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对夫妻因为没有孩子,所以对银梭的孩子很好,真正做到了视如己出。

    当警察把孩子从那对夫妻身边抱走时,那孩子都哭的快晕了过去。

    银梭在金波返城之前就已经把孩子给要了回来,所以两天之后她抱着孩子和金波一起回到了他在乡下的家。

    金家有后这对金家可是大事!所以不光金父金母在家里准备丰盛的饭菜准备迎接银梭母子,就连金老中医夫妻两个和大儿子一家三口以及他们的女婿唐建斌也都来了。

    唐建斌之所以会来,是听金莉莉跟他说起,银梭和金波有一个私生子,并且银梭一人抚养那个私生子一直到现在。

    虽然唐建斌和银梭不怎么来往,因此对她的事情不是件件都清楚,但是凭直觉他不相信银梭和金波有孩子。

    首先银梭没那么伟大会一人忍辱负重含辛茹苦抚养她和金波的孩子,另一方面如果银梭有孩子朱无霸就不会包养她了。

    谁愿意包养一个女人还买一送一的!

    所以唐建斌找了个借口和金莉莉同来想一看究竟,如果是银梭的阴谋他肯定要戳穿的。

    等再过一年金莉莉大学毕业,他就要和她喜结连理,又怎么会容许银梭算计自己未来老婆的亲友呢。

    银梭猜到金家可能大阵仗欢迎她们母子,所以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万万没有料到唐建斌居然也在!

    那一刻,她惊呆了。

    银梭受惊不小,唐建斌他们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万万没有料到银梭的脸居然被毁容到这种狰狞恐怖的地步。

    不是从眼神上辨认,唐建斌和银梭从小到大长大的兄长都没能够从外貌上认出她来。

    至于金波的父母和爷爷奶以及大伯一家人虽然之前做了不少心理建设,可是看见银梭的脸还是都大吃了一惊,只是出于礼貌尽量的没有表现出来。

    不过即便这样,银梭的内心已经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心里恨得直磨牙,要不是唐建斌不肯给唐建武钱,自己又怎么可能因为不堪忍受唐建武的敲诈而向他下手导致他报复,用硫酸泼自己呢?

    都是唐建斌的错!

    不过唐建斌不念手足之情不帮唐建武也不帮她都是因为唐晓芙这个贱人!

    所以自己一切悲惨命运的源头都是因为唐晓芙这个贱人!

    好在金波一家人,特别是金波的奶奶和妈妈看见银梭怀里的宝宝,都高兴坏了,也就不在乎银梭惊悚狰狞的毁容脸了,都争着抢着去抱那个宝宝。

    宝宝从养父母那里被抱到银梭怀里,已经经历了一次生离,现在来到更陌生的环境,很惊慌,哭得撕心裂肺,几欲晕厥。

    金波的奶奶怕哭坏了宝宝,很是心疼,就把宝宝依旧还给了银梭,让她赶紧安抚宝宝。

    银梭一来跟宝宝没有半点感情,二来她从来没有带过孩子,因此没经验,所以根本就安抚不了宝宝,宝宝依旧哭得很厉害。

    金家的三个女人,金波的奶奶,金波的妈妈,还有金莉莉的妈妈很快就发现孩子和银梭似乎一点都不亲,不论银梭怎么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都哭得满头大汗,一直到哭累了睡着了,才总算安静下来。

    金家的三个女性长辈都深深感到的疑惑和费解。

    唐建斌也锁眉盯着银梭,银梭却故作天真不知道,却处处留意着唐建斌的一举一动。

    她见唐建斌向金莉莉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屋子。

    银梭以要上厕所为由,也溜出了屋子。

    出了金家院子,银梭一眼就看见金莉莉和唐建斌站在院子不远处的一堆稻草堆旁不知在说些什么。

    她轻手轻脚的溜到稻草堆的另一旁这才听清楚他俩的对话。

    金莉莉愁眉苦脸的对唐建斌道:“我妈妈刚才和婶子还有奶奶在厨房里议论,总觉得银梭和那个宝宝一点都不像母子两个,我妈妈有些怀疑银梭是想嫁进金家故意欺骗我堂哥的,可我奶奶又怕弄错了,万一那孩子真是我表哥的骨血呢,这事除了银梭自个心里清楚之外,没人知道真相。”

    银梭心一沉,她万万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露了马脚。

    不过只要金家没有人拿得出证据证明这孩子不是金波的她就有办法力转乾坤,让金家不得不相信这孩子就是金波的。

    唐建斌沉默了片刻,道:“也不是没有办法证明那孩子是不是金波的,只用把那孩子带去和金波做个亲子鉴定,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金莉莉是学医的,自然知道什么叫亲子鉴定,只是没想到省城也能做这个检查,于是道:“那好,等我和婶子他们说说,抽一天时间带宝宝和弟弟做个亲子鉴定。”

    银梭的心如坠冰窟,在心里叫着,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心神不宁的吃过午饭,银梭找了借口,抱着宝宝离开了,金波送她两人一起回城。

    唐建斌也是个机灵人,知道有他这个外人在场金家有许多话不方便说,因此也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现在屋里只剩下他们金家的人了,于是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众人都说怎么看怎么都觉得那个宝宝和银梭不是母子。

    金莉莉便建议让金波和宝宝做个亲子鉴定,当她解释了什么叫亲子鉴定之后,金家家人都同意她提出的建议。

    几天之后,金老中医在金波父亲的陪同下特意来到了城里,让金波带着宝宝一起去做亲子鉴定。

    金波当时还笑他的两个长辈实在太多疑了,不过还是把银梭约了出来,让她带着宝宝和他一起去做亲子鉴定。

    银梭的反应实在太过激了,连金波都起了疑。

    银梭大哭大闹说什么也不肯带着宝宝和金波一起去做亲子鉴定,说这是金波对她的不信任,伤透了她的心。

    金波解释了很多遍,不是他不信任她,而是长辈们想要放心,就必须得做亲子鉴定,要银梭体谅他一下,配合他一下,但银梭仍然大哭大闹。

    最后金波不得不使出杀手锏,说,如果银梭不答应让孩子和他一起去做亲子鉴定的话,那他们的婚事就这样算了,他也不想认回这个孩子,就让银梭一个人把宝宝抚养成人好了。

    可即便这样,银梭还是不肯答应。

    最后金波只得用强把孩子给抢走了,和孩子一起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一个星期之后,结果出来了,他和宝宝没有半点医学上的父子关系。

    金波这才知道自己被银梭耍了这么多年,整个人处于崩溃的状态。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谁也不见,把高中三年每一个细节都回忆了一遍。

    当初他和唐晓芙是暗中相恋的小恋人,时至今日他还记得她青涩的笑容。

    当他想牵她的手时,她害羞的把手背在背后,让他等待,等她愿意的那一天。

    后来自己是怎么让她死心离去,两人是怎么一步步反目为仇,一切似梦!

    唯一真实的是他和她的爱就那么断了散了消失不见了。

    而他现在被悔痛折磨的生不如死,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和唐晓芙分手,是不是会有另一个人生?一个美好的人生?

    可惜,人生没有彩排!痛追来了,也躲不掉!

    银梭被拆穿了真相,那个宝宝对她毫无意义,她是不想要的,于是又送回给宝宝的养父母。

    当然,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她现在生活太困顿了,为了宝宝的将来着想,她宁愿把宝宝交给她的养父母抚养。

    总而言之,她不忘把自己刻画成一个心酸又伟大的母亲。

    宝宝的养父母吃一堑长一智,虽然宝宝失而复得夫妻两个很是激动,但是都没有失去理智,非要银梭和他们公证了,证明这个宝宝是银梭自愿放弃抚养权让他们领养的。

    银梭为了甩包袱,当然一一照办。

    终于熬到大学毕业了。

    大学毕业没几天唐建斌就和金莉莉迫不及待的举行了婚礼,他们两个这么猴急,都让人误以为他们是奉子成婚。

    还好天公很作美,唐建斌和金莉莉结婚的前一天江城下了几天大雨,让温度下降了不少,所以结婚当天虽然晴空万里,但是温度并不高,还有阵阵凉风吹来,挺惬意的。

    唐建斌那时已经在房地产小有成就,并且成立了一个房地产有限公司,事业蒸蒸日上,所以那天结婚的排场不小,把婚礼安排在汉口饭店。

    唐建斌大喜的日子,唐晓芙一家三口肯定出席。

    早上起来,唐晓芙就把妞妞打扮的像个小公主一样,因为天热,唐晓芙就把妞妞的头发给盘了起来,然后再戴上一个花环。

    她自己则尽量得打扮得低调,穿一件式样简单大方的无袖淡蓝色的连衣裙,再梳一个丸子头就行了,首饰什么的一律不带,免得抢新娘子的风头。

    讲真,新娘子姿色实在是太平平了!不过娶妻当娶贤,要论贤惠大气,金莉莉相当不错。

    唐振华对这个小儿媳是相当满意的,不仅是大学生而且性格温柔,对他小儿子几乎是言听计从。

    虽然大儿媳红梅接触多了为人也是很不错的,对他夫妻两个非常孝顺,但毕竟比他大儿子大那么多,而且又带着拖油瓶不说,还带着前公公婆婆。

    唐振华怎么想怎么都会觉得有点如鲠在喉,但他自己得想通呀,好歹大儿子一家幸福,大儿媳还给她家添了个大孙子,那就认命呗。

    唐晓芙收拾打扮好了,就来检查冷晨旭打扮得怎么样了。

    这家伙除了穿军装,还是穿军装,今天这么喜庆的场合,唐晓芙不希望他穿军装,换个造型不行吗。

    冷晨旭还是蛮乖的,既然老婆大人让他今天不要穿军装,他今天就没有穿军装。

    上身一件唐晓芙亲手给她做的修身白衬衫,下身一条稀松平常的黑色西裤。

    但问题是,这么平常的一套衣服硬是叫他穿出明星范儿。

    好嘛,今天不论冷晨旭穿什么衣服去参加唐建斌的婚礼都有去砸场子的嫌疑。

    一家三口开车去汉口饭店。

    唐晓芙买了六个家人都爱吃的鸡冠饺,她和妞妞并排坐在后座,每人两只手里各拿着一个鸡冠饺轮流咬着吃。

    冷晨旭从后视镜看了看大快朵颐的大小两公主,说:“晓芙,你有空去学开车吧。”

    唐晓芙前世就会开车,但是她一向不爱开车,现在有了冷晨旭这个司机她就更不想开车了。

    她思维极为跳脱而说道:“我不要你给我买车!”

    如果她想买车,她自己就拿得出钱来,可是让冷晨旭给她买车,那不是逼着冷晨旭去收贿受贿吗?

    她不要!

    冷晨旭微微一笑:“你想多了,我是希望你学会开车之后,我和妞妞坐在后坐吃东西,你开车。”

    唐晓芙嘿嘿笑着:“你不会舍得的。”

    冷晨旭嘴角一勾。

    唐建斌的婚宴安排在中午,冷晨旭一家三口到达没一会儿婚礼就开始了。

    司仪祝福完之后,新郎新娘敬酒。

    唐建斌紧牵着金莉莉的手一桌一桌敬酒。

    当给唐晓芙一家敬酒时,冷晨旭带着家里两公主都站了起来,向新人说了几句喜庆吉利的话,就又坐了下来。

    金莉莉今天穿的就是唐晓芙结婚时穿的那件白色婚纱,冗长的头纱垂在身后拖在地上非常梦幻。

    妞妞已经有六岁了,知道什么叫好看,她拉拉冷晨旭的手指着金莉莉的背影大声道:“爸爸,我以后长大嫁给你,我也要穿那样的婚纱!”

    宝宝挣脱掉方文静的手跑过来对妞妞道:“姐姐,我长大想娶你。”

    同酒桌的宾客部都被两个孩子的童言无忌逗笑了,这辈分乱的。

    方文静赶紧把宝宝抱起来:“妞妞不是你姐姐,她是你的外甥,你是舅舅。”然后指着唐晓芙道:“那个是你姐姐。”

    金莉莉也听到了妞妞和宝宝的话,扭头对他们甜蜜一笑,却骤然看见一个穿着长衣长裤把脸包得严严实实的人从侧面向唐建斌冲来,那人缩在袖子里的手露出一抹寒光,一闪即逝。

    “建斌!”金莉莉惊恐的大叫一声,往前跨了一步,挡在唐建斌的身侧。

    那个包着头脸的不速之客已经高高扬起手中的匕首向金莉莉的胸口扎去!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