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的脸色有些阴沉,这个渣男一口拒绝了苏苡尘却又说这么露骨的话,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故意给苏苡尘希望,让她对他欲罢不能,从而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的更多。

    第二,就是赤果果的调戏和试探,他在看苏苡尘的反应,苏苡尘答应了,他恐怕等着苏苡尘拿她自己讨好他。

    苏苡尘都二十多了,是成年人,只要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那个渣男什么责任都不用负!

    既然已经拒绝了,还说这么露骨不要脸的话,但凡苏苡尘有些骨气就该一巴掌乎在他的脸上!还在那里彻夜不眠的猜测他的心意,猜个屁呀!

    “他说他胃疼,我关切地问他要不要紧,别硬撑着去看医生。

    他忽然说他恶心呕吐,说有了,是我的,我当时就难过得哭了,我知道他在调戏我,却委屈求低声下气的说,我负责……我这么贱只想得到他一声回应,我是不是负责,他是不是就肯和我在一起了?

    然而,我在他脸上看到了讥笑和不屑,心碎了一地,人家只是想看看我到底能够贱到哪种地步,所以才那么调戏我,我却认真了。”

    唐晓芙记得把日记本摔在苏苡尘的脸上:“哟!你还知道你贱啊!你还知道人家在调戏你把你当个玩物啊!”

    苏苡尘泪流满面,无言以对,精神导师都这种态度了,说明她是根本不看好自己和吴根硕的恋情的。

    她自己也不看好,剃头担子一头热,能有结果吗?

    唐晓兰听到苏苡尘屋里的争吵声,走了进来,惊讶地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唐晓芙从地上捡起那本日记本,翻了翻,指着一篇日记给唐晓兰看:“他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我心中百般不是滋味,我为他付出这么多,他眼瞎看不到吗,还要我怎么证明我对他是不离的,可他会对我不弃吗?我不相信!”

    唐晓芙怒道:“瞎子都能看出,这男的就是在千方百计的套牢尘尘姐,尘尘姐自己也感受得到,却还要这么贱!

    这男人但凡对她有一点情意,就不会让她这么煎熬,让她受这么大的考验!他会让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受这个委屈吗?”

    她又翻开另一篇日记给唐晓兰看。

    “我对他说我为了让他理我,我太委曲求,可我没想到他对我怒吼‘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怎么委曲求了!’我当时眼泪就掉了下来,他眼不瞎就应该能够看出,我和他之间我是怎样低到尘埃里,只为他能看我一眼,可他不觉得我在委曲求,是觉得我受的委屈不够吗!”

    唐晓芙气得把电扇的风开到最大,却仍然觉得烦燥:“他要真喜欢你,对你有那么一丁点意思,见你都贱成这样了,他还在你面前高贵冷艳,用行动和话语来折磨你打击你,还嫌你做得不够!人家就是在玩你,你快醒醒吧!别被别人玩的连渣都不剩!”

    苏苡尘被自己的精神导师打击的垂头丧气。

    唐晓兰没有她性子那么烈,看了看那些日记,柔声道:“尘尘姐,你就听我姐的,放弃吧。”

    苏苡尘抢过自己的日记,抱在胸前,小声说道:“不是有句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么……”

    “前提是你得有个铁杵。”唐晓芙一语直中要害,“你看你那贱样,就差没端个马桶到他面前说‘皇上您该方便了,让奴才为您扶着小弟弟吧’!”

    唐晓芙这话一出口,唐晓兰和苏苡尘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

    唐晓芙的脸红了红,把脖子一硬:“我……我是已婚妇女,说话尺度当然比你们大!”

    唐晓芙回到自己家里,晚上和冷晨旭睡在一起时还忍不住吐槽,冷晨旭默默地听着,让她慢慢的劝醒苏苡尘,坠入情网的女孩子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

    唐晓芙有感而发,把头枕在冷晨旭的胸膛上:“你要是敢这样对我,我绝对不会哭哭啼啼!我咔嚓一剪刀下去把你的小弟弟给剪了!”

    冷晨旭下意识的夹紧双腿,脸上表情尴尬怪异,怎么说着别人的事火就燃烧到了他的身上?

    嗯,一定是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够好,所以才让小家伙缺乏安感,自己以后力求做得更好,让小家伙从此打消那么暴力血腥的打算。

    冷晨旭在唐晓芙脸上啄了几下:“你看你大学已经毕业了,所以咱们是不是要好好培养培养新兵了?”

    唐晓芙甩他一个白眼:“只要你在家,你哪晚没好好培养新兵了?我跟你说,我明天公司里的事多着呢,今晚别累我!”

    冷晨旭的手不安分地钻进唐晓芙的吊带裙里:“以前都有安措施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就不要安了,你给我生个宝宝好不好,妞妞太孤单了。”

    “呃……好吧。”唐晓芙刚一答应,冷晨旭已经翻身压了上来。

    “啊!你别这么猴急!”

    反对无效!不猴急怎么生小猴子?

    唐晓芙的服装厂在这几年里不断扩张,是江城厂房规模最大的服装厂。

    既然规模扩大了,那就得招兵买马,前一个星期唐晓芙就在报纸上登了招聘启事,当时前来应聘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可见那个年代工作多难找。

    哪像唐晓芙前世,招个人不知多难!特别是餐饮业,连六十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

    普通工人好说,唯独招来的几名服装设计师她得亲自过过目。

    唐晓芙结自己买了一辆面包车,虽然面包车不够气派,但是又能拉货又能坐人,很方便的。

    现在车子还是贵得不符合市场经济,等车价正常后再换好车子。

    妞妞今年已经六岁了,等到九月份秋季开学就要读小学了,唐晓芙就没有把她送到乡下方文静那儿去。

    正好青少年宫开办了不少兴趣班,唐晓芙一口气给妞妞报了舞蹈,钢琴,古筝、绘画和书法,可以从早上学到下午三左右,家里的钟点工会来接她回家,一面照顾她,一面干家务活儿。

    女孩子不同于男孩子,不学几个才艺气质都上不去。

    不过唐晓芙跟妞妞说了,兴趣班就是兴趣,别有压力,快乐就好,她前世学才艺的时候,她妈妈给她的压力就很小,快乐学习,她反而还考了几个证。

    那些个被妈妈每天骂得死去活来的孩子感觉学才艺就像赴刑,苦不堪言。

    游泳唐晓芙就不敢给妞妞报了,他夫妻二人没时间跟着妞妞一起去游泳班,万一教练疏忽没有注意到妞妞又恰好出了事故,他夫妻两个不用活了。

    游泳肯定是要学的,每个星期天一家三口去东湖游泳,让冷晨旭教妞妞学游泳,天然游泳池比人工游泳池游着要舒服。

    第二天早上一家三口吃过早饭,冷晨旭先出门上班。

    临出门前他总要亲一下唐晓芙和妞妞。

    冷晨旭亲唐晓芙时她正在吃水饺,百忙之中回亲了一下冷晨旭。

    武汉的水饺有个特点,那就是胡椒粉给的很多,唐晓芙这一嘴亲下去冷晨旭的脸上沾了不少胡椒粉。

    他再去亲妞妞,妞妞在吃油条,也回亲了他一下,立刻给他盖了个油章。

    冷晨旭皱着眉头从饭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脸,说了声:“我走了。”

    只有小黑甩着尾巴愉快的送冷晨旭出门,唐晓芙和妞妞都坐在饭桌前自我岿然不动,继续吃着她们的早餐。

    冷晨旭想,以前大小两公主和小黑早上一起送他出门,晚上迎他回来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吃完早餐,唐晓芙和妞妞一起把碗筷收拾之后就出门了,唐晓芙先把妞妞送到青少年宫,再去了红樱桃有限公司。

    自从在东西湖买了地皮盖的红樱桃服装厂之后,新华路那片老厂房就改造成红樱桃有限公司,唐晓芙通常在那里工作。

    那个时候的东西湖还很荒凉,服装厂建在那里可以,但是公司还是要在闹市区的,方便接待南来北往的客商。

    按惯例开了个小会,唐晓芙就开始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

    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唐晓芙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请进。”

    苏苡尘走了进来,随手把办公室的门又关上,走到唐晓芙身边,把手里那份服装设计师招聘资料在办公桌上打开来,指着一张贴有照片的个人简历神秘兮兮的说:“晓芙,这个就是他的女神。”

    唐晓芙知道苏苡尘嘴里的那个他指的是谁,吴根硕心中的朱砂痣呀,那自己得好好看看。

    她把那个女孩的简历拖到自己的眼下,姓名那一栏填着温馨。

    哟!这名字还不错呢,够清新够脱俗!

    也不知道是不是证件照把人照老了照丑了,照片上的女孩子又老又土又丑。

    单从照片上看,根本就不像女孩子,更像一个小嫂子,跟水灵灵满脸胶原蛋白长相清秀温婉的苏苡尘没法比。

    唐晓芙再一看那女孩子的年龄,已经二十九了,吴根硕二十五,他和她不仅是姐弟恋,而且还不惧她的容貌,果然是人间自有真情在,这才是真爱。

    唐晓芙不失时机的劝苏苡尘:“这女的丑到给你提鞋都不配,可是他却对她情有独钟,你已经凉了,退场吧。”

    “呃……”苏苡尘特意巴巴的跑来,当然不是想听唐晓芙说这些,她是想让唐晓芙看到自己的优势,她比这个女的年轻漂亮而且有才华,肯定有一天会能吸引住吴根硕的。

    唐晓芙却兜头一盆凉水让她清醒。

    也是哦,这女的都又老又丑成这样了,吴根硕还逢人就夸她是大美女,说她高贵不可亵渎,他是真的爱她……

    来时高兴,走时败兴。

    唐晓芙看着苏苡尘落寞离去的背影没有半丝心疼,现在小痛以后就不用撕心裂肺的痛了。

    忙到中午,唐晓芙停下工作,步行去了青少年宫接妞妞到公司吃午饭。

    从公司出发到青少年宫,走小路大概也就七八百米的距离,往返也就二十分钟左右,上午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运动一下。

    唐晓芙公司的员工工作餐很好吃,高层管理的工作餐就更好吃了。

    今天午饭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红烧鸡翅、酸辣藕带和海带丸子汤。

    苏苡尘做为红樱桃服饰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以及服装设计部部长她也是高管,自然也在高管食堂吃饭。

    唐晓芙从红樱桃有限公司正式注册营运起就不让苏苡尘在公司内外公开她们俩的闺蜜关系。

    她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苏苡尘,免得她凭空招人眼红,而且让人无端质疑她的才华和能力。

    所以只要一进入公司,苏苡尘就像别的员工一样对待唐晓芙,见到唐晓芙牵着妞妞进来,笑着打了声招呼:“唐总好,带妞妞来吃饭呀。”

    “嗯哪,你呀,不管心情好不好,饭你得给我吃好。”唐晓芙关心的说了一句。

    “有红烧鸡翅耶。”妞妞和苏苡尘那么熟,所以也没那么多规矩,伸手就从苏苡尘的盘子里拿了一根鸡翅啃起来。

    唐晓芙道:“你拿尘尘阿姨的鸡翅干什么?自己去窗口领,多的是鸡翅!”

    苏苡尘笑着道:“小孩子馋起来都是这样,一秒钟都等不得的。”然后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下来和其他同事一起吃午饭。

    门外,去普通员工吃饭的温馨目睹到这一切,眼里闪过几丝妒忌。

    唐晓芙和妞妞去窗口各领了一份午餐,唐晓芙多要了些海带丸子汤,不过只要海带不要丸子。

    至于鸡翅她一个都没要,因为妞妞要了十多个鸡翅,她肯定吃不了,自己还得给她善后。

    唐晓芙和妞妞在一起时,妞妞吃不完的食物就该唐晓芙吃掉。

    如果一家三口在一起时,就该冷晨旭吃她们两个剩下的食物,反正是不许浪费的。

    吃过午饭,唐晓芙就带着妞妞去了她办公室里的套间睡午觉。

    只要条件许可,而且又有时间,每到夏天唐晓芙每天中午都会坚持睡个午觉的,不仅能够精神焕发,而且养颜,只要是个女的都对自己的容貌特别在意。

    一觉醒来已是一点半了,唐晓芙把妞妞送回青少年宫又返回到公司来,这大太阳底下一来一回,脸上出了不少汗,油腻腻的。

    唐晓芙想起车上还有一瓶夏用的洗面奶,就去车库拿洗面奶到楼上办公室洗个脸,看见新来的三个服装设计师正在车库里搬运桃子。

    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