来。

    “来得好!”索伦欺近参天大树,忽然跃起,双脚踩着树木朝上行走,蹬蹬瞪,走了五步,猛地向后翻身。

    一个后空翻,凌空了,头朝下。

    这时候的香草猪笔直地冲撞过去,锋锐的象牙狠狠撞在了树皮上,扎进去了大半截。

    这一撞,力道巨大,撞得大树震颤,树叶哗哗飘落。

    不偏不巧,索伦出现在了这头香草猪的上方,长竹剑以抛物线轨迹刺了过去。

    香草猪,弱点在耳朵。

    刀剑顺着耳孔扎入,可以破坏其脑部,毙之如屠狗。

    问题是,香草猪有蒲扇大耳护住了耳孔,谁能扎的进去?

    但是,这一撞,也把蒲扇大耳撞得掀飞起来。

    长竹剑一下扎了进去。

    香草猪瞬间僵住,四蹄一蹬。

章节目录

大佬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一号玩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号玩家并收藏大佬真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