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盘菜倏忽飞起直接向不速之客拿着匕首的那只手腕削去,只听一声惨叫,那个不速之客手一松匕首掉在了地上。

    女人们开始尖叫,附近的几个男人已经扑上去制服了那个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之前拿着匕首的那只手腕血流个不停。

    有人一把拉掉那个不速之客,蒙着头脸的头巾,许多女人都发出一声惊呼,那张脸如魔鬼一样狰狞恐怖。

    唐建斌等人都认出那个人来,她是银梭!

    有人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赶到了,有这么多人指证银梭企图当众杀人,所以银梭被公安带走了。

    婚礼虽然正常进行,可是谣言四起,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胡乱猜测,以为是唐建斌惹下的桃花债,人家找上门来复仇来了。

    但是很快公安的审讯结果出来了,银梭系唐建斌的亲妹妹,企图杀害唐建斌的原因是她曾经想套牢金波,却被唐建斌坏了她好事,所以她一直怀恨在心,特意选在唐建斌大喜的日子,想要下手杀死他,让喜事变丧事。

    孰料在紧要关头虽然杀不了唐建斌,眼看就要得手杀了新娘金莉莉,却被冷晨旭一个飞盘给救了下来。

    说起当时冷晨旭飞盘救急,妞妞觉得帅极了,可是又很生冷晨旭的气。

    当时酒桌上那么多菜,为什么偏偏要把她最喜欢吃的香樟鸭给扔了出去!

    为那只鸭子妞妞有两个小时没有理冷晨旭,而且发誓她以后长大了绝对不会嫁给冷晨旭!

    唐晓芙表示很开心,小屁孩,慢慢长大吧,以后你会遇到你人生中的另一半,哈哈!

    银梭这次杀人未遂,肯定逃脱不了蹲监狱的命运,就看判几年了。

    金波得知银梭动了杀机居然跟他有关系,心中又是后怕又是内疚,要不是他引狼入室,金莉莉夫妻两个又怎会遭此一劫!虽然最终没有酿出什么大事,但如果当时不是冷晨旭反应的快的话金莉莉很可能已经倒在血泊里,他万死难辞其咎!

    心理压力太大,金波最终疯掉了,他满山坡乱窜,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可他究竟在寻找着什么,谁也不知道。

    毕业了,反正唐晓芙是快乐的,她是那种不爱读书,但如果非读不可,她可以很认真的去读的乖孩子。

    但是苏苡尘看上去闷闷不乐,唐晓芙以为苏苡尘和同学们各奔东西而情绪低落,可后来才知道不是。

    原来苏苡尘爱上了一个男人,据苏苡尘自己告诉唐晓芙,那男人学历不高,高中毕业,长相不佳,而且按照唐晓芙的眼光,那男子还有些矮,这都不是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苏苡尘爱那个男的爱的很辛苦,给那个男的买早中晚餐那都弱爆了,为他的各路女性朋友生病跑腿买药、雨天把自己的伞让给她们,自己淋雨……反正怎么贱她怎么来。

    可那男的对她却若即若离,所以苏苡尘才偷偷的把唐晓芙拉到房里问她,自己有没有可能变成那个男的女朋友。

    在她认识的人当中,只有唐晓芙结婚了,所以她是把唐晓芙当精神导师来看。

    唐晓芙警觉起来。

    苏苡尘前世错爱了一个渣男,后来被那个渣男伤得很重,该不会这一世她又遇上了那个渣男吧。

    唐晓芙小心翼翼的问:“你爱上的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

    “叫吴根硕。”苏苡尘羞涩地说。

    哟!还真是渣男粉墨登场了!

    唐晓芙以为自己的出现改变了苏苡尘的命运,却没料到苏苡尘还是和吴根硕相逢了,这份孽缘啊!

    唐晓芙对前世苏苡尘和吴根硕之间的事知道的不算少。

    那时苏苡尘心里的苦闷无人倾诉,在心里憋了很多年,后来唐晓芙大了,苏苡尘就陆陆续续把尘封在心底的往事说给她听。

    当年苏苡尘青春年少,很喜欢服装设计,并且在这方面极有天赋,所以自学成材。

    但是她没有任何大学的学历,当时找工作讲究的是文凭,没有文凭,你哪怕再有才华也不会被人认可。

    恰好那时国内蓬勃发展的服装领域搞了一次服装设计大赛,无门槛参赛,只认才华,不认学历。

    这对苏苡尘来说是个万年难求的机遇,如果她在这次比赛中脱颖而出的话,她就是小名气的设计师了,前途不可限量。

    当时的国家干什么都比较认真,一部《西游记》可以拍好几年,一部《红楼梦》花几年的时间培训演员在才开机。

    所以那次服装大赛从初赛到复赛到总决赛历时一年。

    在这期间,苏苡尘结识了吴根硕,那时她才从她远房叔叔那个压抑的家庭里走出来,没什么朋友,更没有什么社会经验。

    人家肯和她说话她就傻乎乎的感恩戴德,也因为和男孩子近距离接触的少,又正是怀春的年龄,所以笨笨的喜欢上了吴根硕。

    喜欢一个人,可以为了他放弃很多。

    那时每一轮比赛都有一个环节,那就是群众投票。

    群众投票越多,就越容易胜出。

    因为服装大赛分男装组和女装组,当时参赛的各位选手都各选神通,为了让自己的投票多一些,许多男选手和女选手互相交换投票。

    苏苡尘为了自己的成绩好看,更为了胜出,也和一个男子交换投票,可是认识吴根硕之后,她就停止了和那个男选手换票,一直默默地给吴根硕投票,希望能够助他上青云。

    爱一个人总觉得为他做的太少,苏苡尘默默地为他牺牲自己的选票却从来不跟他提一个字,因为觉得太微不足道,羞于启齿。

    而吴根硕也从来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开始给苏苡尘投票,而且还煞有其事的跟她说,他给她投票了。

    苏苡尘当时心里就闪过一丝不悦,自己已经给他投了那么长时间的票,他只字不提,他才为自己做一点事就恨不能敲锣打鼓。

    多年之后苏苡尘回想起当年的一幕一幕,那时才清醒的看清从一开始吴根硕对她的付出都当作理所当然,而他对他任何一点好,她都应该谢主隆恩,没齿不能忘。

    只可惜那时的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尽管心中不悦,但都默默地忍受了下来。

    那时又有个女生出现了,那个女生才是吴根硕的真命天女,为了她吴根硕愿上天入地愿赴汤蹈火。

    苏苡尘起先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才是吴根硕心头的朱砂痣,只是有次无意中偷听到吴根硕和那女孩子的对话,他们曾经一聊就聊到深夜,还意犹未尽。

    而吴根硕也曾约过苏苡尘聊天,苏苡尘刚赶到约会地点——大街边的椅子前,吴根硕说他有事,就那么走了,走了……

    把苏苡尘扔在夜晚九点的大街上,苏苡尘每到晚上九点半之前必须上床睡觉,这是她的生活规律,吴根硕一清二楚,所以他也知道今天晚上苏苡尘和他约会是放弃了自己的睡眠时间的,而他说走就走。

    吴根硕永远不知道苏苡尘为了和他约会满心欢喜而来,最后却不得不独自走完这条长长的马路,忍受着寂寞、孤独和北风刮过的丝丝寒意。

    苏苡尘就算再傻也能够猜到自己只是吴根硕用来打发时间挥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贱狗而已,有了别人,她连给他解闷都不配!

    苏苡尘那时即便看清了吴根硕的真面目,于是退回了自己孤独的世界。

    可她却受不了吴根硕的招唤,他只需那么随便一点暗示,她这条贱狗就撒着欢趋之若鹜,当然,换来的是再一次伤害。

    反反复复,苏苡尘每天都挣扎在是贱兮兮的留在吴根硕的身边还是尊严的离开。

    一直到苏苡尘有天不顾正在生病的身子硬撑着给吴根硕修改他的设计图,却不料他趁此机会偷窃她的设计图给了他的女神,让那个女孩得了奖,从此有一条光辉的人生大道,而她仍退回到原点。

    直到这时,苏亦承才痛下决心斩断了那份让她心力憔悴支离破碎的孽缘,努力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吴根硕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不肯放过她,一步步把她往绝路逼。

    苏苡尘好不容易在一家小型服装厂找到了一份服装设计师的工作,吴根硕却跳出来说她抄袭偷窃名设计师的图纸。

    而那个名设计师正是吴根硕的女神。

    人家是名设计师,而苏苡尘却是个连设计都没学过的草根,人们当然相信了吴根硕的话。

    就因为这个莫须有的抄袭偷窃他人设计图纸的污点,苏苡尘不论到哪个服装厂都呆不长。

    很多年后苏苡尘才想明白,吴根硕把她彻底逼出服装界,就是想铲除她这个对他女神而言潜在的隐患。

    只有把她彻底赶出服装界,他的女神才能高枕无忧。

    只可惜吴根硕的女神虽然通过剽窃苏苡尘的设计图纸而获了奖,成了名设计师,但没有才华,时日一长名设计师的光环尽失,最后沦为一名普通的服装厂流水线的工人。

    苏苡尘被逼着离开服装界之后,为了生存,她什么都肯干,在路边卖茶叶蛋、炸春卷。

    那时她已经嫁了人,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家,虽然男人不够能干,但贵在对她母女不错,平淡而温馨的日子,苏苡尘很知足。

    可就是这种贫贱的生活吴根硕都不让她拥有。

    苏苡尘在路边卖茶叶蛋时,吴根硕和他的女神故意来到她的小摊边,嘲笑她,并把大额钞票扔在地上,让当时年幼的唐晓芙学狗叫,就赏给她买糖吃。

    苏苡尘怕唐晓芙年幼经不住诱惑,结束了小本生意,去写字楼里当保洁员。

    她有她的尊严,有她的志气,就算一家大小饿的去讨饭,她也不会讨到吴根硕的跟前!又怎么可能让不懂事的女儿在吴根硕这对贱人跟前折腰!

    因为吴根硕的不断骚扰,唐晓芙前世的亲爸不堪忍受抛弃苏苡尘母女两个走了。

    苏苡尘至始至终没有怪过他,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和强大的心理与自己的另一半一起度过风风雨雨。

    但是吴根硕逼得苏苡尘家都散了,她再也忍不下去了,像个泼妇一样堵在吴根硕的大门口破口大骂了几天几夜。

    可最终呢,吴根硕的一个好友就劝他赶紧把苏苡尘打发走,堵在他家门口骂街实在太难看了。

    可吴根硕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嘴脸,说赶走了还会有下次,她是缠定他了。

    吴根硕一个糊涂的忘年交老太太指责苏苡尘难缠,心疼吴根硕怎么招惹了这种像疯狗一样的女孩子。

    苏苡尘这才发觉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最后让自己变成一个笑话!

    她难缠?她不知廉耻缠着他不放?

    不是他逼得自己快疯了,她会有这些过激的行为吗!!!

    但苏苡尘也明白了,不是人人都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她就是那个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

    错就错在当初为什么会对这个渣男动情!

    悔不当初也改变不了什么,日子还得继续。

    苏苡尘在吴根硕“贱人、傻逼、污女“的谩骂声中度过了很多年。

    说起苏苡尘的前世就是一部痴心错付招来横祸的血泪史。

    唐晓芙今生哪怕拼尽力、拼上性命也要阻止前世苏苡尘悲剧重演。

    她厌恶地皱起秀眉:“天下那么多姓,你为毛偏偏选姓吴的?我对这个姓都有阴影了。”

    苏苡尘哭笑不得:“天下那么多姓吴的,就因为吴春燕几个人,你一竹杆打翻一船人好吗?”

    “好不好你都要尽快和那个姓吴的断了,那个男的不是个东西!”唐晓芙劝得直截了当。

    苏苡尘低头不吭声,明显一副坠入情网舍不得松手的样子。

    唐晓芙看见她的日记就在书桌上,拿起来就翻。

    苏苡尘本来想制止的,人都站起来了,想想放弃了,又坐了下来,眼巴巴地盯着精神导师,看她是个什么态度。

    “今天晴,我的心情却是阴,好不容易向他告白了,人家一口回绝,好伤心,我知道他是为了她拒绝我的,尽管他不承认,可他对她多好啊,叫她叫的多甜啊!

    她几乎什么都没为他做,而我为他做了这么多……可他说,感情的事,不是用认识的长短来衡量,更不是你付出多少而决定对方喜欢你多少。

    我听了他这句话心中是绝望的,他的意思很明显,你做再多都敌不上人家什么都不做,因为他爱的是她。

    可他又忽然说了句‘我想要你’又让我在绝望中燃起希望。

    中国文字博大精深,“我想要你”几个字说明他还是喜欢我的是不是?哎呀,有谁告诉我答案?这一夜,我注定要在猜他的想法中难以入睡。”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