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卓然拿了一块西瓜递给苏苡尘,唐晓芙见了,笑着道:“尘尘姐最应该多吃点西瓜补充下水分,为了演这出戏里最卖力了,还得随时哭。”

    苏苡尘不好意思道:“我这么卖力演出还不都是为了我自己?”

    然后很真诚的对唐晓芙说了声谢谢:“不是你安排这出大戏,我又怎么可能把温馨和吴根硕那对狗男女看得通通透透!”

    简丹毕业后,在她爸爸的安排下直接进了银行工作,捧起了当时的金饭碗,所以唐晓芙公司里发生的那些事她也只是从报纸杂志上看到,具体一无所知。

    现在听苏苡尘那么说,她一头雾水的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人解释给我听吗?”

    唐晓兰几个就七嘴八舌的告诉简丹前因后果。

    整件事情是这样的,当唐晓芙得知苏苡尘爱上了一个渣男,为了让苏苡尘看清吴根硕和温馨的真实嘴脸,借着自己公司正好要招聘一批服装设计师,同意苏苡尘以公司首席服装设计师的身份走后门把温馨给招了进来,不然就凭温馨那点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录取。

    接着唐晓芙又故意让温馨当苏苡尘的助手,又告诫苏苡尘要防范她。

    苏苡尘就装作对温馨百般防范的样子,把重要图纸都锁到保险箱里。

    又装出百密而一疏,故意让温馨用橡皮泥印下保险箱钥匙的模型,盗取保险箱里的那些所谓重要图纸。

    唐晓芙让苏苡尘装病,就是让她在家里设计服装款式,那些重要图纸都放在家里,不在公司里。

    所以温馨偷去的都是些几年前的服装款式图纸。

    虽然那些图纸上都是几年前的服装款式,但是那个年代服装款式更新的慢,而苏苡尘设计的样式却很前卫,即便几年前的款式看起来还是很时尚的。

    而且服装界通常都有这种情况,几年前流行的服装款式过几年又重新流行,这叫做复古,所以温馨这个服装界的半瓢水看到这么精致的服装图纸怎么也想不到这些都是红樱桃服装有限公司几年前的款式。

    有了这些图纸温馨就有了底气,她可以拿这些图纸去别的服装厂应聘服装设计师一职,所以当唐晓芙以她技术太差为由开除她时,她昂首挺胸的离开了。

    可是令唐晓芙有点没有料到的是,温馨比她想象的还要歹毒,居然把那些图纸都卖给她的死对头红苹果服装有限公司,这不是想一箭双雕吗?同时拍死她和苏苡尘!

    作为一个打工者,你自己没有能力胜任工作人家领导肯定会让你滚蛋,这是非常正常的逻辑。

    可到了温馨这里这个逻辑却不能存在,反正开除她就是罪该万死,所以她才会想着借红苹果的手置唐晓芙于死地!

    红苹果有限公司是一个多星期前推出的那些款式,而红樱桃有限公司是在红苹果之后召开新品新闻发布会,谁抄袭剽窃谁很容易让人误解,红樱桃有限公司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温馨和吴根硕怎么也没料到这一切都是唐晓芙设的一个圈套,最后整个事件来了一个大逆转。

    简丹听了哈哈大笑:“温馨和吴根硕这对狗男女这么歹毒,现在已经弄巧成拙,我看他们该如何收场!”

    唐晓芙啃着一块西瓜道:“自从温馨从我们公司开除之后我就让简明派了他的小弟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她,得知她和红苹果有了交易,并且没过几天红苹果的展厅就推出了那些服装的款式,我就知道温馨把她偷窃到的那些图纸都卖给了红苹果。

    只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红苹果一直不敢大量批发那些温馨从我们这里盗去的服装款式。

    我猜想,这是因为红苹果的老总并不十分信任温馨,他觉得以我谨慎的性格绝对不会让新款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泄露出来,而且自己还一无所知。

    为了让红苹果的老总相信温馨从我们这里偷走的的确是最新款的服装样式,我故意开了那么一个新品新闻发布会扰乱红苹果老总的判断。

    果不其然,那次新品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红苹果接了许多从我们这里盗走的服装款式的订单,现在他们那些服装款式已经铁板钉钉是抄袭剽窃我们的过时款式,估计人家都要退订。

    而且因为红苹果欺骗而造成的退订,所以还得赔偿人家违约金,那么多订单,红苹果得赔偿到破产为止,这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真没想到我们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除去了我们的对手。”

    简丹瞪大了双眼,惊呼起来:“哟!没想到这一次的剽窃事件会击垮那么大一个红苹果服装有限公司,我想人家老总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饶过温馨和吴根硕那对狗男女吧。”

    唐晓芙举起一块西瓜和大家碰碰,代替干杯:“那是他们的事,和我们无关。”

    正如简丹猜想的那样,人家红苹果服装有限公司因为温馨给的那些盗窃的服装款式而损失惨重。

    那些客商不仅纷纷要求退订,而且还要求红苹果服装有限公司按合同赔偿,这么多客户赔偿下来红苹果铁定是关门的命运。

    红苹果的老总把企业做到这么大的规模也不容易,是付出许多心血与手段的,现在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他的心在滴血。

    好在当初他和温馨签有合同时注明,如果她交给他们公司的那些服装款式设计图出现了问题,给他们公司造成利益损失,她得负法律责任。

    于是红苹果的老总第一时间把温馨告上了法庭,追究她的法律责任,并且要求她赔偿给他们公司造成的利益损失。

    最后案情胶着在红苹果是否知道温馨给他们的那些服装设计图纸是否是剽窃的。

    因为温馨一口咬定红苹果老总是知情的,之所以签订那个合同只是担心她是红樱桃那边派来的间谍。

    虽然温馨这么说,但是她的话并没有证据,而红苹果这方面有合同为证,所以最后法院还是采信了红苹果这方面的证据,判温馨赔付红苹果一半的利益损失。

    温馨哪有钱赔给红苹果?

    红苹果的老总就带信给温馨的家人,如果温馨不赔偿损失的话他们就再去法院控告温馨合同欺诈罪,让她在监狱里呆上几年。

    温馨的家人权衡了一下利弊,他们家没什么钱,就算把房子卖了,杯水车薪也抵不了多少温馨给红苹果造成的巨额损失。

    温馨的老父长叹了一口气,对红苹果的律师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她自己闯下的祸她自己承担吧,我们做爸妈的没那个能力给她收拾残局!”

    红苹果一分钱的补偿都拿不到,当然以合同欺诈罪再次把温馨告上了法庭,法院判了温馨两年徒刑。

    温馨和吴根硕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地了,两年徒刑不算太长,一晃就能够熬过去,吴根硕也向温馨表明了,他会在外面等着她的。

    温馨自然感动得死去活来。

    这时唐晓芙的红樱桃公司以剽窃公司内部重要资料罪给公司造成巨大负面影响也把温馨告上了法庭,温馨除了民事赔偿,还给承担刑事责任,法院判了她三年有期徒刑,加上之前的两年共有五年。

    温馨穷得叮当响,拿不拿得到民事赔偿唐晓芙丝毫不在乎,她就是喜欢看着这个心机婊把牢底坐穿。

    两年时间好捱,五年时间就没那么好捱了,这五年时间足够摧毁一个人的所有意志力,等温馨那时再从监狱里走出来,已经是个废人了,应该人畜无害了。

    这种不够死刑又到处祸害他人的心机婊,就应该把她整到生不如死不再害人的地步!

    唐晓芙收拾起人来从来就不会手软!

    吴根硕在得知唐晓芙要把温馨告上法庭之前特意千方百计把苏苡尘约出来,让苏苡尘去求唐晓芙不要控告温馨。

    苏苡尘冷笑:“你一直利用我,你觉得我会帮你吗?而且你那个温馨宝贝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居然去窃取人家公司里的机密!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和红樱桃有限公司的唐总是好闺蜜,想要伤害我闺蜜的人,我恨不能拿刀砍死她,又怎么可能救她!”

    吴根硕见苏苡尘坚决不肯帮她,也翻了脸:“姓苏的,你知道老子当年为什么不选你选馨馨吗?因为她对我很温柔,从来就不会和我争吵!

    而你动不动就跟我耍小姐脾气,动不动就吵个不停!只有陆卓然那个大傻逼才会看得中你!不过你这么能闹,我不相信你和他会走得很远!”

    苏苡尘冷笑:“爱一个人,哪怕她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讨厌一个人,哪怕她把心捧到你的面前你都嫌恶心!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对你付出我的所有却换来的是欺骗和伤害,换做哪个女孩子都会跟你闹的!

    你对你的那个宝贝馨馨那么好,甘愿为了她抛头颅洒热血,为她做任何事都不向她表功,她如果还跟你大吵大闹,那她岂不是一个重度脑残!

    你觉得她好,你就跟她一辈子恩爱吧,别指望我和她一样,把身边所有人都当自己往上爬的掂脚石,我做不到!”

    苏苡尘虽然温柔话少,但并不表示她没有血性。

    如果她没有血性,前世吴根硕和温馨为了故意侮辱她,想要强行买她的茶叶蛋,逼着她谢主隆恩时,她就不会做出宁愿把一锅的茶叶蛋都泼到地上,用脚踩的稀烂,让他们买不成,也绝对不会被逼着谢主隆恩的惨烈的事了!

    现在苏苡尘的血性被逼了上来,冲上去对着吴根硕就是一串耳光,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赶紧跳上一辆出租车跑了。

    她毕竟是个柔弱单薄的女孩子,等吴根硕反应过来,她肯定会被他打得满地找牙的,当然三十六计逃为上策。

    后来当苏苡尘跟唐晓芙她们说起这件事时,唐晓芙她们又是惊讶又是好笑,没想到她们四个女孩子当中最柔弱的苏苡尘居然会有这么惊人之举!

    不过那一串巴掌扇的好!

    经历了剽窃门事件,唐晓芙的红樱桃服装有限公司名誉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且在国内的知名度更响了,再加上之后举办的新品发布会又极其成功,把红樱桃的品牌推到了一个新高度,订单如雪花一样多。

    忙忙碌碌转眼就到快到了九月,唐晓芙条件反射还想着去学校报名,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大学毕业了,该给妞妞报名上小学了。

    这天晚上唐晓芙和冷晨旭商量,过几天去乡下方文静那里住两天,这一整个暑假她一家三口就只回乡下探望了一次方文静夫妻和冷老爷子。

    冷晨旭当然说好。

    夫妻两个又商量给冷老爷子和方文静夫妻带些什么过去,这时电话响了,是苏苡尘打给唐晓芙的。

    苏苡尘在电话里激动的告诉唐晓芙,陆卓然向她求婚了,求婚场面好霸道,但她好喜欢。

    她问唐晓芙自己要不要答应陆卓然。

    唐晓芙莫名其妙道:“为什么不答应他?你还在想着那个渣男呀!”

    “没没!”苏苡尘在电话里慌乱的否认,“我真的没想那个畜生了,我只是觉得奇怪,卓然有更优秀的追求者,是一个官家二小姐,长得又漂亮,年纪又比我小,为什么他不选她呢。

    我可是比卓然大两岁,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可女人都不禁老,等过个五六年,我和卓然在一起,就会有阿姨和晚辈在一起的感觉,我真是摸不透他的心思,为什么一定要选我?”

    唐晓芙窝在冷晨旭的怀里说道:“你不用摸透他的想法,你只用摸到他送你的订!戒指有几克就好了。”

    “订婚……戒指?”电话那头的苏苡尘显然一头雾水。

    “不是吧,他求婚连个金戒指都没给你准备吗?”

    电话那头的苏苡尘马上义愤填膺起来:“对呀,既然向我求婚怎么会没有戒指呢?哪怕是个银的铜的都行呀,或者是小孩子戴的那种假戒指也可以。哎呀,我现在就向他要!”

    电话被挂断了,电话这头的唐晓芙微翘了嘴角。

    冷晨旭在她的额头亲了两口:“你这小媒婆又成就了一桩美事。”

    唐晓芙嘿嘿笑了两声:“又被你看穿了,我要不要杀人灭口呢?”

    “等你有那个本事再说。”冷晨旭一手捏住唐晓芙的下巴,“新兵培养时间到,是我征服你呢,还是你自己主动呢。”

    唐晓芙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要多看些抗战方面的书籍,不然满脑子都是淫荡二字。”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